陈坚是生意人,手机不离身。
    所以陶然知道,陈坚一定第一时间就已经收到监控信息。他只要点进去看一眼,就能发现自己被人堵住的前因后果。
    所以陶然在临危时虽慌却不惧,而且时间拉得越长,她越是淡定。她知道,陈坚一定会有所行为,很快就会有人来营救。
    就这样,她一直在拖延时间,并顺带给周青青挖坑,索性把所有的锅推给周青青。
    也不枉费她的口舌,混子三人深信不疑,一直到被带走,都以为是周青青报警和做了手脚。
    周青青偷鸡不成蚀把米,接下来面对的可不止来自家里和陈坚的压力,更有王家那里的清算,这小日子,一定精彩……
    半小时前,物业警务室,警方虽然出动,但事情并没有闹大。
    陈家门前的监控被曝光,王爸三人惊呆,特么的,周青青,果然不是个东西!真就是满嘴谎话,一边哄骗他们动手,一边开着监控录像,还一边报警?
    三人庆幸,没有听信周青青,否则现在待的不是警务室而是警局。
    警方逼问他们刚刚在做什么,为什么带刀,为什么围住人家小姑娘,为什么拦住人?
    王爸三人表示刀只是防身物,他们并没拿出。他们只是来找周青青问话,围住陈怡也只是问话,没有任何为难和不当之举。
    “陈怡同学,请你一定告诉他们实话。”
    陈坚心疼到不行:“小怡,别怕,实话实话就行。如果受了委屈不用憋着,说出来。爸爸一定会为你做主。”
    “没有。”
    陶然看着陈坚,一副为了家里,为了爸爸,为了弟弟,为了陈家颜面而不得不忍气吞声的模样,“他们没对我做什么。”这是实话。她没有对方作恶证据,就算是指证也不可能成立。与其得罪了这些混子,不如让他们记恨上周青青。
    周青青想玩“借刀杀人”,就看看究竟谁在借谁!
    “是是是,监控可以作证。我们什么都没做!”仨混子拍胸保证。
    最后,仨混子在被警方教育和警告了一番后离开。
    三人也上了小区黑名单,被禁止再次进入。
    一腔愤怒的陈坚带女儿回家。
    “你受委屈了。爸爸对不住你。”陈坚很自责。
    陶然则并没接话,陈坚和马秀珠有孩子,没那么容易掰扯清楚,所以既不可能轻易离婚,也没法对周青青“赶尽杀绝”,想要除害,她还得耗点心力和手脚……
    果然一到家,马秀珠就已经开启了苦情模式。
    她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既是哭又是求。
    哪怕监控被甩出,面对确实证据,母女俩也是同一戏路,哭得梨花带雨,泣不成声。不知道的,还以为遭了窦娥冤的是这对母女。
    “够了!你们谁再嚎一声,现在就给我滚出去!”陈坚从没对马秀珠发过这种脾气。“马秀珠,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准备和你离婚。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和你这个蛇蝎女儿生活在一起了,所以请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带你女儿离开!明天,我就会把离婚协议找人送给你!”
    马秀珠吓惨了,竟是扑通一下就跪了地,抱着陈坚腿哭了起来。
    “怎么就要离婚了?婚姻是我和你的,你不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因为孩子犯错就说分就分吧?你想过小超吗?你想过我们这多年的感情吗?现在孩子犯了点糊涂而已,你消消气。青青她只是情急之下的一时糊涂,她只是个孩子,她做错了事,就连法律都会给她改错的机会,你就不能给她个机会吗?毕竟她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爸爸。或者你就看在我面上,看在小超面上……”
    马秀珠说着,就拉了周青青,一齐在陈坚脚边跪下了。
    “你还不赶紧求求你爸。”
    她冲女儿一顿使眼色。陈坚是个心软的家伙。当年她都能拿捏住他,没道理现在不行。反正离婚是绝对不行的。现在离婚,她最多能分个半套房子,一辆车和一部分存款,这点钱有什么用?够她花多久的?
    为了陈家的财产,为了老爷子的财产,怎么也得扛住了。笑到最后才是最牛,颜面尊严什么的,先放一放,先把人糊弄过去再说。
    周青青识相,也赶紧哭求,一口一个“爸爸”,泪如泉涌,表示她知错了,她再也不会,再也不敢,以后一定不会再这么糊涂。
    马秀珠又给儿子递了个眼色。
    陈超立马哭着上前,挤到了陈坚的身边,抱着他的腰:“爸爸,你不要我了吗?我不想离开您,您不能不要我啊!爸爸,你不是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吗?姐姐以前从来没犯错,您不能一次机会都不给她……”
    三人的戏演得热闹,陶然在旁冷眼看着,不由咳了几声,直接打断。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才是苦主,我才是受害者,我才是被欺负的,你们不来向我道歉,不来向我乞求,不来向我下跪,一齐围着我爸干什么?我还没原谅你们呢!你们哪来的脸无视我?哪来的立场演什么家人情深?”
    她掷地有声,空气突地一滞。
    马秀珠和周青青气得发抖,怎么?这死丫头,该不是还等着自己下跪道歉吧?
    而陈坚在看到女儿那冰冷的眼神后,也是一下回神,“家人情深”四个字,又狠狠刺了他一下。他和女儿也是家人!他对马秀珠他们越仁慈,对女儿的伤害就越深啊!
    内疚发作,他一把掀开儿子的同时,也一脚就把抱着他腿的马秀珠母女给扫了出去。
    “小怡说得对!她是苦主,你们现在要做的,是先求得她的原谅。只要她不点头,你们对我说什么都没用。作为父亲,这才是对她最大的公平。”
    陶然看陈坚的眼神略微柔和,嗯,总算这话说得还像个爹。
    “爸,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他们想要和你谈,必须先取得我的谅解,抚平我的伤痛?”
    “嗯。”
    陶然点点头,看向了歪在了一边的三人。
    “你们看,我爸发话了,你们怎么说?”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章节目录

快穿女主真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弱水西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弱水西西并收藏快穿女主真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