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阁阁主……”
    九钱灵尊心颤胆寒,神魂小人飞快一吐,捧住一枚银色的钱币法宝后,心底方才安了一丝一毫。
    这钱币状神魂防御至宝名唤“五帝魂币”。
    一套共五件。
    乃是京云修炼界从上古时期就传下来的成套神魂防御通天灵宝。
    不过,随着驾驭五帝魂币的第一任大能陨落,五枚魂币便分散四方。
    天外楼历代老祖费尽心力,调动不可想象的庞大资源,也才收集了仅仅两枚!
    就在刚刚,天外楼的传承之物,被硬生生的打碎了一件!
    用的还是魂币最不惧的魂术。
    可想而知,对方的魂道神通,已经远远的凌驾于化神后期之上!
    他有理由怀疑,这陈姓修士的真实身份。
    太上阁阁主在大千界号称魂道前三。
    但一个瞬间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
    若真的是太上阁阁主亲临,一开始根本不必藏头露尾,劫走丹圣。
    直接表明身份,天外楼绝对会倾力巴结!
    ……
    “异族全死……”
    司空渊、司白晴、熊德泰等一众天外楼高层,包括两名邀请来的化神散修,已然惊得不知所措。
    逃?
    众修万万不敢。
    那名身披五彩轻纱的男子,其无孔不入的神魂依然锁定四周。
    浩大强悍,未加衰弱。
    证明他至少还有数击之力……
    谁先遁逃,谁就是扎眼的靶子。
    “不怕被灭宗的话,你尽管让天外楼的化神放马过来!记住,是一个不落的全部叫上!”
    司白晴脑袋晕乎,此人曾经放的豪言狂语狠狠呼扇着她的内心。
    原来她才是嚣张过头的井底之蛙!
    “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陈道友并未对付人族。”
    司空渊强定了定心神。
    他发现被魂术诛杀的全是异族。
    陈平好似没有对人族动手的打算。
    否则,全场除了九钱会主,无一人能够幸免!
    “高黎荒原的鹰皇……”
    街道旁边的阁楼中,十数名金丹、元婴修士挤在一起。
    那头外表完好无损,但气息全无的六阶白鹰恰巧栽在附近。
    再往远处瞟。
    各族的六阶大能死了一头又一头!
    看清这一幕的所有修士都陷入了骇然。
    城内死一般的寂静。
    修炼界每陨落一只六阶生灵都是能讨论百年的大变故!
    何况一天之内殒命数头。
    京云修炼界的实力一下倒退了几分。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区区一个人罢了!
    ……
    死寂之下。
    陈平眼睛紧缩的抬头望向极远高空。
    刚刚,他同时动用两件小星辰破界至宝的刹那,一丝令人心季的毁灭之力凭空浮现。
    此感觉无根无源,来去诡异之极。
    “大千界的天道规则!”
    陈平旋即了然于胸。
    方才,他的魂术杀伐神通已引起此界规则的窥视。
    相当于六阶大圆满被天道限制,出手的代价不小。
    这是生灵的尴尬期。
    打个直观的比喻。
    大千界规则是第四阶梯。
    极强的化神后期和普通的化神大圆满处于第三阶梯,最受压制。
    这就是所谓的尴尬期。
    但只要神通能压过大千界的规则,达到同等的第四、甚至第五阶梯。
    所有的限制都会烟消云散。
    比如当初刚下界的圣女,以及道子分身。
    两人隐隐不惧规则的压力,所以毫无顾忌的施展神通。
    “最好化神后期就能渡过尴尬期,与大千界的天地规则分庭抗礼。”
    陈平眉头一皱的想到。
    他却不知,自己皱眉沉吟的样子,落在一众人族化神眼里,又让他们发憷局促起来。
    ……
    “走!”
    拎着半死不活的仙裔供奉,陈平身形直射出去。
    中途,储物戒一亮,白鹰妖皇的尸体无影无踪。
    “曾经在外海,有个勾结异族的商会惹到了本座,以后空暇定去斩草除根。”
    “你天外楼做为京云的人族第一大势力,却与异族为伍,本该打入轮回。”
    “但本座念在尔等麾下托庇的亿亿万无辜的普通人族,遂暂且留尔等一条残命。”
    边收取着战利品,陈平边用唠家常的口吻告知道。
    他放过几位人族灵尊的原因很简单。
    每一名化神修士都是人族的擎天之柱。
    若今日全部杀光,为京云人族遮风挡雨的天就塌了半边。
    此修炼界,海族、虫族也异常强大。
    几个化神一死,背后至少牵连数十亿普通人族的性命。
    到了陈平这个境界,抛开非杀不可的生死大仇外,每一个决定都要深思熟虑。
    “陈道友警醒的是,天外楼往后将改过作新,不负道友的一片苦心。”
    九钱灵尊连连点头,没有任何的辩解。
    天外楼与异族同好的规矩立了数万年,却要因一人的反对而改变。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九钱灵尊都无法置信。
    “异族不可轻信,道友自己斟酌吧。”
    顿了顿,陈平未把话说满。
    因为他的识海里划过了玄虻、大灰的身影。
    天外楼的生意遍布天下。
    一道吩咐扭转他们的规矩,陈平自认办不到。
    他又不会一直镇压在京云修炼界。
    “好傀儡!”
    数头六阶尸体入戒,陈平的神情回暖了不少。
    抓紧眼前的利益才是他的原则。
    “尤供奉不听调令,妄自冒犯了陈道友本该罪有余辜。但老夫是商会的领头人,愿意用丰厚的资源保他一命。”
    见陈平突然变得好说话起来,九钱灵尊心中一动,略带恭敬的传音道。
    他注意到仙裔供奉虽气若游丝,可陈平一直未下杀手。
    “三言两语就想撇清贵商会的责任?”
    陈平嘴角讽刺的一笑,冷冷的道:“天外拍卖会不必等到七日之后了,一个时辰内正式开启。”
    “拍卖清单上的宝物一件不准少!”
    此话一落,陈平便抓着仙裔当先飞入拍卖大殿。
    “会主……”
    司空渊忧心的传音道:“受邀的海族、妖族同道全部死在天外城,它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没有六阶后期坐镇的巨灵一族倒是不必考虑。
    但海族、妖族与人族三足鼎立。
    族内高阶莫名死亡,天外城必难辞其咎。
    “陈道友杀了异族后还敢逗留参加拍卖会,你难道不需仔细品读一番!”
    望着拍卖大殿,九钱灵尊幽幽的道。
    闻言,几位化神灵尊的身子皆是一震。
    “即刻开启拍卖,另外封禁城内的几个通道,不管得到谁的允许都不准出入!”
    在九钱灵尊的吩咐下,众修马不停蹄地忙碌布置起来。
    至于为何封城也甚好理解。
    一个域外修士在京云修炼界如入无人之境。
    不封天外城,原来打算卖宝的生灵肯定会逃的七七八八。
    司空渊则在自家孙女身上扫了一眼,还未开口说话,就听九钱灵尊道:“白晴和麒儿的婚事取消,送她去陈道友的包厢内侍候。”
    “是!”
    司空渊不惊反喜。
    把孙女拉到一边细细的交代。
    ……
    半个时辰后。
    拍卖大殿。
    围着最中间的巨大方形高台。
    一楼会场周围呈扇形分布着一层层的白玉阶梯。
    每个阶梯上都摆了数百个座位,有大有小,主要照顾体型巨大的异族生灵。
    粗粗一算,整个一楼会场便足能容纳三万人。
    会场三楼还有一间间的贵宾包厢,显然是留给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强者。
    司白晴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等候传唤。
    不久,一名彩衣男子凭空出现。
    他面无表情地一扫司白晴。
    “前辈。”
    司白晴规规矩矩的一福。
    那层薄纱下的风光,她却是视若无睹。
    “贵方好像误会了本座的意思。”
    陈平笑吟吟的道。
    他对此女并无一点的想法。
    只是单纯的为通天阁招揽一名预备的化神丹圣罢了。
    据他所知,司白晴才九百余岁。
    未来的价值在天外楼的几名丹圣中首屈一指。
    “前辈的宽宏大量,晚辈无以为报。”
    司白晴恭谨的道。
    “不急,机会多的是。”
    摆摆手,陈平慢慢的挪步上楼。
    也不阻止司白晴跟来的举动。
    随意挑了一间包房,他推门走进。
    “前辈刚去哪了?”
    司白晴心中微微一动。
    而且,商会的仙裔供奉也不见了踪影。
    “呼哧”
    接着,只见陈平右手一划。
    从空间裂缝中把昏迷不醒的仙裔扯了出来。
    如此神乎其神的空间神通,令司白晴的心脏狂跳不已。
    “再感悟鲲鱼鳍和鲲鱼尾一些年,本座应该就能开始掌握空间规则。”
    陈平对自己的手段颇为满意。
    他的悟法天赋在金丹中算是一流。
    但元婴、化神这阶段就不够看了。
    不然拥有数件空间宝物伴身,早触摸到了那一步。
    在巨大树椅上躺下,陈平惬意的微眯双眼。
    他消失的半个时辰,实则出城用金珠把神识恢复回了全盛。
    天外城毕竟是商会的老巢。
    况且,京云修炼界中,海族、妖族都有六阶后期的存在。
    “本座担心的是它们不来天外城一探究竟。”
    陈平心里一冷笑,神识潜入几头异族尸体,清点起战利品。
    ……
    接下来的一炷香时间,司白晴就见这位手段通天的大能喜笑颜开,偶尔嘴里还会发出一声惊叹。
    “以前辈的神通,纵掠大千界都不是难事,是什么宝物让他如此的高兴。”
    司白晴暗暗的道。
    “还缺四块七阶矿石!”
    呼了口气,陈平强捺兴奋。
    这一趟,暴露神通斩杀几头六阶异族十分划算。
    如果把金珠里的那样东西兑换出来。
    掌握死之规则便有了一定的可能性。
    “前辈用茶。”
    司白晴小心翼翼的递上一杯瓷水。
    “嗯。”
    颔首一笑,陈平随手赏赐了两块上品灵石。
    “谢前辈厚赐。”
    司白晴表情古怪的接过灵石。
    太贵重了。
    “拍卖会要开始了。”
    半跳起身,陈平视线横扫下方。
    全场的位置已经很少能看到虚席。
    但与往常热闹非凡的场景截然不同。
    这顶级盛事的氛围下,却是安静无比。
    数万修士组成的庞大群体,没有一个交头接耳者。
    连贵宾包厢内的几位化神也都屏息凝神,互相不敢随意的交流。
    目睹这一切,陈平心泛波澜。
    ……
    又过了片刻,会场的入口渐渐没有人再进来了。
    “彭”的一声,随着宫殿的大门缓缓关上,中间的高台骤然亮起了一道金色光柱。
    金光缓缓散去,只见玉台赫然多出了三个白袍之人。
    都是天外楼商会的元婴拍卖师。
    接着,一座高十丈的紫色大钟被抬了上来。
    从扩散的灵压判断,应该是一件顶级灵宝。
    “陈道友,老夫打扰一二。”
    就在这时,包厢外传来九钱灵尊的声音。
    房门无风自开。
    “何事。”
    陈平不冷不热的道。
    一瞥昏迷的仙裔供奉,九钱灵尊迅速转移目光,抱拳道:
    “按历届天外拍卖会的规矩,钟敲九响,盛事即刻开始。”
    听罢,陈平语气疑惑的道:“你们只管敲就是。”
    “道友有所不知。”
    九钱灵尊一捻袖袍,笑眯眯的道:“只有全场身份最高贵的生灵,才有资格敲响这钟。”
    “你打算让陈某替你敲钟?”
    陈平眼神一寒的道。
    在十数万小辈面前,如此抛头露脸的降身段,他自问绝无可能。
    “敲一下一百枚极品灵石,望陈道友给个薄面。”
    九钱灵尊真挚的道。
    司白晴不禁一愣。
    二百年前的飞天拍卖,是请了龙羽虫洞的重夜灵尊敲钟。
    每一响三十块极品灵石。
    到了陈平这里,居然一口气涨了数倍!
    看来商会已决定不惜血本的拉拢陈前辈了。
    “一百一次……”
    陈平投去一个惊异的眼神,道:“九钱道友可确定?”
    “千真万确。”
    九钱灵尊信誓旦旦的道。
    跟着,在他的注视下,一片彩影模湖下落。
    “本座不喜欢九这个数目,给你敲十八下吧!”
    又慢悠悠的飘来一句。
    九钱灵尊稍稍一怔,目露喜色的点头答应。
    天外楼商会积攒的资源,另几大势力加起来都敌不过!
    他不怕对方贪婪。
    这样看来,仙裔供奉也能救上一救。
    ……
    “商会势力真是富可敌国。”
    身形一闪,陈平出现在拍卖台的紫钟前。
    三位元婴拍卖师齐齐一震,慌忙的单膝跪下。
    而全场的生灵更是惊惧交加。
    一个个的自发朝拜,不敢直视前方。
    “冬!”
    没有废话,陈平伸出一根指头轻轻朝紫钟表面一敲。
    悦耳悠扬之音传遍大殿。
    “一百极品灵石到手!既然九钱老儿诚意十足,本座也卖他一个面子。”
    陈平暗自大乐,庄重的道:“天外楼商会立足京云数万载,一向信誉卓着,本座很是满意。”
    此言一出,修士们顿时心中哗然。
    这前辈之前还一副灭了商会的恐怖样子,如今竟给天外楼拉客了!
    万恶的资源!
    低阶修士集体发毛。
    原来在六阶这个层次,所有的矛盾都能瞬息化解。
    “呵呵,陈道友是个讲究人。”
    包厢里的九钱灵尊喜不自禁。
    另几位商会长老则由衷的松了口气。
    明摆着,这神通离谱的外域修士已不打算再找麻烦了。
    “冬”
    “冬”
    ……
    紫钟一连十八响后,陈平还格外贴心的送了两响。
    “欢迎诸位同道来参加本商盟召开的天外大会。”
    “本次大会的规矩同往常一般无二,喊出一个底价后,大家用灵石或其他宝物折价竞拍。”
    “天外大会禁止一切形式的压摄和串联,违者将受到天外楼的严惩!”
    “这届的天外拍卖有尊贵的陈前辈坐镇,相信各位心中当敬畏有数了!”
    左边白净的中年元婴目光一扫台下后,就用面带笑容的用洪亮声音说道。
    待陈平返回包房,九钱灵尊双手递上一枚储物仙戒。
    “客气。”
    神识一刺,陈平报以微笑的收下。
    整整两千极品灵石!
    这九钱灵尊执掌一个超级商会势力,做人果然成功。
    “第一件拍卖品,上品道器澜卿刃!”
    拍卖师一番介绍后,众修如火如荼的竞价争抢。
    这种品质的法宝陈平自然懒得多关注,随口与身边落座的九钱灵尊攀谈起来。
    “陈道友,海族、妖族各有一位六阶后期的老祖宗。”
    九钱灵尊开门见山的道:“比神通,老夫自愧不如。”
    接着,他把两者的详细情报传音告知。
    “无妨。”
    陈平脸色不变的道。
    九钱灵尊连一种一蜕的规则都未掌握。
    若非财大气粗,拥有多件奇异宝物,此人几乎是垫底的化神后期。
    “阳虫仙宫,龙羽虫洞的道友们似乎一个未至。”
    继而,陈平双目一眯的道。
    他入天外城还有个目的。
    震慑一下双宗的化神老祖,让他们知难而退,放弃古族遗址。
    “不瞒陈道友,老夫亲自发去了请帖,但阳虫仙宫,龙羽虫洞的道友事务繁忙,却是婉拒了。”
    九钱灵尊如实的道。
    他并未点破古族遗址的存在。
    因为陈平提了两个势力,说明已知晓内情。
    “拍卖结束后,本座要亲自去会一会两宗。”
    陈平嘴里滴咕道。
    阳虫仙宫,龙羽虫洞豢养的灵虫数目无比惊人。
    凑齐救白素的三千万生灵之气应该不难。
    “龙羽虫洞的重夜道友擅长血道,又有保命灵虫护体,陈道友务必小心。”
    犹豫半晌,九钱灵尊开口提点。
    “血道化神?”
    陈平眉尖一挑。
    那位重夜灵尊确实不好对付。
    催动苍须印的损耗太大。
    若是接连打在替死之物上,他能否坚持到最后还是两说。
    “对了,劳烦九钱道友解释一下何为小星辰破界至宝。”
    记起此人第一次见到颜仙纱时的奇怪反应,陈平不客气的问道。
    闻言,九钱灵尊推翻了自己先前的猜测。
    若是太上阁的高层,绝不会不清楚此信息。
    ……
    翻看着九钱灵尊赠送的至高密录拓本,陈平对此人的感官趋向友好。
    这家伙太会做人。
    玉简中记载的内容彷佛及时雨一般,让他的见识得到了补充。
    天外楼编纂的至宝密录中,包含了许多大千界上古的秘密。
    “原来如此。”
    浏览完毕,陈平也随即知晓了小星辰破界至宝的跟脚。
    按法宝的品级,通天灵宝之上,其实就是开界至宝。
    但尝试过开界的法宝多如牛毛。
    成功者即能蜕变为开界至宝。
    若是失败,威力却远远超出通天灵宝的一批法宝,则被冠为星辰破界至宝。
    破界至宝中,又细分为小星辰、大星辰两种。
    据记载,大星辰破界至宝的威能最接近开界至宝。
    就算在修仙水平高度繁荣的星辰界也为数不多。
    “道子真身摆在星辰界也是一方大人物了。”
    陈平默默的寻思道。
    分身都身穿小星辰破界至宝。
    本体的配置岂能差了!
    “陈道友……”
    见双方的感情提升不少,九钱灵尊再次提起仙裔供奉的处置。
    “七阶矿石,通天灵剑,适合化神中期修士炼化的六品丹药!”
    陈平毫不掩饰他的需求。
    “和气生财,老夫这便去凑凑。”
    九钱灵尊眼睛一亮,告辞离开。
    “祖父要破财免灾了。”
    司白晴彷佛预感到了什么。
    ……
    普通拍卖品持续了三日。
    在拍卖师的提示下,第一件压轴拍卖物被几位侍女抬了上来。
    阻挡神识的红布一掀开。
    竟是一块边角嶙峋,形似假山的石头。
    “七阶矿石断脉琉金……”
    拍卖师刚说出几字,面前的视线就被一名男子挡住。
    “陈前辈!”
    拍卖师慌忙行大礼。
    “你下去,压轴拍卖由本座主持。”
    陈平不慌不忙的道。
    “是!”
    得到商会老祖们的传音,拍卖师立刻退下。
    客人摇身变成拍卖师。
    这经历闻所未闻。
    “在拍卖七阶矿石前,本座也有一样宝物寄售。”
    洪亮的声音传出,陈平在众修满怀期待的目光下,慢腾腾的拿出一枚玉瓶。
    “陈前辈收藏的一定是世间罕有的六品丹药!”
    “不错,还是最特殊的那类。”
    众修心中火热,迫不及待的想长长见识。
    “啪!”
    瓶口翻转,陈平表情悠哉的倒出一粒暗灰圆丸,澹澹的道:“至尊饱腹丹一粒,有固本培元解除饥饿之神效。”
    望着悬空的丹药,众修齐齐傻眼。
    这分明就是一枚寻常的辟谷丹,还是一道纹的次品!
    能进天外拍卖的至少是元丹境界。
    大部分生灵都不必再服用辟谷丹了。
    “至尊饱腹丹,起拍价一百极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二十。”
    陈平的下一句话更是犹如平地惊雷,震撼人心。
    一百极品灵石买一粒辟谷丹?
    哪个大傻子才这么干!
    “熊某出一百二十。”
    下一刻,令人不可思议的声音从一座贵客包厢传出。
    竞拍者竟是天外楼的供奉长老熊德泰!
    然而,让广大修士惊鄂的事还在后面。
    又一座包厢中传来:“司某出一百四!”
    诡异的一幕让众修心里顿时猜测万分。
    “一百六!”
    熊德泰冷冷一哼。
    彷佛很不满商会的同门和他争抢。
    “一百八。”
    司空渊紧紧咬着价格。
    “二百八!”
    熊德泰干脆抬了数成。
    极品灵石整百的往上加!
    众修口干舌燥,狂咽喉咙。
    经过十几轮的叫价,最终,这粒至尊饱腹丹被熊德泰用五百极品灵石的天价购下!
    从此,京云修炼界又多了一件令人津津乐道的传奇故事。
    而外域陈灵尊之名号,也经久不衰的流转了数个时代。
    ……
    “哈哈,熊道友慧眼识金,此丹归你了,掌声恭喜!”
    与熊德泰交接完,陈平不在乎的带头鼓掌。
    接着,万修的掌声如潮水覆盖拍卖大殿。
    “陈道友,熊某之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宽恕。”
    熊德泰捏着丹药,忐忑的道。
    当年与此人恶意抬价几瓶六品丹药,今日,他却是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过,灵石远无法和小命相提并论。
    “祝道友安享晚年。”
    陈平似笑非笑的道。
    一听此言,熊德泰心中的大石落地,欣喜的一抱拳,吞下了那粒身家史无前例的辟谷丹。
    “压轴品断脉琉金,底价三十极品灵石。”
    陈平简单的介绍,随即话锋一转:
    “陈某出三十,有无道友加价的,尽管开口,天外拍卖公平公正,各位千万别忌惮陈某的神通。”
    以拍卖师的身份参与竞拍。
    他又一次打破规矩。
    “三十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成交!”
    全场的鸦雀无声,让陈平顿觉兴致寥寥,匆匆结束了拍卖。
    此物乃是受邀来的某位化神散修的寄售之物。
    三十极品灵石拿下,堪比拦路强买。
    但偏偏原主交割的时候,还一副占了大便宜的神情。
    硬是又减免了一半的价格。
    “第二件压轴品……”
    马上,陈平尽职尽责的请出下一件宝物。
    ……
    半日后。
    十余件压轴品无一流拍的卖出。
    半数落入了拍卖师陈平的囊中。
    剩余半数的宝物在陈平的吆喝下,倒也卖了个合适的价格。
    顶层包厢。
    天外阁一众长老个个面带笑意,夸赞陈大师口才绝伦。
    众修或懵或叹为观止的有序离开。
    这届神奇的天外拍卖终于圆满结束。
    ……
    “陈道友,请收下。”
    九钱灵尊递上一枚澹红色泽的储物戒。
    “贵商会以后是陈某的永久合作伙伴!”
    查清里头的宝贝,陈平当即给了承诺,并把半死不活的仙裔一踢过去。
    “道友这句话足以抵万枚灵石!”
    九钱灵尊笑容满面。
    “对了,陈某还想把一身的杂物换掉。”
    说着,陈平双袖一动,抖落数百个储物空间制品。
    经过数个时辰的细算,九钱灵尊按照市场一倍半的价格全部收购。
    至此,陈平身上的极品灵石数量达到了九千枚!
    ……
    “原来道友是通天阁阁主,久仰盛名!”
    九钱灵尊的语气庄重不已。
    “小打小闹罢了。”
    摆摆手,陈平一指司白晴,直截了当的道:“给你两百载时间,下次见面,本座希望她已经突破化神。”
    “道友放心,白晴既是贵阁的嫡系丹圣,老夫自然竭力培养。”
    九钱灵尊一拍胸口的保证道。
    “晚辈多谢两位老祖的栽培。”
    司白晴面无异色,跪下朝两人分别磕头。
    ……
    子时。
    陈平倚在木栏上,将天外城的夜色尽收眼底。
    “神通为王。”
    他口中发出一声感慨。
    短短几天,他就凑齐了十二块七阶矿石!
    过程之简单,与往昔的出生入死对比鲜明。
    而且,连第二套的七柄通天灵剑也已集齐。
    “矿石还不够,兑换迟尺星空术耗用巨大。”
    陈平暗地里斟酌着,生出离去之意。
    “陈道友!”
    就在这时,九钱灵尊从半空匆匆降落。
    他手中捏着一枚精光四射的高级玉简。
    神识递进一扫,陈平眼前迅速幻化出一幅幅流动的画面。
    “舒穆妃!”
    “玄虻!”
    “圣武族人!”
    剧烈的打斗画面中,三者的面容若隐若现。
    70

章节目录

皓玉真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小道不讲武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道不讲武德并收藏皓玉真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