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急切的样子,除厉雪老师之外的其他警员都有些不理解,感觉韩非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逼着查案一样。
    “现在的演员觉悟真高。”
    管理员和厉雪的师兄也进入了档案室,他们发现韩非直奔五十年前的悬案而去,都有些不理解。
    “五十年前蝴蝶估计都还没出生,他查那些案子干什么?”
    几人面面相觑,只有厉雪的老师沉默不语,他看着韩非在档案架之间穿行的身影,好像看到了很多年前的自己。
    “你们都出去吧,我来陪着他。”
    老人有些吃力的操控着轮椅,他想要去档案室最深处的一个隔间,那里据说只有极少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连档案室的管理员都不知道那房间里存放着什么。
    “总感觉老师今天有些反常。”厉雪拍了拍自己师兄的肩膀:“老师的身体最近怎么样了?以前他一直在静养,自从认识韩非之后,他都离开医院好几次了。”
    “不是太好,也不是太差。”厉雪的那位师兄面部表情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眼神稍微暗淡了一些:“小雪,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当初因为违反纪律被罚到老城区派出所工作的事?”
    “都过去多久了?你提这事干什么?”厉雪和以前相比,性格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恐怕还遇不到韩非。”
    “你被安排到老城区派出所是老师的意思,你到达的时间、出现的地点,都是经过数十次模拟后得出的。”厉雪的师兄没有再继续隐瞒,缓缓说道:“从一开始,你的任务就是为了去遇见他。”
    所有的偶遇,都是蓄谋已久的安排。
    “老师很早以前就认识韩非了吗?”厉雪也不是小孩子,她没有因为被欺骗感到愤怒,只是有些惊讶。
    “我不知道。”厉雪的师兄看向档案室深处,那位孤独的老人拒绝所有人陪同,独自进入了存放绝密文件的房间。
    韩非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快速翻阅新沪过去发生过的凶杀案,脑力运转到极致,想要记住更多的东西。
    “找到了!”
    “烹羊案!凶手专门盯着晚归女性动手,根据后期调查发现,凶手做出的饭菜提供给了猪村的村民,本案还牵扯出了另外一个极度丧心病狂的恶性凶杀事件——珍馐案!一位自称是美食家的怪人,曾大量订购烹羊案凶手制作的饭菜,两人维持着一种特殊的默契,烹羊案凶手并不知道美食家的身份,只知道对方十分有钱,资金雄厚。”
    悬案、诡案、案中案,韩非完全沉浸在那一份份档案当中,时间也在不知不觉间过去。
    “火刑案,夜魔案,心理催眠案,蝴蝶案,鬼牌案……”
    在墙壁上的钟表一次又一次响起,韩非揉了揉太阳穴,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从早上五点看到了中午,韩非需要整理脑海中的记忆,顺便稍微休息一下。
    高强度的记忆本来就会让人吃不消,再加上他看的东西还都是极为压抑的恶性凶杀案件。
    “累了吗?喝口水再看吧。”老人略有些沧桑的声音从韩非背后传出,这位新沪的传奇人物将一杯水递给了韩非。
    “谢谢。”韩非端起水正要去喝,突然发现偌大的档案室内只有自己和厉雪的老师两个人,他鼻尖微动,发现水中带着一丝异香,水杯在靠近嘴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其他人呢?”
    “我让他们先出去了,防止你被打扰。”老人见韩非如此敏锐,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这笑容平时很少能在他的脸上看到:“喝吧,水里没毒。”
    “老爷子,你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我怎么可能怀疑你呢?”韩非将水杯放在一边,继续拿着案宗看了起来。
    “其实我很好奇,你热衷于查案的动力是什么?”老人坐在轮椅上,宽松的衣服完全遮住了他有些肌肉萎缩的双臂和双腿。
    “我只是想要活下去。”韩非翻看着新的案件——死楼案,案中一家七口遇害,部分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找到。
    “活下去……”老人听到韩非的理由后,似乎想到了一件事:“那如果有一天你的死,可以救下很多无辜的人,你愿意放弃自己的生命吗?”
    “看情况吧,毕竟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喜剧演员,也没有太大的理想。”
    “也就是说,你有可能会选择放弃自己,对吗?”老人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在我生命进入倒计时的时候,能遇见你这么有趣的孩子,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幸运?那你是不够了解我,许多同事都不愿意和我一起工作,我也不怎么会处理人际关系,经常被孤立。”韩非说的是实话,他从事的行业往往最后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比如那些嫉妒你才华的演员?”老人眼睛慢慢眯起,嘴唇微动:“还是说其他的屠夫和变态杀人狂?”
    韩非拿着案宗的手停在半空,他转身看向老人:“老爷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如果我对你有所误会,那我在外面就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是我的学生了。”老人靠着轮椅后背:“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但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我不会强求你去牺牲和奉献,我只希望你能够坚持做自己,不要被改变。”
    “你怎么突然说这些?”韩非感觉厉雪的老师今天不太对劲,自从上次老人说出和花园主人有关的信息后,他的身体状况好像就越来越糟糕了。
    “年龄大了就会变得啰嗦。”老人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档案袋,那里面装着一个黑色手环:“我忘记这手环是谁送给我的了,我现在只记得它很重要,以前我偶尔还会收到手环中传来的信息,可也不知道从哪天起,这手环就再也没有亮起过。”
    老人有些吃力的触碰手环,那上面保留着一条信息——如果你觉得他不合适,那就杀掉他。请记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彻底杀掉他!
    “谁发送的信息?他又是指谁?”韩非从老人手中接过了手环,他在看到这条信息时,内心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对方说话的语气和口吻很像是傅生。
    “不重要了。”老人连同那个档案袋一起递给了韩非:“这手环你拿着吧,如果有一天你再次收到了手环中的信息,记得帮我向他问好。”
    老人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诉说遗嘱一样,他抬手轻轻拍了拍韩非:“朝着你认为正确的方向走吧,不要停留,也不要回头。”
    拿着那个档案袋,韩非感觉自己有点看不透这位老人,他正想说什么,档案室的大门忽然被推开。
    “吃饭了。”
    管理员进来送饭,正好看见这一老一少仿佛雕塑一样,呆在一排排档案架中间,各自思考着不同的事情。
    “你们还真挺像的。”
    阅读案宗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韩非和老人却能在档案室里呆上一整天。
    从初阳升起,到夜色降临,韩非翻阅了新沪老城区和智慧新城数十年来的恶性凶杀案件,他记住了绝大多数凶手和受害者的信息,现在的他再回到摩天大楼里就会轻松许多了。清楚每个人的性格弱点和情感缺失部分,就能够对症下药。
    “该走了。”韩非的大脑已经超负荷运转了很久,等到晚上还要进入摩天大楼进行更刺激的逃杀。
    合上案宗,韩非已经从档案室最外围走到了最深处,他旁边就是那个普通警员都无法进入的绝密房间。
    此时那房间的门半开着,屋内有一束光照到了外面。
    韩非看着墙壁上那措辞极为严厉的警告标语,还有房间门口的身份验证三重密码锁,最终没有往那房间走,阅读正版请到中文网,最新最快章节。
    新沪警方十分信任他,他不想辜负这份信任。
    活动了一下身体,韩非和厉雪一起离开了总局。
    大概过去了十几分钟,厉雪的师兄和管理员进入档案室,他们停在那绝密房间门口:“老师,韩非已经走了。”
    “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呆会。”
    关门声响起,老人把自己锁在了房间当中,他熟悉这里的所有物品,清楚每一份资料摆放的位置,这个最隐秘的房间就是他一手打造的。
    “既然他选择了信任,那我就帮他永远保守住这个秘密吧。”老人拿出一把钥匙将柜门打开,他按照特定的顺序取出了一份文件。
    拆开文件袋,里面是一张张韩非拿着一个黑色金属箱子的照片。
    除此之外,还有大量关于韩非的分析。
    “傅天还没去世前,曾多次想要进入这里,但我总觉得那个让我保护韩非的人不是他。”
    “可惜我的时间不够了,没办法查清楚永生制药的血色孤儿院,不能给那孩子一个真正的答案。”
    老人把手中的文件扔进了粉碎机,又按下了墙壁上的一个开关,在通过身份验证后,销毁了墙角某个柜子里的所有文件。
    “被我遗忘的人,拜托我照看他,却又很严肃的告诉我,如果我觉得他不合适,那就在第一时间将他杀掉。这个被我遗忘的家伙,还真是狠心。”厉雪老师经历的那个时代已经快要落幕,他微微摇头。
    “我怎么会忍心把自己亲手选择的主角杀死?”
    等最后一份资料被销毁后,老人好像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他望着屋内唯一的一扇窗口,看着窗户玻璃中的自己。
    冷风吹动宽松的衣服,老人的皮肤下面隐藏着一个又一个漆黑的罪名,数量是季正的十几倍,那些凶手的名字重合交织在一起,仿佛在老人身上刻印下了无边的夜色。
    “世界上的罪犯是抓不完的,正义也或许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公平,可能只是因为有人愿意用生命去捍卫规则。”
    “这样的人确定很傻,不过我从未后悔过。”

章节目录

我的治愈系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的治愈系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