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有此理,这世上竟有这等为了区区几两银子的赌资就卖儿鬻女的混账!”
    直到回到官舍,范进还是十分愤愤不平。
    当然,王安觉得他的不平可能来源于另一点……
    “一百两,那可是一百两!竟然就给了这等无耻之徒!”
    爱财人士范进十分心痛。
    “至少我们现在有了确凿的证据,证明幕后黑手的确是鲁王。”
    王安宽慰范进道,半躺在软塌上,享受着彩月的揉捏服务,眯起眼睛,看似十分惬意,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寒芒。
    在这样的世道,他无法改变每一个人的命运,更何况,那个宫女已经死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证据将凶手绳之以法。
    鲁王和……北莽!
    “这倒是。”范进叹息一声,没有多想,小心坐在王安对面,拱手道,“既然如此,依下官愚见,殿下还是早日与戚国太子商议才是。”
    “本宫已经让墨云去给楚洵传讯了。”
    王安懒散笑笑,意味深长:“戚国皇宫危机重重,还是在官舍见面为好啊……”
    “在官舍见面?”
    东宫之中,楚洵显得颇为惊讶。
    但看了看眼前沉默的炎国统领,楚洵略一思索,还是微微颔首:“孤明白了,劳烦凌统领回去转告贤弟,孤将趁夜到官舍一叙。”
    虽然不知道王安究竟查出了什么,但既然特意让人来请他去官舍……
    莫非,贤弟已经找到了证据?
    楚洵心中一动,送走了凌墨云,回殿中沉思。
    算一算确实也已经过了四日……可这四日,他却几乎一无所获。
    希望贤弟能带来好消息吧。
    楚洵眼睛一闭,幽幽长叹。
    是夜,月朗星稀,宵禁时分,两三个人影却悄然从皇宫小门离开,毫不引人注意地向官舍方向而去。
    到了官舍侧面,带头的人小心敲响小门,早已等在这里的郑淳和凌墨云赶紧将楚洵一行人引进来,各自见礼之后便带到了官舍侧厅之中。
    王安和范进站在门口,见楚洵一行人过来,紧走两步上前迎了进去,几人纷纷坐下,还来不及喝茶,楚洵迫不及待问道:“贤弟,明日就是五日之期,可是有了什么头绪?”
    “头绪没有。”王安笑道,“不过证据倒是有了。”
    楚洵又惊又喜:“果真?不愧是贤弟!”
    王安微微一笑,倒也没有让楚洵屏退左右,毕竟能带到宫外,已经说明楚洵带来的都是心腹,而他这边就更不用提了。
    他将这几日范进所做的工作和今日在赌坊的冲突说了,神情严肃道:“据那高七九所说,七年前,他的女儿正是卖给了鲁王府。那时他女儿十岁,年龄有些尴尬,还托人做了中介,中介人的姓名也说得清清楚楚,想必不是假话,这些也不难调查。”
    听到鲁王府,楚洵只是微微一惊,却并不意外,像是早有心理准备。
    毕竟双方都调查到了这地步,作为外人的王安都能猜到是鲁王,楚洵和鲁王相争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个王叔的秉性?
    更何况……
    “不必再查下去,有高七九这条线,便已经够了。”
    足够证明,杀死四弟的宫女,正是被他的好王叔所派。
    楚洵微微垂眸,叹息般道:“其实,孤这几日调查,也猜到了一二。”
    他沉吟片刻,将这几天自己的调查说了说。其实也并不出王安的意料之外,无非也就是查到哪里,哪里的证据链或者证人便就此消失。
    鲁王的作风和人脉,连在禁军重重包围的宫中都能下手将宫女杀死,更何况是在楚洵也不一定能控制住的广阔皇宫之中。
    在皇宫里,能将证据抹除的方法多得是。
    “虽然调查全无结果,但幕后之人……到底还是露出了一点踪迹。”楚洵神色十分复杂,“孤也没有想到,王叔竟如此……”
    没想到吗?那可未必。
    王安想起见到楚洵的边境,心中腹诽,微微勾起嘴角。
    要是真的没想到,你会抢着到边境来接本宫?
    似乎是觉得这句话多少过了点,楚洵轻咳一声,转移话题:“既然如此,依贤弟之前的见解,王叔果真与北莽勾结,杀死四弟?”
    “按现有证据来看,确实如此。”
    王安眼中闪过智慧的精光:“鲁王将自己府中宫女派去四皇子身边,北莽使团配合,挑起四皇子与本宫的争端,同时对四皇子暗下杀手----”
    “意图离间大炎和戚国关系。”楚洵接过话头,微微一叹,“这般,我戚国便只能倒向北莽了。只是,有一点孤想不通。”
    楚洵看向王安,神情严肃:“王叔在其中,到底扮演的何等角色?”
    究竟是心向北莽,真心认为戚国和北莽合作比与大炎合作要强,还是……借助北莽势力,以图其他?
    王安自然听出来楚洵在问什么,他沉吟片刻,答非所问道:“据本宫前些日子和国主见过的寥寥几面看,国主似乎身体不太好?”
    楚洵一愣,瞳孔一缩,想到了什么,勉强镇定道:“没想到连贤弟都发现了……不错,父皇早年勤于政务伤了身体,近年便有些体弱多病,故而朝中……”
    说到这里,楚洵沉默一瞬,才继续道:“故而朝中大臣多有担忧,此事并不算机密。”
    他没有细说,但不管是谁都听明白了楚洵的潜台词。
    很简单,戚国国主是个病秧子,朝廷大臣担心他随时有可能嗝屁,就提前押宝站队,否则以礼部尚书这种高位,怎么可能和楚洵如此紧密?
    现在四皇子已经死了,可以说朝中只有两股最大的势力,太子和鲁王!
    太子名正言顺,而鲁王经营日久,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野心?否则也不会在最要紧也最敏感的禁军之中安插人手了。
    就像逛青楼,裤子都脱了还说自己是来吃饭的,谁信?
    鲁王和北莽勾结,显然不是为了别的,其目的正是篡位夺权!
    他有这个基础,也有这个实力,最关键的是,现在,也有了动机和实际的行动。
    戚国,将危!
    沉默半晌后,楚洵突然抬起头,神色坚定,像是已经做了决定。
    “事不宜迟,孤立刻回宫,将此事告知父皇,早做决断!”
    “不急这一夜,本宫明日一早,与楚兄同去。”
    王安拦下楚洵,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意味深长道。
    “本宫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主意,不过,还需要国主配合。”

章节目录

极品太子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青云直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云直上并收藏极品太子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