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春迫不及待的想去拜访黄月英了。但是一想到黄月英又是谶纬,又是童谣,如此隐晦必有深意?直接去找不太好吧?要不,路过各个家属的门口都去拜访一下,这样就显得拜访她不显得那么突兀。
    刚好,旁边就有一家,几名女眷幼童正在院门口行礼。
    大春便问:“这是?”
    傅士仁答道:“简雍大人的家眷。”
    简雍啊,刘备从小玩到大的哥们,从刘备涿郡起兵时就一路跟随的元老级人物,武侯祠十四文臣排名第二。一直从事说客使节跑腿工作,虽然才能不算突出,但洒脱随性路子野,往往能办成事。
    大春刚上前寒暄,那幼童却问道:“公子,前天昨天我们都在门口,你不来,今天怎么就来了呢?”
    几名女眷立刻呵斥:“不要乱讲话!”
    这就是简雍的儿子么?大春正尴尬的准备措词,那幼童接着说道:“公子是忙着注意大小张姐姐是不是?其实她们最爱什么我知道——”
    孩子妈立刻捂住小孩嘴:“公子,小孩子不懂事!”
    这特么是太懂事了!
    大春更尴尬了:“童言无忌,无妨无妨……”
    童言无忌啊!那就是全城都知道我这位风流公子在打大小张的主意?没搞错吧?我为了不便宜刘琦那是刻意保持距离了啊……
    总之不能和这屁孩多说了。大春寒暄完赶紧去下一家。
    下一家是孙乾。孙乾是刘备在徐州时收的陶谦手下,虽然职务是武将,其实是个场面文化人,也是从事说客使节跑腿工作,但和简雍完全是两种风格,深得刘表这类文化人的器重。可见这刘备的用人之道还是高低搭配很有讲究的。
    孙乾这家人就相当客气见礼了,也没有熊孩子。甚慰。
    然后黄月英家就到了,门前豁然挂着个免见牌!不止,还多了个“外出采药,旬日当归”的牌子!
    大春懵了啊,什么情况?我身边一个亲信都没有,最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居然不在?旬日就是十天?
    大春惊忙问道:“军师夫人什么时候走的?”
    傅士仁也懵了:“……可能是早上。”
    大春急了:“她一介女流,在外面采药十天,她吃哪睡哪?”
    傅士仁更为难了:“军师夫人应该会仙术……”
    大春总感觉她这出发的时机有深意。是了,以她的身份不可能帮刘琦做决策,前天预测个吉凶难料的“猛将东来”就已经是紧急情况了,她只能在幕后发力,制造不在场证明……
    懂了!意思是,无论我做什么决策,哪怕是错的,她也会帮忙修补!
    那就赌一把,就让傅士仁向刘备汇报我要去温泉养病的事情,把问题抛给刘备。如果他不许,那就是禁锢刘琦不臣之心已显,到时候再想办法,反正傅士仁糜芳都是反骨。
    如果同意了,但却是加派了人手过来护卫监视,那就……那就只达成和众侣温泉练功的最低目标了,到时候再说……
    正思绪繁杂间,到了大小张家。
    出门迎接的是夏侯娟,依旧一脸忧郁:“公子好!”
    大春有点心疼了:“夫人还没住习惯么?可有什么需要的?”
    夏侯娟摇摇头:“安静下来就好了。对了,大小张和关小姐出城捡柴去了。”
    大春愕然:“捡柴?”
    夏侯娟淡笑道:“或是打猎,就当是散心解闷吧。”
    你可是捡柴的时候被张飞抓过来的啊!
    大春急了:“万一遇到贼寇怎么办?”
    夏侯娟呵了一声:“能打赢就算了,打不赢就被抓去当压寨夫人吧,省的为她们的婚事操心。”
    卧槽!但突然之间,大春思绪跳脱了一下:“其实,我也想去散心解闷!”
    夏侯娟瞟了一眼牛车上诸侣,楞了一下:“公子还闷?”
    还是闷的,流水线一样都不知道谁是谁……
    大春说道:“其实,我是听说松滋镇有包治百病的温泉,正好可解我的虚寒入体,我想去那里过冬养病。只是这让傅将军为难啊。”
    傅士仁在一旁说道:“松滋情况复杂,末将职责所在必须通报皇叔,不敢有丝毫大意。”
    夏侯娟楞道:“那这事和我说什么呢?”
    大春干脆厚起脸皮豁出去了:“我在想,反正三位小姐也闷的没事,不如和我一起去松滋当护卫……顺便也泡泡温泉……”
    大春一边说,一边忐忑的注视着夏侯娟那逐渐怪异的目光!的确,身为一个带着女人满街逛的刘琦,如何好意思开口?真当自己攀龙引凤了啊?
    但是话以出口,那就咬牙说完:“这样也不用给皇叔增添负担另外派人来了!”
    场面瞬间变的怪异沉闷了,傅士仁的脑门上甚至流下了一滴汗,大春更是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夏侯娟望向牛车,语气强行平淡中透露出那么一股不怒自威:“她们也去?”
    大春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去!”
    夏侯娟沉声道:“公子劳累了,请回吧。”
    这种羞挫感让大春感觉浑身都虚脱了:“失礼了。”
    傅士仁一把扶住:“公子!”
    大春汗道:“没事没事……”
    回到车上,大春浑浑噩噩都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不想便宜刘琦,但还是孤立无援忍不住邀请她们。就自己这酒色人设,还敢请她们家小姐,这也是仗着关羽张飞不在啊,不然怕是要被这两位捏死。
    傅士仁问道:“公子是决心要去?”
    大春给自己加点戏:“就这么给皇叔汇报吧,我这状态,大概就是只能喜不能忧了,一忧就腿软。至于救糜夫人这事一点谱都没有,还是不用汇报了。”
    “小将明白。”
    虽然说是说不让他汇报,但以他的立场多半是该报的还是都报,然后大家一起装傻。
    其实再仔细一想,昨晚确实是太执着于练功了,这说走就走不合适,这等消息的这些天也要准备一下,何况还要等糜芳的消息。
    大春继续吩咐:“另外,不管皇叔同不同意温泉这事,我们还是把准备工作做到前头,派人去松滋侦察一下。还有,今天派人在府邸里多运些柴火,通宵烧热水。”
    “小将明白。”
    没有温泉,就只有多烧水将就一下练了,先把诸女的熟练度给提起来。也不知道她们是不是都是安插在自己身边的耳目,但是只要自己功夫深,把她们感化征服过来不是不可能……
    ……
    后面接连两天就是大春在加紧练功。
    然后第三天,傅士仁来消息了:“公子,江北那边的细作来消息了,发现了糜夫人和两位小姐的下落!在曹纯军营中又疯又傻!”
    大春心下一抽:“装疯?”

章节目录

仙魔三国大玩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烟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烟缸并收藏仙魔三国大玩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