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艰难的抬起手,想要把一百多斤的狗子扒下去。可有人比她的速度更快。
    席玖刚才锁车,比阮柒晚进门半分钟。结果就这半分钟,小姑娘就比站起来比她还高的狗子欺负了。
    席玖立刻冷着脸,一手搂小姑娘,一手揪着大茴的后脖颈,拎着毛把它从小姑娘身上撕了下来。
    一百多斤的小山终于从脸上离开,阮柒用力喘了一口气,重获新生。
    大茴被席玖拖到了地上。
    慢一步赶来的聂珩立刻抬手给了它一巴掌。
    “小王八蛋,你有多沉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师姐八十多斤,你个一百多斤的也敢往上扑?!你今晚的零食没了!”
    大茴立刻委屈的嗷嗷叫。
    聂珩无情的将它推到身后,然后抬起头,露出小奶狗式的招牌笑容:“师姐!我好想你啊!~”
    一旁的大麦宝宝紧随其后:“爸爸!我也好想你!”
    阮柒看着不停撒娇的小狗子和大麦,笑着给了他们一人一个拥抱。
    这时,在厨房里忙活的大人们也听到了动静。
    阮奶奶立刻把锅铲交给阮风眠,连围裙都来不及解,风风火火的就跑了出来。
    “我孙女回来了?!”
    阮柒听到阮奶奶的声音,眼睛立刻一亮。
    她推开聂珩和大麦宝宝,抬脚就要往屋里跑。
    席玖手疾眼快拽住她。
    “宝宝,你腿上有伤。”
    阮柒这才想起自己还是个伤患。她不敢再跑,尽量放慢速度,直奔阮奶奶而去。
    “奶奶!小七好想你呀!”
    小姑娘一把抱住阮奶奶,撒着娇往她怀里钻。
    阮奶奶抱着小孙女,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加深了几分。她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将她从怀里挖出来,细细打量。
    “怎么脸色这么白?这才一个星期不见,人也瘦了。”阮奶奶心疼的摸着小姑娘的脸,“在国外吃的不好吗?”
    阮柒不敢说自己中枪受伤的事,只笑着道:“工作太忙啦,没时间好好吃饭。奶奶,今晚做了什么呀?我要好好吃一顿!”
    阮奶奶一听,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献宝似的道:“今晚做的全是你爱吃的。松鼠鱼,辣子鸡,还有佛跳墙。乖孙女你太瘦了,得好好补一补。”
    阮柒笑着应声,同时抬起头,正好对上杨柳有些意味深长的视线。
    “……”阮柒心里蓦地一虚。
    工作太累这种借口能骗得过阮奶奶,但骗不过杨柳。
    杨柳和万腾一直有联系,而阮柒在国外下榻的酒店又是万腾给安排的。那晚枪战之后,阮柒好几天都没回酒店,万腾不可能不知道。
    万腾知道了,那就意味着杨柳和阮风眠也知道了。
    杨柳和阮风眠只要稍稍一调查,应该就能查出阮柒这几天发生了什么。
    阮柒心虚的移开视线,结果一转头,正好看到从二楼下来的聂北楼。
    妖孽凌厉的男人穿着一身暗红色长褂,双手负立于楼梯上,一双微挑的长眸正冷冷的看着她。
    阮柒:“……”
    阮柒忽然想起席玖跟她说,聂北楼已经知道了她恢复记忆的事,顿时小身板一哆嗦。
    “师、师父……”小姑娘哆哆嗦嗦的喊了一声。
    聂北楼瞥了她一眼,也看不出情绪,只淡淡的点了下头。
    “安全回来就好。”他不喜不怒,步伐缓慢的走下楼,“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阮柒闻言,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她还能多活一顿饭的时间。
    ……
    阮柒的回归让沉寂了整整一周的郁园别墅再一次热闹起来。
    阮家三位大厨掌勺,做了一大桌子菜。阮柒吃得昏天黑地,小肚子溜圆,最后若不是席玖拦着,她还能再干两大碗。
    吃过饭后,时间正好要到晚上八点了。
    阮柒立刻发了条微博,然后打开直播间。
    这是阮柒拿了莱美奖之后的第一次直播,再加上电视剧《刀锋》大爆,前来围观直播的人数直接破了纪录。
    数不清的打赏把直播屏幕炸成烟花,弹幕也刷到起飞,根本看不清大家在说什么。
    阮柒努力辨别了一下大家在弹幕上的留言,然后选了几条进行回复。
    “新歌已经安排了,请了冷意和魏松两位老师。一个月内就能上线。”
    “拿奖后有什么打算?继续工作呀。拍电视拍电影,发新歌。下一部剧?我十月份以后有两部电影一部电视剧。电影不是主演,是配角。电视剧得一月份开机。”
    “综艺节目也是要上的。明天我就要去录制综艺。”
    “荣曜联盟季后赛也会参加。累不累?还好叭,我体力很好,不会病倒哒!大家放心呀,我一定拿冠军回来。”
    阮柒和粉丝们聊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应大家的要求,清唱了两首歌。
    《一念》和电视剧《刀锋》的主题曲,《利刃》。
    这两首歌曲一个哀婉柔美,一个热血铿锵,不同的情感都被阮柒唱得淋漓尽致。
    她抱着一把木吉他,穿着暖白色家居服,带着兔耳朵的兜帽罩在头上,姿态轻松随意。
    可她的歌声却一点都不随意,好听的让所有人都尖叫。
    直播间的弹幕里一片‘开口跪’的赞美,#阮柒直播清唱#这个话题也瞬间爬上了热搜。
    那些绞尽脑汁想上热搜却上不去的圈内同行们:“……”
    ……
    阮柒这场直播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她在粉丝们依依不舍的挽留中,关掉了手机。
    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的席玖立刻给她端了一杯温水。
    阮柒喝了几口,刚把水杯放下,聂北楼就从一楼书房里走了出来。
    “!”阮柒吓的直接打了个嗝,手一哆嗦,杯子差点掉下去。
    “师、师父……”小姑娘哆哆嗦嗦。
    聂北楼瞥了眼吓的跟鹌鹑似的徒弟,面无表情的发出了一声冷笑。
    “怕什么?胆子不是挺大的么?那么多事都敢瞒着我。”
    阮柒:“……”
    小姑娘腿软,有点想跪下。
    聂北楼却没给她跪的机会,甩了甩褂袍,扔下一句话:“跟我来书房。席家小子,你去喊小七爸妈,让他们也来一趟。”
    阮柒:“……”
    乌云盖顶,电闪雷鸣。
    风雨将至,死神来临。
    该来的躲不了,想跑的跑不掉。
    阮小七,你将成为直面惨淡人生的勇士!
    ------题外话------
    阮小七生前是个体面人。

章节目录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公子安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安爷并收藏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