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潜伏在圣门,在圣女殿做侍女已经有三个月了。这期间,他一直男扮女装,好不自在。总感觉那些人看自己的眼光不正常,他知道那只是他的错觉,实际上除了圣女和她最信任的几个侍女之外,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等等等,总是让我等,气死我了,再等十天,如果还没有进展,本座就要自己行动了。”冥河在住处来回踱步。
    这住处是圣女可以安排,他一人独住,没有人会打扰他。
    就在这时,体内的九幽旗一阵躁动。
    “怎么回事?”冥河疑惑,九幽旗可是九幽宗镇派之宝,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异常。
    一查看,九幽之气少了一半,竟然有人在里面修炼,利用九幽之气修炼。
    九幽之气可不是灵气,一般人无法利用。
    “是他?竟然没死?”
    冥河立即进入九幽旗。
    “小贼,你竟然还没死?”冥河想起之前的战斗,心有余悸,心里有些怕那紫电真君再次出现。不过当看到的是张晏,就没有任何害怕了。
    张晏盘坐在地,退出感悟,毫无感情的看着冥河。“就你一个?圣女呢?”
    “当然就我一个,不,就本座一个,圣女已经是本座的人了。怎么了?你也想加入?”冥河好笑的说。
    “垃圾。”张晏呆呆的说。
    面对张晏的无视,冥河忍不住了。本来他也是想着多一个盟友就多一分力,本来他这三个月里面,天天男扮女装,心里就非常的窝火。面前这个元婴中期的家伙,竟然不将自己放在眼内。这段时间的怒火这一刻燃烧起来,反正在九幽旗里面,外面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什么。
    “愚蠢小辈,竟然敢骂本座?本座要让你知道什么叫恐怖!”说着魔气荡漾,九幽空间内,九幽之气翻滚。
    地狱骑士和夺魂使围了上来。
    “夺魂斩!”黑色的镰刀出现在空中,足有百米,刀尖锁定张晏,劈了下来。
    冥河心里得意,这是中品宝器幽冥之镰,配合功法,配合九幽旗的环境,威力不下于上品宝器,对付一个元婴中期,绰绰有余,这还不说对方还没有恢复过来。
    在冥河看来,张晏即使‘复活’肯定实力大减,肯定旧伤未愈。他看不清张晏现在的修为,就认为张晏伤势太重,导致境界不稳。
    张晏淡然的看向上空的黑色镰刀,一点都不慌,也没有任何的压迫感,缓缓的拿出一把下品宝器。
    “剑来!”下品不知名飞剑出现在张晏手里,向上一拨,挡着落下的黑色镰刀。
    “不知死活!”冥河得意的笑了,下品宝器如何抵挡中品宝器?还不说环境和修为的差距。
    “砰!”宝器碰撞,张晏被震飞出去,却依然镇定,悬浮在半空。
    “咔嚓”手上的宝器飞剑寸寸龟裂。
    “唉,崩溃了?”看着毁坏的飞剑,张晏叹息。毁灭法则太强了,连宝器都承受不了,不知道仙器能否承受得了?
    冥河则嚣张大笑,以为是自己的法宝造成。“哈哈,知道本座的厉害了吧,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没必要了,你这种垃圾,投降有什么用。”
    “你!还敢嘴硬,本来只要你跪下求饶,本座可以留你一命的,你竟然不识抬举。”冥河举手,他这手势乃是控制幽冥之镰。
    幽冥之镰一动不动,冥河疑惑,往里面输入一股魔力。
    “咔嚓”幽冥之镰自刀尖处开始裂开,裂纹快速扩散至整个镰刀。
    “砰”碎片掉落,中品宝器报废。
    “不可能!噗!”幽冥之镰和冥河心神相连,突然的毁坏让冥河心神受创。
    一股可怕的力量传到冥河的身上,进入识海,那可怕的力量破坏着一切。
    “九幽旗!镇压一切!”关键时候,冥河使出全力,用九幽旗镇压那力量。
    可是那力量在镇压之下,依然不断的破坏,不断的侵蚀。
    “这是什么力量?竟然如斯恐怖!你到底是谁?”冥河大汗淋漓,颤抖的说。
    “我是谁?我是努力生存,并且追求生活的人罢了。”张晏淡淡的说。
    “不要杀本座,本座还不能死。”冥河哀求。
    “你怕死?”
    “本座不怕死,本座早就看见自己的死亡,但是,不是现在,应该是在进入万魔洞穴之后。只要进入万魔洞穴,本座死了也心甘情愿。”冥河坚定的说。
    “为何?”
    冥河陷入回忆。
    九幽宗传承来自万魔洞穴,万魔洞穴后面乃是幽冥界。那里暗无天日,有着九幽之气,那里孕育了许多的妖魔鬼怪。
    “本座身具九幽血脉,必然要回九幽界,那里才是我们的归宿。”
    “回去又有何意义?”张晏淡淡的说。
    “那是我们的起源,血脉里有一股意志,让我们回去,即使死,也要死在那里!”冥河咆哮说。
    起源吗?家吗?张晏又想到自己也是个离乡背井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回去。即使物是人非,也要回去吗?这就是回家的执念。
    “就因为要回去,所以就冒险进入圣门?太傻了。”
    “无论如何,万魔洞穴一定要去。”
    “如果我放了你,你会怎么做?”
    冥河愕然,对方会放过自己?“当然是继续想办法进入万魔洞穴。”
    “现在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吧?我活着会放过你。”
    冥河没有排斥,将他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晏听完,“这圣女明显不安好心,你竟然还敢跟着,小心她那天出卖你,你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本座知道,可是别无选择,万魔洞穴一定要去。”
    “直接去不行吗?”
    冥河一愣,傻傻的看了张晏一眼。“你不会不知道万魔洞穴有长老看守吧?除了化神期,还有散仙。”
    张晏还真不知道。
    “那里是圣门惩罚弟子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为何圣门一直占据?”张晏问。
    “哼!为了宝物啊,里面的妖魔虽然强,可是也孕育魔核。魔核里面的力量非常纯净,可以帮助修士突破瓶颈。除此之外,幽冥界有一些修真界没有的宝物。圣门能成为大派,跟万魔洞穴也有很大关系。”冥河看向张晏,小心的说:“深处还有道的传承,要是领悟,成仙在望。”
    然而万魔洞穴又哪里容易占据?里面时不时喷出九幽之气,同时也会有一些妖魔出来搞事。所以要经常派人清理。
    清理妖魔固然可以获得魔核,但是也非常危险,妖魔大多毫无意识,狂躁,嗜杀稍不留神就性命不保。
    “还有当初你说的天枢老人,怎么回事?”
    当初,天枢老人告诉冥河,他会进入万魔洞穴,并死于紫色雷电。
    冥河心信不疑,因此迟迟不敢渡劫,生怕遇上紫色雷电。
    “哪里可以找到天枢老人?”
    “不知道,他的行踪无人知道,要出现的时候自然出现,看缘分。”
    “圣女要做什么?”
    “不清楚,她告诉本座要对付门主,却迟迟不见动手。”
    冥河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包括圣门最近的情况也提及了。
    “好了,我都知道了,现在你就装作没有见到我。让那假圣子继续假扮就是了。有重要消息就通知我,明白吗?”张晏霸道的说。
    冥河心里不爽,怎么感觉本座就成为了下人了?“你是想让本座臣服?别妄想了,本座死也不会臣服任何人。”
    “你不是要去万魔洞穴的吗?现在死了可就不能去了。而且圣女可靠吗?我又没让你做下人,只是有消息通知我而已。别忘了你的命就在我手上。”
    冥河心里郁闷,确实自己的命就掌握在对方手里,那毁灭的力量虽然被镇压,可是依然不断地侵蚀,过不了多久就镇压不了了。“既然如此,那你赶快撤掉那力量,本座快受不了了。”
    张晏笑了笑,没有任何动作,但是那毁灭的力量收缩,不再侵蚀,形成了一颗珠子留在冥河体内。
    冥河知道自己的情况,面色大变,如此恐怖的力量竟然可以随意控制,这到底是什么功法?对方的修为到底达到何种程度?如今他已经看不透张晏了。
    “我走了,有事传信。”说完徒手撕开九幽空间。
    冥河震惊不已,九幽空间可是连化神期都能困住,他怎么可以撕开?难道他已经达到了化神期了?其实他并不知道,张晏已经吸收了许多的九幽之气,对九幽旗的运转和构造也有一定了解,加上九幽旗并不完整,他撕开的地方有漏洞,所以才轻易出去。
    出去之后,张晏就感应到小灵,小僵和小瞬。
    很快,他们就团聚。
    “大哥,你没事啊,真好。”小僵说。
    “我就说啊,大哥怎么可能有事?但是大哥,怎么我现在看不懂你了?”小灵说。他感觉到张晏身上有一种可怕的力量,这力量让他不敢靠近,更不敢合在一起。
    小瞬也恢复了,虽然不能化形,也以自己的方式表达关心。
    “不用担心,大哥现在可牛逼了。”
    兄弟团聚可是非常高兴。
    “兄弟们,大哥有事要去做,可是这次不能带你们了。”张晏说。
    “为什么啊?难道大哥你要抛弃我们?”小僵连忙说,小灵和小瞬情绪也低落。
    “不是的,大哥又岂会抛弃你们?只是现在大哥领悟了毁灭法则,可是又没有完全弄懂,怕伤了你们。这毁灭法则可是什么都能毁灭。那个冥河你们知道吧?之前打不过,现在都乖乖的听话了。”
    “原来这样,我就说啊,大哥不会抛弃我们的。”他们高兴起来。
    “现在你们打算去哪里?最好不要离我太远,有事好照应。”
    三个细菌商量之后。
    “大哥,我们要留在圣门。”小僵说。
    “留在这里?为什么?别的地方都好,这圣门太神秘,又有许多化神期的,要是他们发现了你们,那就麻烦了。”张晏担心的说。
    小灵说:“大哥,虽然你不说,可是我们已经知道了,一直以来都是你照顾我们,可是这样会给你造成负担。所以,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独立了。”
    “你们?”张晏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到这些,这还是细菌应该有的思维吗?
    小僵:“大哥不用担心,我们很安全。只要不遇到那些化神期就没事。这些天,我们已经控制了上千人,以后还会控制更多。即使以后被发现了,他们也得掂量一下,不然我们发狠,圣门就完蛋了。”
    “这?这还是不安全,圣门门主太强了,可以找出你们,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张晏说。
    小灵笑着说:“不用担心。圣门门主恐怕惹上麻烦了。我们已经控制了一些侍女,从中得到消息。圣门门主原来一直都在镇压某样东西,所以才一直不出圣门。而最近,镇压出了问题。圣女想利用这问题对门主出手。所以圣门门主根本没时间理会我们。而且有小瞬在,关键时候我们就溜走。”
    刚说完,小瞬就一闪一闪的,好像在说我强着呢。
    张晏叹了口气,“好吧,但是一定要小心,不要强来。圣门待不住,就到其他地方。”
    “我们会照顾自己的。大哥这里有些灵物,全都是我们从库房里偷出来的。那个管事好像被责罚了,去了万魔洞穴。”小灵拿出储物戒指说。
    张晏看了一下里面的物品,只是将虚空石拿出,然后交还小灵。
    “大哥,你拿多一些啊。”小灵说。
    张晏摇摇头,“现在我最需要的不是灵物,而是领悟,这些丹药对一般修士有用,对我就可有可无。你们留着用吧,说不定着些灵物还可以打点一下。如果遇到不可战胜的敌人,一定要逃跑,也可以通知我。即使再远,大哥也会救你们的。”
    “知道了大哥,我们不会有事的。但是大哥,里面还有一块《虫经》你不要?”小灵说。
    张晏一愣,《虫经》?记得他曾经想过研究,不过只是好奇而已。没想到他们竟然记得。心里不由得心酸起来,让他们离开,到底是不是必要的呢?
    “好《虫经》我拿走了,你们保重。”
    一阵风吹来,显得很凄冷。
    风将细菌吹开了,他们分开了。
    张晏忍着分离的痛苦随风飘走。
    “再见了兄弟们。”
    “再见了大哥。”小灵和小僵托着五个光球,送别张晏。

章节目录

细菌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究竟涅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究竟涅磐并收藏细菌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