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夫人真被刘永锡述说的这种场景打动了,虽然她觉得刘永锡的建议没有那么简单,邢胜平也未必能对付得了这位手段层出不穷的小诚意伯,但是刘永锡给出的方案确实是极具可行性与操作性。
    现在京师失守崇祯皇帝下落不明,而在大明仅存的几支野战大军之中,只有吴三桂与左良玉的实力能与高杰相提并论,其余刘良佐、刘泽清、郑芝龙之流都是土鸡瓦狗不值一谈。
    可是现在吴三桂正处于被李自成与建虏夹击的境地,左良玉同样远在湖广,只要她与高杰一番操作猛如虎就能扶持一位新皇登基,到时候她们夫妇就是定鼎功臣。
    对于邢夫人来说这绝对是无法拒绝的诱惑,虽然她只是一个喝无定河水长大的米脂婆娘,从来没想到能有机会扶保一位新皇登基成为定鼎功臣,但是既然机会来了她就不能错过。
    虽然这些年高杰与她立下了无数战功不知扫灭了多少流贼,但是在朝廷与朝中君子眼中她们始终是异类,不管怎么样都洗不白她们的流贼出身,但是只要成为定鼎功臣,那些流言蜚语就会不攻自破了。
    因此她明明知道刘永锡可能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却变得犹豫不决,而刘永锡当即推了一把邢胜平:“胜平兄,您也说个话啊?或者您觉得咱们俩连这点事都摆不平!”
    邢胜平当即就跟邢夫人表决心:“姐,这件事交给我就行,保证万无一失,你赶紧去徐州通知姐夫,这样的机会可不能错过了,姐夫现在应当还不知道这事!”
    对于邢胜平来说,这可是个独当一面的难得机会,与邢夫人一样,他为这么一个独当一面的机会可是等了两年多。
    在李成栋这些外人眼中,他能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邢夫人过于偏心的结果,如果没有多吃多占绝对没有现在的邢胜平,而邢胜平则是一肚子委屈总想证明自己,而现在刘永锡就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
    他向邢夫人做出了承诺:“眷属、辎重保证全都不少在最短时间内送到徐州去,姐你就放心在徐州等着我们吧,刘泽清都被我们揍得头破血流,还有谁敢打我们的主意!”
    邢夫人还真觉得刘永锡给出的是最佳方案,毕竟老营老弱眷属多、行李多、拖累多,即使从诚意伯借到了好几条船照样是行动缓慢,怎么也走不快,倒不如自己率马队先行,把护送老营的任务交给刘永锡与邢胜平来负责:“胜平,小诚意伯这件事就拜托你们了!”
    她虽然是女流之辈,但下定决心之后自然是雷厉风行,第一时间就带着马队上路,甚至还带着李成栋的这支精兵赶去徐州,而刘永锡与邢胜平则是稍稍加快行军速度。
    只是邢胜平很快就觉得有点不公平,按照邢夫人与诚意伯府的约定,陆路是由他来负责,所以他只能骑在马上顶着烈日一路驱驰。
    而水路则是诚意伯府负责,结果就是自己骑在马上都快累死了,而刘永锡却在那条大船上跟一大一小两位大美人观花赏月,左拥右抱不知道有多爽快。
    虽然刘永锡也会亲自带着马队行军,但他特别注重劳逸结合,只要邢胜平一抬头就看到刘永锡与这三位大美人在甲板潇洒风流。
    三位?昨天不是只有两位吗?这日子也太风光了。
    难怪大家祝福的时候都说万代公侯,诚意伯府的日子也过得太称心如意!
    因此他今天与刘永锡同行的时候就说出了真心话:“小伯爷,你这日子太舒心,我如果是你也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从京师逃出来,南都诚意伯府应当还有很多这样的美人吧!”
    刘永锡不由笑了起来:“胜平兄,您到底说什么啊?我真没听明白。”
    邢胜平看了一眼运河,发现那几位对刘永锡含情脉脉的美人现在都躲回船舱去了,失落之余又带着几分兴奋:“小伯爷,我是说你的一身桃花债,虽然我姐也是个大美人,可没有您府中这几位温柔多情。”
    说到这邢胜平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而刘永锡这才恍然大悟:“胜平兄,你是指她们几个啊,要不要见上一面?”
    刘永锡话没说清楚,邢胜平一下子就有许多不合实际的妄想,甚至觉得刘永锡有可能是想借这个机会送自己一两个江南美人。
    毕竟以诚意伯府的家底这样的江南美女没有三五十个应当也有十八个,自己与刘永锡英雄惜英雄,他以美人相赠岂不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情。
    当然刘永锡也有可能只是让自己见见他的眷属而已,但是那样自己也不吃亏,毕竟那几位美人自己之前只是远远看上几眼,哪有近身看得清楚,说不定刘永锡还会叫她们叫自己一声兄长,一想到这邢胜平就兴奋起来却故作扲持:“诚意伯,这样恐怕不方便吧?”
    刘永锡非常热情地说道:“咱们可是自家兄弟,有什么不方便的,我这就去找条船。”
    刘永锡当即把自己的战马交给吴克、李怀庆他们,跟邢胜平坐上一条小船滑向了御舟:“胜平兄,等会可是有惊喜啊!”
    刘永锡这么一说,邢胜平不由有着更多的幻想,只是上了船才发现船上的气氛不知为什么有些过于严肃,总有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秩序。
    几位大美人都不在甲板上,刘永锡直接带着邢胜平进了船舱,邢胜平一眼就见到前几天与刘永锡共乘一骑的大美人,依旧是美艳绝伦尊贵华贵,只是年龄比小诚意伯至少大了十几岁,也不知道小诚意伯是怎么弄上手,她身边还有两位俏丽的小美人。
    只是这位美妇人今天怎么戴了顶九龙四凤冠,脸施珠翠面花,耳挂珠排环,身着青色翟衣,一身珠光宝气玉佩琼琚,看着跟戏里的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差不多,更有一种尊荣华贵、冷艳凛冽的气度,小诚意伯怎么喜欢在闺房里玩这种情趣?
    邢胜平刚刚想到这一点,就见到身边的刘永锡已经直接跪了下去:“微臣刘永锡见过皇后娘娘,这位就是我说过的邢胜平将军!”

章节目录

明风八万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紫钗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钗恨并收藏明风八万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