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本事可真不小。 ”燕离放下剑,归入鞘,似笑非笑地说。
    “马马虎虎。”幽姬不以为然道。
    “我现在想,角斗场内,定是你提醒我有危险的。”燕离道。
    幽姬也不否认,道:“若是你被薛狂抓住或者杀死,我会很困扰的。”
    “你也早知道我的目标是火蛭,所以故意让我看到火蛭。”燕离道。
    幽姬淡然自若道:“这世哪有那么巧合的事,你想找火蛭,火蛭出现了。当然,姑奶奶可没有骗你,火蛭确实可以保养皮肤。”她绝口不提被看光光的事,行走江湖那么多年,这对她来讲,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知道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并且还知道我们将会面临什么。”燕离道。
    幽姬道:“你只说我是被你俘虏的,关键时刻可以用来做人质,那些名门正派的人,不会太把我当回事的。”
    “你都已经考虑周到了,”燕离耸耸肩,“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那还等什么,出发吧。”幽姬道。
    “最后一个问题。”燕离灼灼地盯住幽姬。
    “干什么,审问犯人呐!”幽姬回瞪表示敬意,“我怎么说也救了你一条命,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你接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燕离自顾自地问。
    幽姬闭了闭眼睛,冷然地挑眉道:“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秘密,你若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咱们分道扬镳吧。”
    “好啊。”燕离求之不得。
    “你!”幽姬气结,站起来叉腰道,“你休想甩掉我!”
    “你自己说的分道扬镳。”燕离道。
    幽姬幽幽哽泣起来,“你这个负心汉,早知道不救你了,让你沉在寒潭底下,跟那个叫花子埋葬在一起,传染满身的病,叫你死了也不得安生!”
    “你说不说?”燕离斜睨的动作说不出的冷酷。
    幽姬撅了撅嘴:“真的君子,不会逼迫女人做她不想做的事。算你是个小人,在这面,也应该跟君子多学一学吧!哼哼,我不说,不说,而且我还要跟着你
    ,除非你把我杀了,你舍得杀人家吗?”说着摆出楚楚可怜状。
    燕离拔出离崖,这个动作对他来说纯熟至极,很自然地架在了幽姬的脖子。
    幽姬脸色微变,似乎吓了一跳,跟着火冒三丈,跺脚道:“好哇,你果然是个负心薄幸的家伙,昨日还跟人家缠绵,今日翻脸不认帐。你杀嘛,你杀你杀,我幽姬皱一下眉毛,跟你姓燕!”她视死如归地昂头,把脖子给露出来。
    “你真不怕死?”燕离有些意外。
    幽姬突然间沉静下来,淡淡道:“活着都不怕,死算什么?”倘若活着是一种折磨,那确实死要有更大的勇气。
    虽然是平淡的口吻,燕离却分明看到了她双目之的怒焰,那是焚天灭地也在所不惜的复仇之火。
    是吗,你也如我一样,背负着血海深仇吗!
    他缓缓收了离崖,望向别处,“复仇是什么也得不到的。”
    幽姬美眸一转,轻佻地伸出手,挑起燕离的下巴,“人家知道,阿离勇士是个不忍让女ren liu泪的真男人。”
    “带路吧。”燕离拍开她的手,召出了碎玉流歌。
    ……
    “燕离去了很久了。”
    冰封山脉,冰洞里头,徐广睁开眼睛,有些焦躁地打破了沉默。
    火灵珠持续散发着温暖,冰洞并不寒冷。
    对于这些修行者而言,最大的难题是抵抗魔瘴的侵蚀。体温得到保障,真气全用在对付魔瘴,显得游刃有余,闲谈成了最大消遣。
    在道庭北斗第六开阳宫的弟子当,徐广并不算特别出色,他之所以能爬首席的位置,除了入门较早的优势以外,便是拥有足够的危机感。他总能在“难题”发生之前解决掉,并且断除后患。
    这一回他觉出了“难题”的靠近。
    “徐小兄弟,再耐心等一等吧。”梁有誉发出劝慰。他现在也只能起到劝慰的作用,哪怕焦虑着也不敢表现出来。
    徐广道:“李血衣肯定已经知道我们流落魔界的事,抓住我们定为首要,前线大军怕是已经撤退了,血衣楼全面退军,到此处搜查我们踪迹
    ,难道不是最糟糕的事?”
    “别自己吓自己了,”魏舒皱眉道,“怎么见得李血衣知道我们逃到这里?冠兄虽然不小心用了地行密令,除非他是李血衣的人,否则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下落?”
    许多的目光投到冠晓龙身。
    冠晓龙强自镇定道:“我若是李血衣的人,你们早落了,现在多少日过去了,也没有魔族搜查过来对吧。还有,我若是魔族卧底,怎么会惧怕魔瘴,我大可以将你们全部抓起来,去向李血衣邀功,何苦在这里演戏?”
    众人见他确实面色不好看,是抵挡魔瘴的有力明证,深藏心底许多日的疑虑,消减了一些。
    梁有誉很不满,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话,再好的脾气都给磨没了,冷道:“好了,晓龙是否卧底,回去放放血能验明身份,在这里无端指责,除了动摇军心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姬纸鸢心里一动,正要对流木冰见传音,后者却向她摇了摇螓。
    见她困惑,流木冰见抓起她的手,在她掌心写了两个字。
    神通?
    流木冰见点了点头。
    姬纸鸢顿时了然,怕是在场有人能破传音入密的神通,在这里传音容易泄密,便住口不说。
    “也不知道燕兄弟找没找到火蛭!”梁有誉叹了口气。
    “我对燕兄有信心。”流木冰见道。
    梁有誉有些意外,他很知道这个昆仑传人的厉害,同时也知道她看似跟谁都客客气气,其实心高气傲得很,便是韩天子凤九一流,也不见得跟他们多亲近,何况是这等近乎于盲目的信任。
    他有心想要提几个魔界的凶险,耳边却传来了脚步声。
    起初这脚步声如同天籁,但很快如同晴天霹雳,因为来的不止一个,而是一群。即便退一万步说,燕离去了趟魔界,带了几个俘虏回来,脚步声也不至于密集到不绝于耳吧?
    “来了!”
    姬纸鸢一声低语,伸手召回了火灵珠。
    ps:八点多到现在,才写了四千字,我的天哪,不知道自己在干啥~~现在好困,无法思考,睡了起来再补。
    (本章完)12

章节目录

一剑倾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一介白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介白衣并收藏一剑倾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