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皇帝会来皇后的生日宴,后妃们都跟打了鸡血似的,自打有了蓝柳清,皇帝便没有再翻过牌子,连皇后宫里也不去了,想见他一面实在不容易,如今蓝柳清有了身孕,服侍起来总归不那么方便,或许,她们的机会到了。
    等皇帝带着蓝柳清过来的时侯,一屋子花团锦簇,浓郁的香气冲得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心,下意识的揽住了蓝柳清,怕她被她们撞到了。
    都知道女人怀孕的时侯,样子会变丑,腰身臃肿,脸会胖,还会长斑,精神头也差,她们期待着看变丑后的蓝柳清,结果却大失所望,被皇帝揽在怀里的女人反而比从前更加水灵,稍稍丰腴了些,皮肤显得更细腻光滑,脸上别说斑,连毛孔都看不到,又见皇帝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后妃们心里说不出的失望,脸上还要强颜欢笑,说着客气的场面话。
    “贵妃娘娘精神头瞧着真不错,臣妾那会有身孕的时侯,总想睡觉,整天都没精神。”
    “贵妃娘娘怀了身孕,倒比从前更漂亮了呢。”
    “看贵妃娘娘这胎形,一定是个小皇子。”
    “……”蓝柳清笑容很轻浅,懒洋洋靠在皇帝怀里,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夸赞,以前她是蓝贵人,她们只有冷嘲热讽,如今她成了蓝贵妃,不管背地里怎么咬牙彻齿的骂,当着面,却只能说着言不由衷的赞美之词,这就是权力带来的好处。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她要这些女人怕她,像怕昆清珑一样怕她,那才有站在权力顶峰的快意。
    如今她还要倚仗着昆清珑,没有他,她们会瞬间把她撕成碎片。
    入席的时侯,皇帝在上座,左手边是皇后,右手边是蓝柳清。
    在蒙达,左为大,皇后落了座才真正有了笑模样,至少皇帝没有完全昏了头,还知道她是皇后,是他的正妻。
    皇帝亲自给她敬了酒,皇后脸上笑意更浓,捧起杯喝了,笑着说,“去年臣妾生日,陛下送了一尊玉佛,臣妾喜欢得不得了,今年陛下又送一尊玉佛,竟跟去年那个是成套的,陛下真是有心了。”
    皇帝,“……”这话乍一听,像是好话,但仔细一琢磨,又觉得话里有话,皇后习惯了绵里藏针,总让人不那么舒服,但今天是她的生日,皇帝并不打算计较。
    笑了笑,说,“皇后喜欢就好。”
    这时,保姆带着小太子来了,太子昆清瑜才两岁多,长得虎头虎脑,捧着一个小酒杯,奶声奶气的举起来,“儿子给母后敬酒,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明明还很小,偏要做出一副很老成的样子,惹得大家笑起来,皇帝朝他招招手,皇后赶紧说,“瑜儿,父皇叫你呢。”
    昆清瑜迈着小短腿跑到昆清珑身边,被他抱起来坐在腿上,喂他吃羊羔肉,小家伙贪吃,鼓着腮帮子嚼肉,两只眼睛又大又圆,可爱极了,昆清珑逗他说话,皇后在一旁照应着,一家三口看起来其乐融融。
    有人偷偷瞟蓝柳清,见她抓着一根大牛骨兴致勃勃的啃着,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反应。
    有了身孕不能喝酒,华妃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起身敬了蓝柳清一杯酒,蓝柳清拿帕子擦手,正准备接,低头逗太子的昆清珑却伸手接过去,仰头喝掉了,华妃当场脸色苍白,生怕皇帝会怪罪,但皇帝什么都没说,放下酒杯,又和太子说话去了,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
    大家都被这个小插曲震了一下,皇帝看似和皇后小太子说话,却分了一半的心在蓝柳清身上,不然怎么会接得那样及时?
    这份细心呵护,简直令所有人都想吐血,包括皇后。
    她以为把太子抱来,能让皇帝意识到她们母子的重要性,谁知道,他只是在应酬她们母子,心里牵挂的只有蓝柳清。
    她恨得狠咬了一下牙槽,嘴里弥漫开一股甜腥的味道。
    蓝柳清也微微有些吃惊,不知道皇帝当场秀一把恩爱是为了哪般?
    今天这样的场合,其实对她来说一点冲击力都没有,也许是从小在宫廷长大,习惯了一个男人被一堆女人围着,她的父皇也有很多后妃,她将来当了女帝,也会有自己的后宫,她始终认为,只有强者才拥有这种权力,她如今的身份是妃子,便要接受身子妃子的一切,君王从来就不会只属于某一个人,现在她得宠,将来还会有别人,永远都是铁打的君王,流水的宠妃,这是宫廷的准则。
    皇帝看她一直在吃肉,把一盏杏仁露推到她面前,“胃口好也别贪吃,免得吃胀了又要消食。”
    蓝柳清回他一句,“我不是一个人,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皇帝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了。
    众妃瞧着蓝贵妃这随意的态度,暗地里又呕了半天,再看皇后,脸上五彩缤纷。
    她们心里又舒服了些,倒底前头还有个皇后顶着,她们呷的哪门子醋啊。
    尽管大家各怀心思,这场生日宴还是在不错的气氛中结束了,皇帝兼顾着蓝贵妃,但也没有冷落皇后,表面看,算得上皆大欢喜,至于是不是真的欢喜,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罢了饭,挪了地方看戏,宫里养着戏子,但只有重要的日子才搭台唱戏,所以宫妃都很期待,宫里有专门看戏的场地,前头搭着台子,下边摆着桌椅,皇帝并不爱看戏,嫌吵,但小太子感兴趣,拉着他在前排落了座,皇后笑吟吟的坐在左边,皇帝看了一眼右边的空椅子,问查赤那,“贵妃呢?”
    “奴才刚刚看到贵妃娘娘在外头,大概透口气就会进来。”
    皇帝哦了一声,问,“她身边跟了人吗?”
    “德玛和卓丽陪着呢。”
    皇帝便不再言语,扭头看台上,过了一会儿,蓝柳清进来了,在他右边坐下来,皇帝摸了一下她的手,“怎么这么凉,手炉呢?”
    “德玛拿去加炭了。”
    “刚刚怎么不进来?”
    “吃胀了,在外头消消食。”
    皇帝笑起来,“叫你别贪吃,胀肚了吧,活该。”
    皇后听着他们一问一答,神情漠然,只有看向小太子时,眼睛里才有了一点暖意。

章节目录

家有王妃初长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墨子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子白并收藏家有王妃初长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