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绝的态度,关新月呆然注目,忘了走出电梯。
    楼层随着升降,有人进来,有人出去。
    直到被涂青山电话通知饭局要开始,抱恙推拒。走出酒店,整个心情都暗了下来。
    如果再见男人是抱有侥幸,至此,彻底看清。
    就像是心里的一道执念,明知不可为,偏生犯贱的想去要个结果。拿到结果后呢?痛苦且释怀。
    什么都没有了,就意味着没有什么不能失去。
    关新月漫步街头,思考着,她这些年所经历的一切。是应了那句,不该是自己的,永远都不会是自己的。
    颇有些滑稽的是,她从小到大都不信这些。
    如果相信,她说不定已在家相夫教子,嫁给一个感觉平平的人,过着难以想象倍加折磨的一生。
    如果相信,她还蜗居在那个不起眼的小村子内,会为了买部贱价的手机,反复算计需要积攒几个月的钱……攒够了,又不舍得。
    “关总……”
    司机慢慢跟在她身后,跟了很久,犹豫着把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关新月低头,重新戴上了墨镜。笑笑,拿起了手机。
    她经历过比现在更绝望的事,无损分毫。只知道,挫折越多,越需要直面。
    这本身是,活着的意义。
    ……
    与之不同,另一边的饭局,因有些特殊性,只有韩东跟涂青山两个人。
    聊的还是两人车内的那些话题。
    韩东不厌其烦的解释着更多细节,想着这顿饭多久能结束。他想回东阳了,在车内的时候,工作已经可以交给下一个人。
    他的任务,初步完成。
    张和裕,涂青山。
    大体的意向之后,就需要专业的人员前来促进合同。
    是涂青山兴致高,他也不急这两个小时。再久的午饭,不会从中午吃到下午。
    有酒助兴。
    涂青山当着韩东的面掏出手机:“小韩,我现在给关新月打电话,让她就最近的言论道歉……都是自己人,太不像话了。”
    见他一副吃定对方的模样,韩东心里莫名升起几分不太好的预感。
    记着关新月,也并非那种完全趋炎附势,没有个性的人。
    这么着急去迫她,会不会适得其反。
    准备拦阻,涂青山已拨通。
    “……小关啊,你最近那个新闻太不理智。再怎样,普阳属于新通源的投资人……互相对攻,撕破脸,不是给别人看笑话么?对新通源影响也不小。”
    关新月轻笑:“涂总说的有道理。”
    “既然你认为有道理,那你在媒体上道个歉,撤个诉,这事就过去了,当给我涂青山一个面子……”
    韩东听的头疼,没几秒钟,他觉得关新月应该是直接打断了涂青山的夸夸其谈,一派善意。因为,可见性的,涂青山脸上表情有点丰富。
    适当的时间,他找借口离开了包厢。
    涂青山再无顾虑。
    “你是,让我撤资!”
    “涂总这种要求,就差直接威胁。要么我道歉,要么您撤资……”
    “小关,你?”
    关新月冷淡:“夏总这人,眼界大,能力不见得。最近嘛,应该挺头疼的,被逼上梁山。不得已,只能靠丈夫关系找几个财主。就怕最后的结果,您平白得罪古总,所谓的项目仍一塌糊涂。”
    涂青山酒意微散:“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人的头脑,它可以用来思考。了解人,就会了解它们做事的风格和逻辑。涂总,您撤资是小事。在这之前,是不是有必要思考一下,古总是否木偶。”
    “他如果提前知道这些,极力阻挠……还会不会是您所想象的那样,顺利!”
    涂青山脸色完全沉下,陌生电话另一端,那个在他面前,从来说话得体,做事得体的关新月。此时各种充满攻击性的言辞,直指内心。
    这女人,竟好似在现场一样,猜出了他跟韩东谈话内容。
    他松了颗扣子:“小关,你的经济状况我清楚。合作很久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事情做绝。”
    “可是涂总已经做绝了,让我跟她道歉,死也办不到。关键,还不想死。至于债务嘛,它对我来说,不是最严重的。借用涂总一句话,是合作很久了。您要撤资,我一定全部配合,绝对不会像跟普阳一样,对簿公堂。”
    “钱从哪来,不要以为我对新通源账目,一点不了解……”
    嘟嘟嘟!
    电话被挂。
    涂青山酒意全醒,别扭的又解开了一颗扣子。仍是燥热,起身走到了窗前。他刚认识关新月,在通了这个电话后。
    韩东出于礼貌,在察觉话头不那么顺的时候,躲了出去。
    一支烟抽完,叩门重新走回。
    看了眼涂青山背影:“涂总,她是不是不肯配合。”
    “对,她主动让我撤资。我现在只担心,她把消息提前透漏给古舟行。这女人,知道你为什么找我……”
    韩东深呼吸:“那您是怎么考虑的?”
    “投,古舟行知道又如何。大家都是生意人,会理解我不投,别人一样会投,并不影响关系。问题就是关新月,我看不出她哪来的底气,不怕我撤资。”
    韩东比他还要疲乏,拇指压了压额头,答非所问:“我明天让人来天海。对了,我之前那些无礼要求作废。撤资与否,能不能让她道歉,看涂总您个人意愿。”
    涂青山耸肩:“撤了!话说到这份上,没有再合作的意义。说真的小韩,我终于理解这么个美娇娘,你却无福消受。实在,够麻烦的,她竟凭空分析出来这么多东西,八九不离十……”
    “一旦娶了,怕是容易睡不着。”
    韩东颔首:“那您休息下,我晚一会就不继续打扰涂总,先回东阳。尽快催促小梦,把计划再往前提。快则免乱,我也忽略了关新月,失误!”
    走出包厢,韩东脸色始终沉闷难展。关新月硬气的程度超出了他考虑,假到乱真。那也就是说,她可能早料到涂青山会撤资,有其它准备。
    钱她肯定拿不出,除非,找到了比古氏,比普阳。更加靠谱,能全力帮助新通源的合作对象。更不可思议的考虑,这个女人极可能从新通源与普阳建立联系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天。
    他理解为跳板,利用普阳,涂氏,最近舆论。完成一个阶梯跳,将新通源从一个二流企业,一跃完全拉进别人视线……个中复杂,想之头疼欲裂。
    正常么?
    是正常的。
    这趟,与其说借涂青山撤资来钳制她。倒不如说是她预料中,乐见的一种情形。斩断所有对发展不利的合作对象,引来最契合,之前难以企及的同伴。
    这个同伴是谁?她究竟在想什么!!

章节目录

上门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貌似纯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似纯洁并收藏上门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