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详细的话,韩东还在斟酌。投资而言,一个初期投入大几千万或者数亿元的项目,只要涂青山感兴趣,当然不成问题。
    他只是在思考,怎么合适表达更多其他的意思。例如,把话题引到身后车辆里的女人身上。
    “涂总,您知道我妻子最近深陷舆论对吧。这个,跟关新月,有关系。”
    涂青山料不到他话题跳的这么快:“嗯,知道。有些无良媒体,就喜欢瞎报道。”
    “不管是不是瞎报道,影响个人名声是一定的。在公司创办之前,我妻子是想要尽力把这些负面抹除,对新公司也有很大的好处。”
    “对,是这样。小夏本身的名声,对于普阳影响很大。”
    韩东正色了些:“所以,我还有个不情之请。眼下对我妻子名声影响最大的,是撤资新通源的问题……如果涂总能够有所表态。或者,让关新月消停下来……”
    涂青山眉头上扬:“你想让涂氏跟着撤资?”
    韩东不答,自顾道:“个人想法。一个人撤资有可能是陷阱,大股东撤资,自然的逻辑,别人就会思量,到底谁出了问题。当然,想法只是想法,不可能来强求涂总非去做什么事。”
    涂青山表情不明:“小关跟小夏的恩怨,我觉得未必是不可调停的。不如我做东,大家坐坐,把话挑明了说。为什么非要撤资呢,新通源是没达到预期效应。毕竟,天海来说,还能看到点希望。”
    韩东十指交叉,低了会头:“女人之间的事,涂总应该懂。我妻子,特别介意。撤资,不可能有回旋余地……新通源的未来反而还在次要的。即便,我一点也看不到未来在哪。”
    涂青山莞尔:“理解了。但你为何会这么直接判断,新通源没有未来。”
    “涂总也有自己的判断,不班门弄斧了。您看这样行不行,如果实在不是撤资的时机。能不能,换种方式。由您,来提个醒!”
    “小韩,咱们扯这么多。你还是没有讲到重心!”
    韩东轻巧而兀定:“公司,最多能够给到涂总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原本我这次来,见您,见张和裕叔叔。我妻子给了我百分之五十股份的决策权。”
    “这么说,小韩你是真看得起我。”
    “是有求于您。您也知道我这人不妄言,谈到哪是哪……公司成立的速度会很快。两个月内,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普阳的人就会来您公司……”
    “拿什么,对标普阳?”
    “人,技术,公司充裕的资金背景,宣传手段,足够的经验。目的不是对标普阳,是要超越它!且,一定会挫败它!”
    “您问我细节,我根本不敢谈细节。只有在正式签署合同后,有些话我才敢说。因为真的不知道,您会不会受到古叔叔一定的影响……见谅涂总。”
    涂青山无所谓:“我就喜欢你这种说话风格。当初如果不是海城希望太渺茫,冲你这个人,也不可能撤资。”
    “那,新通源?”
    “只要别让我二选一,都没问题。权当,帮你们夫妻个小忙。”
    韩东玩笑:“如果二选一呢?”
    “没得选,做生意不单单是生意。我为什么要对一个中规中矩的项目赶尽杀绝。小韩,你这种人品,应该理解我。涂氏能到今天这种规模,全是朋友抬举。”
    韩东苦笑:“行,涂总觉得怎么妥当,就怎么做。”
    涂青山压了压他肩膀:“放心,我让她在媒体上就撤资的事,道歉,不再起诉。做不到,那就没其它办法了。是你给了我面子,她不愿意给面子。这不用选。”
    “不过东子,这么简单的事,你应该比我更合适去做……”
    韩东微微摇头:“涂总能做的,我做不到。”
    聊着,车子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之前。正待进去,身后脚步匆促:“东子。”
    回头间,是女人还戴着墨镜的那张熟悉面孔。
    涂青山乐:“你们聊,我先过去。”
    韩东根本无从反应,被从后重重抱住。衣领处,察觉到了些凉意。不知是墨镜触感,还是其它。
    他缓慢分开女人搂在自己腹部的十指:“你到底要怎样?”
    “我,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这么问。”
    韩东不理,再度转身。
    关新月则紧随身侧,亦步亦趋:“咱们认识这么久,难道你连说句话的机会都不肯给我。错了还是对了,你能不能冷静点。”
    进电梯,韩东不免看到她墨镜下溢出的液体。烦躁:“新月,你是不是特喜欢拿别人当白痴。咱们俩到底是没有说话机会,还是根本无话可谈,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出国这阵子,你做了什么,是何用意。非要指出来,才肯承认?故意激怒邱玉平,故意又告知茜茜被人跟踪。挺明显的,不就是威胁。看看,所有事情都在我关新月的掌控中。你韩东,凭什么敢得罪我……”
    “做任何事,需要显摆你这种能力吗?你是怕我不知道,你曾经设计除掉了闵辉。”
    “我……”
    韩东吐息:“不用解释,我确实怕你,动辄拿别人的挚爱底线来显摆自己。很,惹人敬而远之。再则,你认为我不知道有人跟踪孩子?我知道。但,不想让别人来解决这种麻烦,不想我家人提心吊胆。需要自己处理,懂吗。”
    关新月揉了下眼睛:“你什么都知道,怎么不知道,我做一切都是为了你。哪怕,跟我说一句好听的,说想我……我都不可能到今天这样。”
    “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贫穷时喜欢,富贵时也喜欢。是用错了方式,但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错?你没有错,夏梦没有错……”
    “她错的太多了,你可以原谅。我在你身边从来没做错过,你说踢就踢,说甩就甩。回过头来,让我说忘就忘!!”
    “我怎么忘?我宁愿,从来都没有碰到过你。也好过今天!!”
    哽咽,复抱住了男人。
    电梯门开合,关新月只不肯松手:“东子,我什么都听你的,我不介意你有家庭……不要这么对我……”
    韩东僵硬:“我介意。真正有家庭的人,怎会不介意。”
    “你会后悔……她一定让你后悔。”
    “这是我的选择,碎尸万段,自己承担,不劳你费心。”
    关新月表情缓缓凝固:“我等你,碎尸万段那一天,帮你收尸!”
    “等着吧!”
    韩东摆脱,大步走出。

章节目录

上门女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貌似纯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貌似纯洁并收藏上门女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