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柯南一看梁惠凯有活话,马上发誓道:“梁老板,梁爷,明天上午九点我带着合同去,按你说的三七开,我若是撒谎天打五雷轰!这你总信了吧?”
    梁惠凯说:“要不我相信你?”秦柯南连忙说:“我绝对不说假话。”梁惠凯脸色一变,训斥道:“放屁!你什么时候说过真话?乖乖的把协议拿出来,只要你明天去,既不追究你的刑事责任,我也不多讹你,咱们还是三七开,这事儿就当没有发生过!
    叶警官像模像样的写了笔录,让秦柯南签了字,留下伪造的协议放他们走了。梁惠凯打开协议一看,哪是三七开呀,分明写着是各占一半股份,而且,如果谁违约赔偿对方一百万元!
    梁惠凯恨得牙根儿疼,这秦柯南太歹毒了,差点着了他的道儿!说道:“太感谢你俩了,若不是你们及时来,我这次真要倒血霉了!”叶警官笑笑说道:“你不是说自己鸿运当头,福星高照吗?”
    梁惠凯讪讪一笑说道:“你们才是我的福星!叶警官,你是我的大恩人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呢?”叶警官嗔道:“哪有你这么问的?自己打听。”赵磊哈哈一笑说道:“我看你还是太心软,要是我,这次趁机给他来个二八开。”
    梁惠凯说:“这不是脑子晕乎,没想反应过来嘛,哈哈!不过,这已经够可以的了,你不知道,三七开他还能勉强接受,二八开纯粹是要人家的命。既然合作,不能把事做的太绝,一旦他无利可图,恐怕他总会在后边捅刀子。但是,他敢阴我,合同里要再给他加一条:以后的外围关系由他负责,我不管,这样一年也能省不少钱呢。谢谢二位了,咱们唱歌去。”
    赵磊说道:“走吧,他们已经把到房间了。这次让你大出血,我就心安理得了。”梁惠凯说:“那是必须的,什么酒好咱们喝什么,什么歌贵咱们点那个。”叶警官咯咯一笑道:“你可真幽默,歌曲都是免费的好不!”梁惠凯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是幽默,而是真没来过,哈哈。”
    叶警官像看外星人一般,问道:“真的?”梁惠凯说:“是不是有点土?”叶警官说:“不是土,是土得掉渣。”说完,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他们进了包间,里边已经有一女三男四个年轻人,又唱又跳。叶警官一进去,马上就成了焦点,男生把话筒让给她,两个女同事唱起了相约九八。看样子她们也是经常配合,唱得像模像样,男同志则马屁不断,喝彩一片。
    见大家热闹,没人顾得上搭理自己,梁惠凯跑到超市买了四条中华香烟、两盒巧克力,回来给了赵磊,让他分给各个弟兄们。赵磊责怪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梁惠凯说:“没别的意思,今天就是高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着啥急呀?”
    叶警官拿出巧克力,给在场的各分了一块说道:“应该的,咱俩陪着他演了半天的戏,宰他点巧乐力那是便宜他了,以后没事就去他的矿山,让他请咱们喝酒。”梁惠凯说:“荣幸之至!”
    还是礼物管用,刚才大家好像对他这个掏钱的金主不感兴趣,爱理不理,现在马上就有人把话筒塞给他,说道:“小梁,你来唱一首,会唱啥?我给你点。”
    梁惠凯忽地又想起初来当地的那一年除夕的夜晚,自己孤零零的走在黑乎乎的山里,唱的那首让他撕心裂肺的“凡人歌”了,等他点了以后,唱道:“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多少同林鸟,已成分飞燕。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
    梁惠凯扯着大粗嗓子在唱,但是感同身受,倒是把这首歌演绎的粗中有细,沧桑深刻。叶警官调侃道:“你是不是经常失恋呀?”梁惠凯说:“像我这样玉树临风的男人怎么会失恋呢?”叶警官说:“不是失恋,就是自恋!”
    和大家热闹了两个小时,各回各家。转天,梁惠凯叫上牛犇和王建设去了牛家村铁矿,秦柯楠已经早早的等在哪儿。梁惠凯把合同详细审了一遍,见没有大的出入,说道:“秦老板,外围的关系我可是都不知道啊,还需要你来跑。”
    秦柯楠涩涩的说道:“梁老板,这样不合适吧?那可要不少钱呢。再说,这上边可是说的明明白白,经营权归你呀。”梁惠凯问道:“你家还开矿吗?”秦柯南说:“没有合适的就不开了,有合适的再说。”
    梁惠凯说:“那不正好吗?如果开矿,你怎么也要送礼打点,如果不开,这个矿咱们争取到年底干完,那你也不用送了,中间就一个八月十五,行吗?别犹豫了,我没有多讹你就不错了,再说这个矿的法人代表还是你,什么事还需要你出面呢。”
    听梁惠凯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何况把柄在他手里攥着呢,秦柯南只好答应了。签完合同,秦柯南红着脸说道:“昨天的笔录能还给我吗?”梁慧凯从包里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他说道:“合同已经签了,这个还有什么用啊?”秦柯南讪讪一笑说:“那咱们就抓紧干吧,我走了,有事打电话。”
    秦柯南走后,王建设惊诧的问道:“小伙子有几下子,你怎么就让他签下了城下之盟?”梁慧凯说:“老爷子,这词用得好像不太合适吧?城下之盟是被迫签订的屈辱性的盟约,他这可不是被迫的,是主动的。再说也不屈辱啊,二八才叫屈辱呢,对不对啊?”三人哈哈大笑。
    梁惠凯又问:“咱们之间是不是也写一份协议?”牛犇说道:“咱俩敢,他敢吗?”王建设脸一红说道:“签啥协议?不用,咱们这叫君子协定!”

章节目录

男人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东郭老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郭老农并收藏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