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老板!你可真厉害”
    任天飞说着,这才抬头正眼看了一眼店老板。四十多岁,光头,身子骨结实,他的肩膀上还纹了一条龙,样子看着有点狰狞可恐。
    店老板听任天飞夸奖他,这人便冷哼一声说:“他们敢来我这儿找事,我砍死他们”
    这店老板说着,便拿起案板上的菜刀晃了晃。任天飞看在眼里,暗笑在心里。其实这人也没有什么,真实有实力的人绝对不会是他这个样子。
    吃完早餐,任天飞朝外面看了两眼,发现没什么异样之后,便朝着上北大街走去。好像街哪边有个工商银行,他得把口袋里的钱存进去。
    他刚走出早餐店二三十米的样子,忽然从一间糖水店里冲出来了两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男子,这两人的手里各提着一根塑胶棒,而且胳膊上还戴了一个印有治安员字样的红色袖章。
    我去他个大爷,老子这是上辈子和这群人有仇啊!怎么老是和他们有着这样那样的事情。任天飞心里暗骂着,可敢怒却不敢言。
    “站住!检查暂住证”
    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一晃手里的塑胶棒喊道。
    任天飞一听,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从他进了东升厂三个月之后,厂里就给他破例办理了暂住证,他一直带在身上,可从都没有人问过。
    这次受伤,他身上的脏衣服全被韦小英给洗了,她把他的暂住证掏了出来放在了床头的小桌上。他今天早晨还看到过,可就是下楼时忘记没有带。
    “别装了,一看就知道你没有暂住证,跟我们去治安队走一趟”
    这家伙一看任天飞手往口袋里伸,便用塑胶棒轻轻的戳了一下任天飞的肚子。怒火扑通一下就涌了上来,任天飞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他真想给这个野蛮的家伙一拳,可他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
    “不好意思!刚才出门时忘记带了,我就住在马路对面的哪栋小楼上。要不我回去给你们拿”
    任天飞强装笑颜,陪着小心说道。他和这群人打过的交道不少,和他们可不敢强来,毕竟他们是以维护地方治安为名的。
    其中身材较矮的哪位一听任天飞要回去拿暂住证,他忽然眼珠子一瞪吼道:“你他妈的跟我们闹着玩啊?你怎么不说你的暂住证还没有去办,让我们两等着你办好了再来查啊?”
    一听这人的口气,任天飞就知道他又遇上麻烦了。这可是在大街之上,他万万不能动手,否则他就别想在上北呆了。
    就在任天飞正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事时,大个子忽然上前一步,推了他一把说:“走啊!跟我们去治安队”
    也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李盈盈从对面走了过来。她一看任天飞被两个治安员挡在了哪里,李盈盈便飞快的跑了过来。
    “怎么了天飞?”
    李盈盈略显紧张的问道。
    任天飞一看李盈盈来了,心里不由得一喜,他慌忙掏出房门钥匙对李盈盈说:“你赶紧上楼把我的暂住证拿下来,他们查暂住证”
    李盈盈一听,接过房门钥匙就跑。只见路边的小店里忽然又冒出了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任天飞这才明白了过来,这群家伙原来躲藏在这里,看来人还不少,还好他刚才有点理智。
    “跑什么?暂住证拿出来”
    挡在李盈盈面前的哪两个治安员,其中的一个大声喝斥道。
    没想到李盈盈脸色一变说道:“拿就拿,这么大声干什么?你以为你们查暂住证就很牛皮”
    任天飞还真没有想到李盈盈的胆子会这么大,一般的女孩子看到这阵势,吓的连话也不敢说了。
    李盈盈从包里掏出了自己的厂牌和暂住证一并交了过去。哪个治安员接到手里左看右看,故意刁难着问道:“这是你的吗?”
    “不是我的难道还是你的?你如果眼睛不好看不清,前面不远处就是派出所,咱们上哪儿让警察来看怎么样。再说了,我们厂可是上北的纳税大户,你只要给我们厂的厂曾光明打个电话,他会亲自开车为我来证明的”
    李盈盈说着,把脖子一扬,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哪人好像有点怕了,可能是李盈盈的气场有点强大,还有可能是李盈盈刚才报上来的这人名气很大,所以哪家伙便把李盈盈的证件立马还给了他。
    李盈盈一走,大个子一挥手,忽然从小巷子里开出了一辆带着车篷的双排座。车篷的后面用钢筋焊成了两扇可以打开的门。任天飞往车上一看,发现车上已关了不少的男男女女。
    完了,这是要把他拉走。硬来肯定是不行了,因为这车一开过来,从车上又跳下来四个治安员。
    情急之下,任天飞只好朝着李盈盈的背影喊道:“李盈盈,找楼下的韦小英帮忙”
    任天飞的话音刚落,大个子上来便猛的推了他一把吼道:“赶紧上车,再大喊大叫,小心把你的嘴巴封上”
    大个子治安员可能是怕李盈盈会把任天飞的暂住证拿过来,所以他着急的喊了一声。过来了四五个治安员,等于是把任天飞抬上了车。
    当铁栅门咣当一声锁上时,任天飞忽然有种无以言状的屈辱感。他感觉自己不是被关在车里,而是被关在了牢狱了。
    车上关了七八个男的,另外还有四五个女的。这些人从衣着及外貌去看,一眼就能够看的出来,他们都是在外面找不到工作的流浪汉。这几个女的也是一样,除了头发凌乱,衣服穿的也不干净。
    车子开的很快,大概跑了个四五分钟的样子,便忽然停了下来。任天飞透过铁栅门朝外一看,发现车子停在了上北治安队的大门口。按理说,把他们放下去才对,可是没有人来开门。任天飞这才感觉到,他可能有点**烦了。
    车上关的这些人,感觉都有点麻木。他们或蹲,或站,更有甚者,他们不嫌这车厢有多脏,就那样四平八稳的坐在哪里。十多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车子一停下来,车厢内便是死一样的寂静。
    任天飞感到了不安,一种从来都没有过的不安。
    “小王,把他们全部送走吧!停在这儿干什么”
    车下面忽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队长!上面有一个家伙是不是留下来,否则兄弟们可就白忙了”
    听着车下的对话声,任天飞心里不由得一惊。完了,难道真像他想的一样,这车人要送到哪个地方去吗?他可听说了,哪种地方去一趟,s市的打工之路可就结束了。
    我去他个大爷,老子的命怎么就这么的苦。刚受伤就没了工作,刚从医院出来,现在又被抓了起来。任天飞心里暗骂着,他感到这生活也太戏剧性了。
    “你下来,就说你”
    大个子治安队员冲正在发呆的任天飞大吼了一声。然后掏出钥匙,咣当一声打开了大铁门。
    任天飞猛的回过神来,有点欣喜的从车上跳了下来。他双脚刚站稳,只听扑通一声,从他的身后紧跟着跳下了一个男子。这男子双脚刚一着地,撒腿就跑。
    他还没有跑出多远,两辆摩托车便从治安队的大院内冲了出来,直朝这个男子追了上去。
    跑的再快的人,和摩托车相比,那还是差了一点。其结果这男子跑出不到一百米,就被摩托车上追赶上了,其结果就是被暴揍了一顿。然后被几个治安员抬着扔到了车上。
    等这车人刚被拉走,大个子便带着任天飞进了上北治安队的大门。然后把他带到了一个小房子里。
    大个子把房门一关,这才压低了声音说:“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们这些人全被送到了哪里你心里应该清楚。为什么把你留下来?那是我认为你和他们不一样。从气质上看你应该是个文化人,在工厂大小也应是个领导。所以说你很荣幸,否则哪地方去一趟,就算你是一块钢,也能把你给熔化掉”
    “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我还真是不太明白”
    任天飞又不傻,这种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遇到,正因为这么说他就是想拖延时间。如果李盈盈听到了他的喊话声,回到院子里去找韦小英,这个时候应该快来了。因为他早上出来时,发现韦小英的摩托车好像还在院子里停着,应该是没有去上班。
    大个子把任天飞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忽然脸色一变骂道:“你他妈的给我装傻是不?告诉你,想从这儿出去,拿两千元自保,否则等到了下午,把你也送过去”
    “为什么要两千元,我是有暂住证的啊!再说了,这么多的钱让我去哪儿找啊?”
    任天飞故装惊讶的说道。其实他的口袋里就有五千多元的工资,他正想去银行存到卡里面,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他本以为自己出个一两百元这事就算是自己倒霉算了,但没有想到的是人家一开口就是两千。他还一分不出了,就等韦小英。
    “你他妈的就是个榆木疙瘩,要不是上午没车再过去的话,老子现在就把你送走”大个子大骂着,啪的一声锁上大铁门怒气冲冲的转身而去。

章节目录

混世农民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弹剑吟诗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弹剑吟诗啸并收藏混世农民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