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厂长一听,立马哈哈大笑道:“好啊!就这里了。缑生!这事就看你的了。你说怎么弄,我全听你的就是”
    “好啊!先把这块拿下来,然后我再选个黄道吉日,咱们就在这儿下盘定点,然后提前做好防凶墙,这事就办成了”
    老缑说完,便动作迅速的把他的哪些东西全装了起来,然后转身就下山。其他的人紧跟在他的身后,还想从老缑的嘴里问出点什么来,可此时的老缑,嘴巴就像是贴了封条似的,闭口不语,一句话也不说。
    一下山,在村子的路口,老缑伸手拦住了一辆摩托车,拉上任天飞就走。曾厂长追出了老远,可老缑只是对他摇了摇手。
    任天飞实在是搞不懂,老缑为什么要这要做。但是老缑不说,任天飞也不好多问。摩托车走到了东升鞋厂的大门口,老缑便让停了下来。
    两人一下车,老缑冲任天飞微微一笑说:“晚上我就不请你吃饭了,你自己去吃吧!但是我有一句话,给你的东西,你可不许在这儿看,也不许退给我”
    老缑说着,便把他的手伸进了任天飞的口袋里。任天飞一笑,没有说话,便转身进了东升厂。
    厂区内刚吃完饭的员工们,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聊天,他们在等着晚上加班时间的到来。任天飞因为没有上班,所以他也不好意思去吃饭,而是直接上了楼顶,回了他的房间。
    关上房门,他才伸手拿出了老缑塞到他口袋里的东西,原来是钞票。一清点竟然是五张大团结。看来曾厂长给老缑的不少,因为老缑挣多了,才有可能给他多分一点。不过任天飞暗暗告诫自己,这样的钱他以后绝对不会去挣。
    正想躺下来休息一会儿,没想到有人敲门。任天飞只好站了起来,他把房门打开一看,来人竟然是郎剑兵。
    “我看到你回来了,所以上来找你聊上两句”
    郎剑兵说着,跨进房门便坐在了任天飞的床边上。
    任天飞看了一眼郎剑兵问道:“聊什么呢?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那就痛快的说出来吧!”
    “我感觉有点奇怪,这几天外面传的很邪乎,总之说什么的也有。但是我不相信这事是真的,但是今天一看卢慧和张东林都走了,难免让人心里有点起疑”
    郎剑说着,偷偷的看了一眼任天飞的脸色。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我和你一样,也不相信这个。童协理也是,我觉得这就够了。至于张东林这人,没有他是不是更好一点。还有卢慧回去,她的说法是老爸生病。至于真正是什么目的,我和你一样也是不知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得提醒你,这个张东林回去,看来是总部哪边同意了这事。也有可能,还有其他的t干也会回去。他们这样做,纯属扰乱民心,这还让员工们怎么好好的上班”
    郎剑兵说着便站了起来,然后做势就要走的样子。
    任天飞忙对他说:“我们能做的就是自己不相信这事。至于其他的人,他们爱说什么就说去吧!另外我觉得,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辞职回家,那就痛快的给他批了吧!真没有必要再挽留”
    “反正我们保安队,没有一个人说要走。但是说这事的人还是有,还真不好控制”
    郎剑兵站在任天飞的房门口轻声的说道。
    任天飞想了一下说:“由他们去说吧!反正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只要这一天平安过去,这谣言岂不是不攻自破”
    任天飞的话音刚刚落下,他挂在腰间的bp机便叫了两声,紧接着就震动了起来。他赶紧拿下来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爷爷等你回电话,刘成”
    一看到这条留言,任天飞有点无奈的摇了摇头,他都忍不住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真是到了抓狂的地步,因为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爷爷的这个电话。这个时候打他bp机,肯定还是催他回去的事。
    郎剑兵看了一眼任天飞,呵呵一笑说:“怎么了?一个电话还把你难为成了这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还不是家里要催我回去,这次又是爷爷的电话,你说我该怎么回?”
    任天飞一脸的着急。
    郎剑兵想了一下说:“你不回肯定行不通,但是你回了的话,家里人一听你还在这个地方,那岂不是更加的的着急。于其这样,还不如来个善意的谎言”
    “你的意思让我撒谎骗家里人?”
    “对啊!你可以说自己离开了这儿,去了sh,或者是bj。这样一来家里人岂不是就不为你担心了。等这一天过去了,你再给他们好好的解释,相信家里人是能想的通的”
    郎剑兵说完,开心的一笑,然后转身走了。
    任天飞想了想,觉得郎剑兵这个主意出的不错。反正他打过去的电话,爷爷又不懂得看区号,只有刘成不说,这事就没什么事。
    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任天飞便快步下了楼。这个时候,全厂的员工们全去加班了,所以厂区里顿时显得安静了下来。
    任天飞刚走出厂大门,没想到宋小雅穿着一身漂亮的裙子从厂大门的一侧闪了出来。她甜甜一笑说:“这回你没有借口了吧!”
    “哦!你说吃饭的事?这样吧!我给家里回个电话,完了咱们再去”
    任天飞说完,转身便朝小邮电所跑去。宋小雅非常开心的从后面追了上来,一直站在邮电所的外面等他。
    此时的邮电所里,打电话的人不是很多,任天飞很快就拿到了号。他按照bp机上的号码拨了过去,电话立马便通了。
    里面传来刘成激动的声音:“天飞!我先说两句。我新买的车不错,开着特别爽。这一换车,每天挣的多了不少。昨晚上回村里逛了一圈,你爷爷要给你来打电话,今天早上我就把他带了上来”
    “嗯!恭喜你。你给我听好了,我人还在s市,等会儿打完电话,爷爷肯定会问我打过去的区号是哪个地方的,你就说是sh的,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
    任天飞刚说完,刘成便喊开了:“我明白,现在就让爷爷来接你的电话”
    任天飞双手抓着话筒,期待着爷爷的声音传过来。电话一通,爷爷就非常生气的吼道:“天飞!你怎么就不听话呢?你爸给你写了信,你也不回,你这是想急死我们吗?”
    “爷爷!我离开s市了,现在在sh.爸爸写给我的信,同事们才转寄给我,这两天正准备给你们回信,既然你打了电话,那你就回去给家里人说上一声,我现在非常的安全”
    任天飞撒这个谎时,心里特别的过意不去。
    电话中的爷爷一听,连忙问道:“那你的意思是sh就安全了?”
    “那当然,sh离s市上千里路,你能说不安全吗?所以你们放心就好了。等我在这边工作稳定了,我再给家里写信,告诉你们我新的工作地址”
    任天飞说这些话时,格外的小心,他怕自己万一说漏了嘴,会惹爷爷不高兴。
    电话中的爷爷一听,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说:“那就好!只要你安全,我们就放心了,我明天坐刘成的车再回去,你注意身体”
    爷爷说着,便把电话从哪边挂了。任天飞心里清楚,爷爷这是在为他省钱。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情,他走出了邮电所。
    宋小雅忙从边上走了过来,她小声的说道:“那咱们去哪儿吃?这地方你来定”
    “那就去外来工餐馆吧!”
    任天飞说着,转身就走。宋小雅连忙从后面追了上来,一声不吭的跟着任天飞。走出了好长的一段路,任天飞这才想起,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他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一想到这里,任天飞便停止了脚步,等宋小雅走近了他才小声的说道:“对不起了!刚才给家里回了个电话,影响到了我的心情”
    “哦!没关系。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要开心一点,因为你一生气,我还真是有点怕”
    宋小雅放下了往日的高傲,微微一笑说道。
    任天飞想了一下说:“好!那咱们就开开心心的吃上一顿饭。当然了,就算是我的心情不好,你也没有必要怕”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朝着外来工餐馆走去。这个时候出来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任天飞和宋小雅便要了二楼的小包间。因为坐在一楼大厅里吃饭,二个人说话毕竟还是有点不便。
    等上好了菜,任天飞想了一下,又要了两瓶啤酒。两个人吃着菜,喝着酒慢慢的聊了起来。
    忽然之间,宋小雅把话题一转问任天飞道:“徐江南是不是真的不来s市了?还有,你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真的断了?虽然说,我问这个问题有点不对,但是你不给我回答,我会一直记着这件事”
    任天飞端起啤酒轻轻的喝了一口,这才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之间算是结束了。至于她还来不来s市,她信上说了不来,但是是真的不来,还是说骗我的,那我就不知道了”
    “哦!你这样一说我就清楚了”
    宋小雅说着,有点开心的一笑。
    任天飞刚要说话,忽然之间,房门外传来了吵架的声音,而且吵得是特别的厉害。任天飞侧耳一听,感觉这声音有点熟悉。

章节目录

混世农民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弹剑吟诗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弹剑吟诗啸并收藏混世农民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