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
    刀芒似匹练,璀璨夺目,横空而过。
    这一刀,夏天无法倾尽全力,却也是搏命的一刀。
    一刀劈出之后,空气骤然而起凄厉之音犹如鬼啸,又像是万顷碧海在翻涌沸腾。
    声势浩大到了极点。
    然而对面的神秘男子却也只是流露几许讶然。
    就在刀芒临近之时,他仿佛很随意一般,单臂一挥,手掌一抽。
    啵的一声。
    刀芒竟然被一巴掌生生拍碎了,甚至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激荡。
    反观夏天,像是被巨山撞击了一般,横飞了出去。
    就在落地的一瞬,他单臂扬起,猛地向地面砸了一拳,反震之下,再次倒飞。
    “哇”翻身落地后,连续喷出三口鲜血,但也总算破除了那种难言的压迫感。
    未曾真正动手,他便遭受重创。
    但夏天脸上是更加炽烈的战意,眼眸涌动凛冽寒光,森冷道,“不过如此,也只是取巧而已,让我陷入你的战斗节奏中,你大可再试上一试!”
    嗯?
    神秘男子眼中的讶然更甚,甚至流露出了赞赏,“不错,眼光不错,战斗意识更是万中无一。”
    随着声音落下,原本趴伏在地上的柳河山,同时没有了那种死亡的压迫感。
    两人再次无形比较了一次。
    战斗意识方面,更是高下立判。
    他的心中对眼前这个神秘男子愈发敬畏了。
    可是对于夏天已经不在是忌惮,而是杀心四起。
    当下,柳河山缓缓站起,“前辈……”话音未落,神秘男子一摆手,打断了他,“上次出现了某些意外,有些事情我未来得及询问。”
    顿了顿,他又道,“王祤是否还活着。”
    王祤?
    柳河山一愣。
    旁边的夏天却是神色微动,心中荡起涟漪。
    “嗯?”
    神秘男子眉头一皱,“王祤就是你们口中的鬼谷子,你不知道吗?”
    闻言。
    柳河山也当即恍然,方才只是一时没有想起。
    立即说道,“鬼谷子早已经仙逝了。”
    “死了?”
    神秘男子脸色一变,眼眸当即森然,目光似刀子一般盯着柳河山,“才过去两百年,他就死了,你认为我信吗?”
    两百年?
    不止柳河山呆住了,夏天亦是心下一动。
    “前辈,在我们的历史记载中……不,是野史记载中,他活了548岁,但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两千年。”
    “两千年……”神秘男子的脸色当即微微一变,继而一阵失神,“这么说来,洞中一年,世间十年……”顿了顿,他似自嘲,似落寞,“这世上哪有长生不死,任你绝代风华,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任你一代天骄,最终也只是一抔黄土,呵呵呵……”两句话,信息量却极大。
    柳河山和夏天皆心神震动。
    似能洞悉他们的内心,神秘男子抬头望来,“你们一直以为这是以五行八卦与奇门遁甲布置成的阵法与幻境,呵,为何你们不仔细想一想,这世上哪有如此分辨不清的虚幻与现实的幻境?”
    不等两人开口询问,他摆摆手,轻轻呼出一口气,“王祤是怎么死的?”
    “不,不知道……”柳河山感觉嗓子有些干涩,“关于鬼谷子的所有记载,都源自于野史,他的存在好像被摸去了一切痕迹。”
    “理当如此。”
    神秘男子反而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现在呢,是什么时代?”
    柳河山嘴角抽了抽,竟然不知该怎样回答,只能含糊不清道,“华夏时代?”
    “这么说来,秦皇已经统一六国,且一直传承至今?”
    呃……柳河山小心翼翼擦去嘴角血迹,“也,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期间经历了许多朝代的更迭,但现在和古时不一样……”神秘男子再次打断了他,“不要着急,你慢慢说,尽量说清楚,至于上次答应你的机缘,我说到做到。”
    “是!”
    柳河山眼睛一亮,当即缓缓开口述说起来。
    他大致讲了一遍各大朝代的名字和历史,又说起如今时代与封建王朝的不同。
    自然也说到了世界格局,包括火器、科技等方面,也都简单讲述了一遍。
    在此期间,夏天自始自终都持刀而立,眼神戒备。
    不过神秘男子却丝毫不在意,双手背负身后,那双深邃如海的沧桑双眸,时不时流露复杂之色。
    待柳河山简单讲述之后,神秘男子挥挥手,“去吧,顺着这条路进入花海,一直右走,便可看到你的机缘,不过事先说好,能不能得到,全看个人造化。”
    柳河山顿时大喜,当即躬身。
    只是在他低头的一瞬间,眼眸深处却闪现阴翳。
    走了几步之后,他似想到了什么,转身道,“前辈,此人在外间凶狂成性,而且又持有鬼谷子先生的信物,千万不能放他离开……”“本尊要做什么,何须你来指手划脚,在这人心鬼蜮,你还不够资格与我弄心机,滚!”
    话音落下,神秘男子隔空一掌拍出,砰的一声,柳河山被拍飞出去十多米,重重砸落地上。
    他再次喷血,脸色煞白不堪,再也不敢多言,竭力压制内心怨毒,匆匆跑向花海。
    直至他的背影消失,神秘男子才看向夏天。
    他笑了笑,身上没有半分杀意,“你有什么想问的,如果我能回答,都会告诉你答案。”
    闻言。
    夏天心下荡起一丝涟漪波动,缓缓将蛇刀放下,问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的意思是……长生之路中的幻境难道不是幻境?
    你是真的人?”
    “哈哈。”
    神秘男子爽朗大笑起来,“我当然是人,而非你们幻境之中的投影。
    我可以简单与你说一说,这个所谓的长生之路,其实就是一种高深阵法与小世界的结合,亦真亦假,让人难辨真实与虚幻。”
    顿了顿,又道,“至于什么是小世界,你可以把小世界当成一个……除了你们所在世界之外的另一个异度空间。
    就如同一个很大的房间,但房间也连接着很多套房。”
    夏天低眉垂目,眼眸深处却是震惊而骇然,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
    异度空间。
    换做任何一人,只怕也很难理解,或者很难相信。
    但夏天不同。
    因为他曾经历,甚至亲自去了一趟那个叫断脉大陆的异世界。
    换言之,这条大裂谷的深处,竟然接连着一个异世界的入口。
    这时,神秘男子又道,“不同的是,长生之路接连的异度空间,已经破碎了,之后才被鬼谷子利用起来,布置成了这条长生之路。”
    顿了顿,他自嘲一笑,“鬼谷子之所以这样做,是想让你们的世界能够都走出一些超级高手,因为,你们的世界连接的,并非只有这一个小世界,一旦别的小世界发现通往你们世界的入口,来到你们的世界,呵,你可以想象一下,你们这个世界将会迎来怎样的动荡。”

章节目录

贴身兵王俏总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江海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海湖并收藏贴身兵王俏总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