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长枪的,自然是乐春生。
    他的出手,自然是受郭少阳的意。
    轰!
    长枪出,带起一团压迫空气的劲风,更有轰鸣声响起。
    狰狞大汉原本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陡然大变,惊骇之色瞬间浮现了出来。
    当不住!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要死!
    这是他的第二感觉。
    没办法,他本来实力只是极限二流境,面对那些普通江湖人自然可以逞威风。
    也许面对普通一流境的时候,他还能坚持几招。
    但乐春生实力比他强太多了,而且还是在他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出手,已经算是偷袭他了。
    乐春生的实力达到了18牛,而他还不到10牛之力,怎么挡?
    生死一刻,他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家公子身上,“公子救我!”狰狞大汉希冀的目光望向了坐在堂中泰然的青年身上。
    而就在乐春生出手的时候,堂内一众天鹰教高手们,其实就已经反应了过来。
    只是,除了杨长老、马执事和那位青年林公子,他们中最强者的实力最多也就与乐春生相仿。
    所以,他们意识反应了过来,但身体的反应却是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乐春生的长枪刺向狰狞大汉咽喉处。
    “大胆!”
    面容威严的杨长老首先反应了过来,一声暴呵的同时,身形已经闪出,扑向了乐春生。
    不过,就在他身形刚刚闪出的时候,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危机降临,不得不马上做出改变,猛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蹿到一半的躯体硬生生停了下来。
    噗嗤!
    也就在他停下的时候,乐春生手中长枪已经刺穿了狰狞大汉的咽喉。
    噗!
    乐春生瞬间抽回长枪,任由对方瞪着大眼不甘地倒下,他的目光却是望向了杨长老。
    不过,杨长老的目光这时并没有看向他,反而是望向了刚刚带给他危险的方向。
    客栈大门口,这时才有数人缓缓走了进来。
    吸引他注意力的,首先是一袭月白儒衫,脸戴面纱,浑身散发着淡淡寒气的高挑女子。
    另外一个,就是与这名女子并肩而行,身着绣有金纹的青色道袍黄脸人。
    这两人,自然是李莫愁和郭少阳。
    看着两人缓步行来,虽然没有展露任何气势,但却还给他一种心悸的感觉,杨长老额头不由皱出了两道细纹来。
    而大堂内一众江湖武者,此时也被他们的出现吸引了注意力,再无一人关注刚刚被杀的狰狞大汉。这些人中,还包括天鹰教一众人等。
    在看到郭少阳一行人出现的时候,天鹰教一众人脸上,不由同时露出了浓浓的戒备之色。
    他们最弱的都是顶尖二流境,更多的是极限二流境,乃至近半之人都是一流境。
    虽然郭少阳一行人没有故意展露气息,但他们心中却是有隐隐危机感升起。
    “你们是谁?”英俊青年站了起身,用着不容拒绝的声音置问着郭少阳等人。
    “呵!”郭少阳嘴角一抽,眼里露出一抹嘲讽。
    “你不是要找黄风堂堂主住所么,现在本人亲自出现在你面前,你居然都不认识,真是废物得可以!”
    被郭少阳如此露白地嘲讽,英俊青年脸上陡然升起冰寒之意,冷声说道:“藏头露尾之辈,原本还想好好与你谈谈,送你一场机缘造化。不想你是如此不识实务之人,那也就不值得我天鹰教招揽了。”
    “天鹰教?”郭少阳嘴角一努,“燕双鹰那个天鹰教?”
    “哼,算你有点见识!”英俊青年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如果你识趣,将你这名手下杀了给我的人抵命,我还是可以做决定将你收为心腹的。”
    英俊青年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用下马努了努手持长枪的乐春生。
    那意思很明显了,轻蔑的表情根本没将乐春生放在眼里,也没将郭少阳一行黄风堂的人放在眼里。
    显然,他认为郭少阳知道了他们真正的来历,根本不敢再与他们敌对。
    他觉得,只要自己报出自己的出身,对方现在心中肯定已经后悔不已。
    用一名手下的命,就可以换来天鹰教的原谅,他认为郭少阳应该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在他心中,其实已经给郭少阳判了死刑。
    如果郭少阳真的为了加入他天鹰教而杀了自己的手下,肯定会让手下人寒心,这就有利于他快速将整个黄风堂纳入到自己手中。
    而郭少阳如果拒绝,他正好有理由出手将其击杀。
    以后大沙城和黄沙城的人如果指责他们天鹰教破坏了当初订下的约定,他也有理由反驳对方。
    英俊青年话里的用意他们自然清楚,不就是想让他们心中多出别的心思。想用一句话来离间他们,怎么可能?
    只是,不说是郭少阳听到他的话没有丝毫变化,哪怕是乐春生这个当事人,也没有被他言语影响丝毫。
    别为黄风堂中几大核心首领都知道,他们乃是属于神墓派的,而且他们坚信郭少阳的话,他们也是有宗师高手在背后撑腰的。
    不说是天鹰教,就是大晋朝廷的人来了,他们也不会惧对方。
    所以,他们在听到英俊青年如此这番话后,不仅脸色没有变化,反而是眼里还闪起了戏谑之色。
    看到郭少阳没有反应,英俊青年的脸色终于变得阴沉起来,“怎么,舍不得你的手下,还是想要与我天鹰教抗衡?”
    感受到英俊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在场最难受的还是那些江湖武者。
    他们没有想到,原本安宁的沙城,居然也让他们遇上了如此倒霉的事情。
    现在被两伙他们惹不起的人夹在中间,进退两难。
    本以为郭少阳他们黄风堂的人来了,他们就有机会离开。
    哪知道这两伙人一见面,就闹出了人命。
    现在,双方更是有要动手的意思。
    没有理会英俊青年的话,郭少阳把目光看向了惊恐的江湖人士,郑重一抱拳,歉意地说道:“今天因为我黄风堂的事,让诸位受惊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郭少阳更是微微躬了躬身。
    “不敢当,不敢当!”一时间,众江湖人纷纷回礼,连称不敢。
    “诸位治伤的钱,由我黄风堂出。不幸无辜陨命的朋友,他们的家眷就由我黄风堂照顾,其一应所需按我堂帮众家眷发放。还望大家离开后将这个消息传给他们。”郭少阳再次开口道。
    他这话一出口,别说是在场的江湖武者,就是天鹰教众人都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天鹰教出手打伤打死了人,黄风堂却出面帮他们揽下了后续处理。
    “堂主仁义!”
    “我等一定转告!”
    …
    愣神是愣神,但一众江湖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郭少阳这意思很明显了,不仅不会为难他们,还要让他们离开。
    这一瞬间,他们对黄风堂的看法就转变了很多,哪怕并不完全认同黄风堂的人,心中也是觉得郭少阳是一个仁义之人,不像天鹰教那般咄咄逼人。
    英俊青年见到郭少阳如此对待这些江湖人,心中不免觉得对方是软弱之人,其脸上渐淡露出一丝得意笑容,他以为郭少阳害怕了,居然主动承担他们天鹰教出手伤人的后果。
    于是,他微微点头朝着郭少最满意地说道:“算你识相。不过我天鹰教既然敢出手,就不怕他们来报复。只要他们有胆量来,我天鹰教一并接下就是。”
    就在英俊青年自认展示了自己霸气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很多人都皱起了眉头,特别是面容威严的杨长老和消瘦的马执事,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们没有从郭少阳身上看出一丝服软的态度,反而觉得自己面前这位林公子的话有些……不过脑子。
    对方一句话,就将黄风堂的担当和仁义展露了出来。虽然说在这个世界以武为尊,但他们毕竟不是魔道妖人,做事还是要有一个底线。
    再看自己人这句话,简直是怕自己得罪的人不够多,还在猛拉仇恨,虽然他们不怕这些江湖人的报复,但也不想主动找麻烦上身。
    “诸位请!”
    得到了众多江湖人的应承,郭少阳伸手做出请他们离开的动作。
    “不敢麻烦堂主,我等告辞!”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一时间,郭少阳好似与一众江湖人打成了一片,好不和谐。
    看到郭少阳将这些江湖人放手,英俊青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鼻子,也没有阻止。
    他心中还以为郭少阳是不愿在这群人面前向自己服软,想要保留一丝最后的颜面。
    …
    再看自己人这句话,简直是怕自己得罪的人不够多,还在猛拉仇恨,虽然他们不怕这些江湖人的报复,但也不想主动找麻烦上身。
    “诸位请!”
    得到了众多江湖人的应承,郭少阳伸手做出请他们离开的动作。
    “不敢麻烦堂主,我等告辞!”
    “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一时间,郭少阳好似与一众江湖人打成了一片,好不和谐。
    看到郭少阳将这些江湖人放手,英俊青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鼻子,也没有阻止。
    他心中还以为郭少阳是不愿在这群人面前向自己服软,想要保留一丝最后的颜面。

章节目录

武侠大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黄金庄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金庄主并收藏武侠大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