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种疑惑,给萧阳的感觉非常不好,他感觉,自己仿佛就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葬身在惊涛骇浪之下。
    不!
    相比于世界的大变,惊涛骇浪,根本就不足以形容!
    萧阳深吸一口气,走进一座高塔内,上一次前来,这里光线阴暗,他也没有仔细观察。
    现在听到七星北斗七人所说,他将高塔内侧的纹路全都记录下来。
    现在对于萧阳而言,他对世界秘辛的认知度很少,比如刚刚七星北斗几人所聊得禁制封印,若让萧阳来看,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但萧阳有一个所有人都无法比拟的优势,一旦他想要问出什么,他身后有一座巨大的人形宝库,可以给他最全面的回答。
    无论是昆仑山那活死人窟内的楚铮,还是十八层地狱下的玄天等人,那都是萧阳强有力的靠山,总之回答萧阳一些疑难问题是绝对靠谱的。
    并且,萧阳还有一个最大的底牌,直到现在,都没有亮出来过!这也是萧阳敢直面这世界变化的资本!
    观察着塔内石壁上的纹路,第一眼看上去,还没有太强烈的感受,可当观察时间越长,饶是萧阳这不懂阵法禁制之人,都能感受到上面的精妙。
    盯着一个纹路看的久了,萧阳竟有一种无法御气的错觉。
    “一道符文禁制,当真这么可怕么。”萧阳口中喃喃。
    正当萧阳还想继续观察时,一道呵斥声从他身后响起。
    “这是你能看的东西么?出去!”
    萧阳扭头,就见北斗中老二天璇站在自己身后,身背一把巨剑,一双眼睛紧盯自己。
    “没听到么?还要我们说第二次?”北斗老三天玑也出现在萧阳身后,“禁制一类,当属机密,从今日起,你们不得随意探索!”
    萧阳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反正这禁制纹路他刚刚已经拍下来了,看不看都无所谓。
    七星北斗这七个老顽固的脾气,萧阳那是早有耳闻的,据说连九局一哥,都不会随意和他们七个起争执。
    萧阳离开塔内石壁,刚准备走出塔内,突然听到“咚”的一声异响。
    这一声异响,让萧阳身体一震。
    因为他很清楚,这异响从何而来,就跟自己当初在的那个小世界一样,这咚咚异响声,来自于自己的心底!
    “咚咚咚咚!”
    心底的异响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萧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这让萧阳感到有些惊慌。
    自从上次开始,萧阳就不知道自己身体内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有时候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先前,萧阳认为这可能是火晶对自己造成的影响。
    可在这里,有火晶的存在么?
    “出去!”天璇再次传来喝声。
    萧阳猜测,现在自己身体出现的异样,很可能跟自己刚刚看到的禁制纹路有关,他想要迈腿,可根本就迈不出去,在这一刻,萧阳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了!
    天璇见萧阳仍旧站在塔口,根本不听自己所说,眼中露出怒意,“我让你出去,没有听到么?回答我!”
    萧阳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竟然在此时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小辈,你放肆!”天璇见自己被无视,一步踏前,一爪朝萧阳抓来。
    就在天璇的手即将要抓到萧阳的肩膀时,一抹红芒突然从萧阳身上爆发,只是萧阳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这红芒别人并无法看到而已。
    与此同时,萧阳一掌拍出,与天璇对拼一掌。
    这一掌,直接将天璇打的倒退三步,当天璇反应过来时,萧阳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这里了。
    天璇见自己被人击退,脸色格外难看,“给我叫白袍客掌剑使来!刚刚那人是谁!”
    地宫下,天璇发怒,声音响彻地宫。
    而在地宫上方,萧阳摘掉防护服上的头套,大口的喘息着。
    刚刚,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向天璇拍出的那一掌,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当一掌拍出后,萧阳内心有一股无法抑制的冲动,要逃离地宫,仿佛一秒周都待不下去了一样。
    这种从心底蔓延出的渴望,让萧阳无法控制的疾奔出地宫,这才恢复正常。
    萧阳能感觉到,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自己的背后已经彻底被冷汗所打湿,豆大的汗珠也不停从萧阳额头滚落。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萧阳擦着额头的汗水,“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个禁制纹路会对我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一连串关于自身的问题接踵而来,这让萧阳根本就无法安下心来,如果不搞清楚这些,他会夜不能寐。
    萧阳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让伏伯仲来见我!立刻!”
    凌晨四点。
    这个时间点,银州官方发表声明,确定绝对不会有余震发生后,大多数银州居民才安心回到家中,上床睡去。
    在银州城郊,一名头发已白,但面貌显得很精神的男性,正盘坐在萧阳身前,正是当初在都城,给萧阳做过心里测试的伏伯仲。
    当初的测试结果,伏伯仲只字不提。
    萧阳坐在一个石凳上,看着面前的男人,出声道:“伏伯仲,你有五十了吧?”
    头发已经花白的伏伯仲摇了摇头,苦笑道:“还差三年。”
    萧阳深吸一口气,随后叹息一声,“我知道你们这一脉,消耗巨大,平均寿命……”
    伏伯仲接下萧阳的话,“寿命不过五十五,家师五十三岁驾鹤西去,算是高龄,而我到现在,也快油尽灯枯了。”
    “我很好奇。”萧阳出声,“你师父曾经说过,你们这一脉,多看天机,心脉耗损,折寿便是惩罚,这世上,真有天机存在么?”
    伏伯仲笑了笑答道:“所有的东西,有人认为存在,便存在,没人相信其存在,便不存在,这要看大人你信不信了。”
    萧阳沉吟,过了良久才问道:“你能看破我身上的天机么?”
    “看不破。”伏伯仲直接了当的回答,“大人,我们这一脉,说来神乎其神,实则不过是心理医生的分支,真正想要看到天机,谈何容易。”

章节目录

龙王殿萧阳(萧阳叶云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一杯八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杯八宝茶并收藏龙王殿萧阳(萧阳叶云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