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断流逝中……特训、剿匪、狂吃!日子简单而单调,唐白马、唐宁和众兄弟,都在飞速的成长着。
    与此同时!三娘和二队的三十兄弟,却变得神出鬼没,几乎很少出现在人前。
    就连他们的铠甲,虽依旧是黄金甲,但外表的颜色,却成为了黑夜般。
    伴随着时间推移,一个传说,渐渐在青州境内流传。
    传说,有一群饿狼,他们会在月圆之时行动。
    所导之处,山贼尽灭,一个不留!饿狼途经之地,很多山匪精神直接崩溃,不战而降。
    就算是个别凶悍的山贼,也抗衡不到天亮,注定会被覆灭。
    饿狼传说!饿狼的降临,让很多唐氏子弟,都感觉沿途好走了很多。
    彼时!青州境内!一只百人精兵,正快马前行着。
    “公子,我们连续急行军,但那唐广利的速度更快,将这沿途的悍匪都灭了个一干二净。”
    毕剑一脸苦笑:“就算您改道,刻意避开了唐广利,可者另外一条路的土匪,也被那群饿狼所灭,速度竟比我们还快!”
    “公子,唐广利的青云卫很强,而且都是弓箭手,又熟悉青州地形,他们比我们快,那很正常。”
    “可这群饿狼,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被我们速度更快,而且似乎实力也比我们强很多!”
    毕方脸色难看,虎目中隐隐有怒火浮现。
    身为碧州赫赫有名的金鳞公子,毕方做梦都没想到,他在青州不断碰壁。
    金鳞卫乃是碧州精锐,可在这青州境内,却连个悍匪都看不到?
    这算什么事儿?
    “这世间哪有什么饿狼,这定是唐家子弟之中,出现了一匹黑马!”
    咔擦!拳头紧握,毕方双目喷火:“我不管他是谁,总之,别让我遇到他!”
    彼时!青州境内,某处高山。
    举目四望,尸横遍野。
    “恭喜将军斩杀铁塔悍匪,进阶准大将!”
    “恭喜将军!”
    四周,青云卫无不跪地,目带激动,望向他们的神砥。
    “准大将而已,还不是真正的大将,何足道哉?”
    马背上,唐广利收起弓箭,眼中满是睥睨:“水泊三十六个天罡,七十二地煞,竟然逃出水牢,还分布在各地,训练了那么多的铁卫。”
    “如此也好,本将军挨着剿灭,等见到叶紫阳之时,差不多也能突破大将了!”
    “叶紫阳,我定和你一战,青州边疆,我——等你!”
    此时!青州,边疆!一座大山之巅,旌旗招展。
    砰!匪首端坐在上,气的将手中的酒杯,扔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大哥,我要去给晁哥报仇!”
    铁牛走了过来,双目赤红:“敢杀我兄弟,老子弄死给他。”
    够了!砰!一巴掌拍桌上,匪首一声喝斥:“晁兄弟力能托塔,有天王的称谓,他都被唐广利所杀,就你那一身力气,你还不够青云卫射!”
    “可……晁哥的仇,就这样算了?”
    铁牛一脸不服。
    “大哥,众兄弟分散在外,按照唐广利的速度,恐怕还会有兄弟被灭。”
    书生目带忧虑,“以我之间,应该火速召回众兄弟,让他们速速敢来边疆。”
    “但众兄弟分的太遥远,等我们的消息传递过去,不知道会不会太迟,唉。”
    书生很清楚,以唐广利的速度,等消息传过去,恐怕还会有不少兄弟惨死。
    但这话,他现在不敢说。
    “再迟也要传递消息,立刻吩咐下去,从今日起,山寨全面备战!”
    匪首目带阴沉,“唐广利,你给我等着,我不弄死你,我就不姓宋!”
    三天后!青州境内,官道上。
    三娘骑着马,眼睛有些泛红,似乎刚才哭过。
    “祝姐,您……”一个兄弟,试探问道。
    “我没事。”
    三娘擦了擦眼睛,笑道:“风沙进了沙子,擦擦既好。”
    晁哥是水泊的元老,他居然被灭,这让三娘很难过。
    整个水泊之中,原本晁哥才是大哥,三娘也只服他一人。
    只是晁哥文化不如匪首,心机不如匪首,他为了大局自愿让出了大当家的位置。
    在整个水泊之中,晁哥代表了正义,哪怕是到了如今,威望之高,也仅次于匪首。
    可如今,晁哥去死了!三娘很清楚,从此刻起,水泊匪首一家独大,恐怕要变质了。
    这都是小事!让三娘最担心的,是她那些哥哥们,恐怕会遭遇浩劫。
    “当年我祝家庄被灭,匪首才是罪魁祸首,他的那几个死忠才是帮凶,其他哥哥人都不错。
    他们不该是那样的结局。”
    “看我一个弱女子,我在水泊排名靠后,如何能说服匪首?”
    “不行,我绝对不能坐视,那些哥哥被匪首,借唐广利之手覆灭!”
    怎么办?
    我该如何是好?
    三娘急的快哭了,恨不能立刻离开。
    但她却知道,她根本走不了。
    虽说饿狼二队,也就是所谓的“影子战队”,是三娘在训练。
    虽说这群影子般的战士,都很尊敬三娘,也认可了她的能力。
    但三娘清楚,这些人能听自己指挥,那是因为叶秋对她吸信任。
    一旦她有任何异动,那这些人肯定会拔刀,毫不犹豫的将她给斩了。
    而且!那叫唐福的马夫,他神出鬼没,经常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三娘的身边。
    三娘不敢去赌,更不敢逃走。
    可这样继续留下来,她却没有办法。
    “姑爷说了,若是你有任何难处,你可以无照他。”
    唐福的身影,忽然出现,“姑爷还说,他不在意你的过去,只要你足够坦诚,无论什么事,他都可以答应你。”
    声音未落,唐福消失不见,临走之前,他目光意味深长。
    这话虽没说透,但三娘却浑身颤抖,俏脸变得极为苍白。
    一张画像,落在地上。
    这是唐福离开前,似乎随意所留。
    三娘捡起,发现这是青州牧发的告示,上面画着晁哥的怀画像。
    “原来公子早就知道我是谁,难怪他会让我当斥候首领。”
    “可笑我还想窃取消息,原来从一开始,公子就知道了一切。”
    粉拳紧握,三娘一翻挣扎,眼神渐渐变得坚定……

章节目录

长生十万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江如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如龙并收藏长生十万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