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能赖掉的……”叶九继续摇头。
    不过此刻的叶九,看上去倒不太蛮像个杠精。
    裴亮也不觉得他像个杠精。
    尽管叶九再一次质疑他了,再一次“掺和”他主办的案子,裴亮这回却不觉得突兀。
    刑警嘛,对案子有疑问,不就应该说出来吗?
    是对是错不要紧。
    谁在破案的时候,能保证自己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侦破方向都是正确的?
    当然,这建立在双方已经算是朋友的基础上。
    要是搁在以前,裴亮能直接把叶九怼到墙上。
    ——you  bsp; you  up,no  bsp; no  bb!“亮哥,你觉得是不是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
    “武洛确实和蔡芬芳有矛盾,案发当天,他们确实也吵架了,甚至还动了手,武洛冲动之下掐了蔡芬芳的脖子——这就是为什么蔡芬芳的脖子上能提取到他的指纹——然而,蔡芬芳并没有死亡,也没有被掐晕过去。
    武洛既然是那么讲原则的人,那就证明他做什么都是很有分寸的……你也知道,真要掐死一个人,可没那么容易。”
    对于叶九这种受过非常严格“杀人训练”的前特种兵王来说,掐人脖子,当然是最快的致死手法之一。
    如果在战场上,叶九可以只用单手掐住敌人的脖子,几秒钟就把敌人给干掉。
    挺容易的!关键武洛不是那样的高手,他更没有受过专门的严格训练。
    普通人,要想单手掐死一个健康的女性,难度还是不小的。
    “而且,咱们有在蔡芬芳的指甲缝隙里面找到生物检材吗?”
    正常情况下,当一个人被别人掐住脖子,呼吸困难,生命面临巨大威胁的时候,会下意识地使劲抓挠对方的手腕和手臂部位,指甲缝隙里通常会留下对方的皮下组织之类的生物检材。
    这也是定罪的证据之一。
    “有!”
    裴亮毫不犹豫地点头。
    “并且只找到了一个人的生物检材,就是武洛的。”
    叶九禁不住苦笑了一声。
    武洛啊武洛,看来还真是铁证如山,想要给你脱罪,实在是不容易。
    太不容易了!你这是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啊……“好吧,就算这样,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假设,武洛掐了蔡芬芳,但并没有掐死她,甚至也没有掐晕她,然后他离开家里去单位上班……”“然后,就有第三者进入他家,把蔡芬芳给掐死了?”
    接下来这句话,不是叶九说的,是裴亮说的。
    裴亮已经点起了一支烟,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叶九,双眼微红。
    “对,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对裴亮略带嘲讽的眼神,叶九当作没看见,点了点头,说道。
    “所以这个人就是黄朝阳。”
    裴亮继续说道。
    “因为他和蔡芬芳是同学,所以他可以进入武洛家里,不会引起蔡芬芳的警惕,而且他也可以趁着蔡芬芳不注意,把蔡芬芳掐死!”
    “对!”
    叶九一个字都不多说了,直接点头称是。
    “那好,现在问题来了。
    黄朝阳为什么要杀蔡芬芳?
    他们之间以前是有感情纠葛还是有经济纠葛?
    或者黄朝阳是个杀人狂魔?”
    叶九笑了笑,说道:“也许两者都有。
    假如,我是说,现在我们可以假设啊……假如黄朝阳在学校的时候,曾经追求过蔡芬芳,而蔡芬芳拒绝了他,后来嫁给了武洛。
    或者他俩之间以前还真谈过恋爱,甚至还有过更加亲密的关系,最后分手了,黄朝阳由爱生恨。
    现在,黄朝阳生活很不如意,得知蔡芬芳的爱人是个当官的,就想要通过蔡芬芳搭上武洛的线,给自己谋求好处,为此还给蔡芬芳送过钱……”“但是,武洛坚持原则,黄朝阳的算盘落空了,他上门找蔡芬芳算账,蔡芬芳不肯把钱退还给他,他一怒之下,把蔡芬芳杀了。
    你说这种可能性是不是存在?”
    裴亮就笑,嘴角微微往上一翘。
    “如果用假设的话,那任何可能性都是存在的。”
    现在的问题是,所有证据都指向武洛,而武洛自己也招供了!那你这个假设推理,还有意义吗?
    “昨天,我找蔡芬芳的两个同学了解过,他们都证实了,在星州技校的时候,黄朝阳确实追求过蔡芬芳,好像两人之间,还交往过一段时间。
    后来蔡芬芳主动提出的分手……”裴亮眉毛微微一扬,看了他一眼,神色渐渐严肃起来:“叶九,你这不对啊……”裴亮的话没说完,但那意思明摆着——哥们,你又非法侦查了!叶九一笑,说道:“我这不是找你来了吗?
    谁叫你昨天不请我喝酒的?”
    你昨天请我喝酒,我就没时间去“非法侦查”了啊。
    然后我会把这些想法都告诉你,就像现在一样,供你参考。
    要不要改一下侦查方向,把黄朝阳也列入嫌疑人范围,由你自己决定!“哟,照这意思就是说,还是我不对了……”裴亮眼珠子一瞪。
    叶九双手抱拳一拱,连声说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哥,咱们先说案子……这个案子,我认为还有一个遗漏点——那就是武洛家里,确实可能有财物遗失——这是很重要的疑点。”
    当然是很重要的疑点。
    如果案情真如目前裴亮所言的那样,武洛真的失手杀死了自己妻子,其后他又没有出逃,所以就没有转移财产的必要。
    裴亮不吭声了。
    因为他已经拿起了那张抽屉的照片。
    有长方形痕迹的空抽屉照片!这是叶九勘查现场的时候拍到的。
    以裴亮的经验,他当然能看得出来,这个抽屉里原先确实是存放过东西的,而且从痕迹的形状来判断,极有可能是现金或者首饰盒子之类的东西。
    而现在,这些东西都不见了。
    当然,也有可能,这些东西是后来被蔡芬芳的家人收起来了。
    就像刚才裴亮说的那句话——如果用假设的话,一切皆有可能!叶九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那行,那咱们就调查一下这个黄朝阳!”
    稍顷,裴亮忽然轻轻一笑,说道。

章节目录

刑警使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信天上掉馅饼并收藏刑警使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