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导战】
    这三个字在无罪大陆并不算是什么生僻词,而是一种知名度和普遍性都还算广泛的切磋形式,它并没有什么局限性,骑士之间可以打、法师之间可以打、游侠盗贼战士术士之间也可以打,就算是牧师之类的治疗者,也不是不能打。
    不仅如此,就算是跨职业的教导战在特定情况下也可以成立,只不过技术含量要稍微高一点罢了。
    “其实我看不出什么来。”
    贾德卡呵呵一笑,然后轻轻捋着自己花白的胡子摇头道:“不过默没尽全力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岂止是没尽全力……”
    加文拉德目光沉凝地看向场地中央正跟莉亚德琳战作一团,手中长剑上下翻飞一刻不带停歇的墨檀,低声道:“如果他愿意的话,这场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
    “默汪最厉害啦!”
    牙牙在旁边蹦跶了一下,尾巴摇得飞快。
    贾德卡也露出了骄傲而矜持的微笑,对加文拉德轻笑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在实力处于同一区间的前提下,我不认为默会输给任何人。”
    “看来我不得不信了。”
    加文拉德苦笑着抱起了胳膊,无奈道:“只希望莉娅不会被打击的太厉害才好,教导战啊……亏她能打到现在,要是换我的话估计早就羞愤到弃剑了吧。”
    贾德卡却是乐呵呵地摇了摇头,隐蔽地甩给已经开始不注意说话音量的加文拉德一个眼神,低声道:“放心吧,那小子是我见过最会照顾人的年轻人,不会让那个精灵小女孩难做的。”
    加文拉德干笑了一声,纠结道:“但大爷爷,默小哥已经开始给莉娅打教导战了啊,同阶之间的教导战啊,我光是看都觉得难受啊。”
    教导战,顾名思义就是以‘教学’、‘引导’为核心目的,理论上必须建立在‘双方实力存在极大差距’这一基础上才能成立的战斗。
    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战斗都会发生在同一职业系的导师与学徒之间,比如阿娜·塔·拉夏和双叶,这两位在紫罗兰帝国时就打过不少次教导战,同理,场边那位大光明骑士凯文也与其导师,即曙光教派的大骑士长格林·提瑞带着打过几次教导战。
    拥有统治级水准的‘教导方’会在战斗中凭借自身丰富的经验与强大的底蕴引导‘被教导方’,并非摧枯拉朽地赢得胜利,而是让对方在战斗中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将后者的优势与不足彻底牵引出来,最终在战斗结束后的复盘中一点一滴地为后者查缺补漏,有针对性的进行分析、优化与补强。
    就拿双叶和阿娜·塔·拉夏举例,在两人进行‘教导战’的时候,虽然不是驭法者,但几乎精通全系魔法的阿娜几乎不会使用任何超过双叶水平的法术,而是以完全相同的水准进行战斗,全程见招拆招,直至双叶的魔力值归零。
    而且不只是单纯的防御,阿娜也会在交手的过程中进行攻击,在双叶能够勉强应付或处理的范围内制造出各种实战中可能与出现的危机场景,并在事后对后者的应付进行打分和建议。
    比如当她在双叶准备某个高杀伤力魔法时的突然凭借一组风系魔法加持拉近距离,利用大量种类繁多的瞬发低阶魔法进行干扰后,双叶选择了中断施法并利用土元素傀儡掩护自己,努力争取时间重新拉开距离的应对,阿娜就会在战斗结束后提出更好的参考建议,比如通过同属性的元素之手去中和那些干扰,并在同一时间分心默发【纱幕】这种相对生僻的暗属性魔法,以自身为中心制造出一片更大范围的干扰区。
    如果对手选择脱离干扰区,那么双叶就可以借助【纱幕】的掩护再次吟唱之前的高杀伤性魔法,而且还可以更加从容地完成锁定或蓄力。
    如果对手试图留在干扰区内作战,那么双叶自己就隐蔽地离开干扰区,一边进行着密集的低阶魔法诱导,一边准备大范围限制类魔法,将敌人定死在【纱幕】中,然后通过法师最喜欢的炮台流战术进行压制。
    只有在这种‘教导战’中,这些平日里根本不会暴露出来的‘问题’才会一一显现,也只有境界足够带对方去打一场‘教导战’的人,才能够一边游刃有余地进行战斗一边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的为被教导者进行分析与优化,而且是量身定做的那种。
    还是刚才那个例子,双叶用土元素傀儡掩护自己的手段其实是大多数施法者的最优解,但双叶却并非那个大多数,因为有‘驭法者’这个职业,而且她还能够一心多用,可以像写代码一样高速完成各种元素法阵的模型,阿娜才会提出通过法力之手拆招并暗中施展纱幕这种应对举措。
    如果换其他法师的话,这种容错率极低的高精密度操作完全无异于自杀。
    总而言之,教导战的精髓就是这么回事。
    诚然,墨檀现在还做不到一边与莉亚德琳对攻一边归纳总结后者的问题,但在加文拉德眼里,这俨然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教导战,至少对于身为观战者的他来说,短短几分钟内,莉亚德琳已经曝出了至少六个有必要大幅度进行完善的问题了。
    三人教导战,即一个负责通过战斗扯出问题的教导者、一个通过观察归纳总结的教导者与一个幸运儿的豪华组合,竟然就这样呈现在了自己面前,伴随着战况逐渐进入‘白热化’,加文拉德此时此刻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这是……一种示威吗?”
    这位迪塞尔家族代表团的领队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纠结地看向自己旁边的大爷爷,低声道:“您这位学徒还真是了不得啊。”
    贾德卡却是立刻摇了摇头,笑道:“你想多了,默并不是那种张扬的性格,我觉得他甚至连什么是‘教导战’都不知道。”
    加文拉德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依然不断进行高频率对攻的墨檀和莉亚德琳,迟疑道:“但是……”
    “他只是不想让那个小姑娘输得太难看罢了。”
    贾德卡咂了咂嘴,摇头道:“仔细看看吧,加文拉德,除了你我之外,这里有任何一个人察觉到默其实始终都游刃有余么?没有,大家都觉得他们的实力旗鼓相当,甚至会以为默很不体面地想要凭借种族优势在这场切磋中硬生生耗赢那个名叫莉娅小姑娘,而他们看到的,才是默的目的。”
    “这……”
    加文拉德眨了眨眼,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原来如此,我是因为境界稍微高了点才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把这当成了一场教导战吗?”
    “不,这就是一场教导战。”
    贾德卡再次摇头,耸肩道:“只是两位当事人都不知道这是一场教导战而已,毕竟你已经看出了那个小姑娘不少的问题,不是么?”
    加文拉德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一会儿不要立刻把你的想法说出来,可以的话,你回头最好单独跟莉亚德琳打一场真正的教导战,然后再指出她在这场战斗中暴露出来的问题。”
    贾德卡拍了拍加文拉德肩膀,笑道:“要照顾孩子的自尊心啊,真让她知道默在阴差阳错之下对自己打出了一场教导战,这种多余的打击还是不要给比较好。”
    “我知道了,大爷爷。”
    加文拉德立刻点头,然后也笑了起来:“不过莉娅的心理素质和天赋可都是非常好的,要我说,她应该也快看出来点什么了……”
    贾德卡立刻皱起了眉头,毕竟在他的设想中,如果这场切磋能按照墨檀的思路结束那就再好不过了,要是让莉亚德琳看出来的话反而不是很圆满。
    只可惜,贾德卡·迪塞尔终归不是一个骑士,尽管他比无数人都有资格成为一名伟大的骑士,尽管他那深植于血脉中的天赋让他能看出很多正经骑士都看不出来的内容,但他终究,不是一个骑士。
    所以有些加文拉德能看出来的事,贾德卡看不到。
    果然,就在半分钟后,原本正在跟墨檀以极限节奏对攻的莉亚德琳突然卖了一个破绽,并在前者莫名迟疑的瞬间抽身飞退,重新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好!!”
    “莉娅姐干的漂亮!”
    “重整态势,不给他集会消耗!”
    场边顿时响起了同辈们的叫好声,在这些迪塞尔家族的年轻骑士眼中,莉亚德琳刚才分明是极为巧妙地通过一记虚招终止了两人之间那没完没了的消耗,让那个半龙人骑士凭借体力优势硬生生耗到赢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但只有莉亚德琳,嗯,或许还有再加上一个观战的加文拉德知道,刚才她卖的破绽可是实打实的‘破绽’,只要墨檀继续保持着刚才的节奏进行攻击,完全可以直接取得胜利。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他分明看出来了!却没有这么做!】
    莉亚德琳银牙轻咬,一双碧绿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墨檀:“你什么意思?”
    “啊?”
    因为害怕伤到莉亚德琳,放过了刚刚那个机会的墨檀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苦笑着低声道:“到底还是被发现了啊……”
    “你在侮辱我。”
    莉亚德琳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平复好心情后冷冷地说道:“你根本就没有尽全力!”
    因为她并没有刻意压低音量,所以无论是凯文还是周围那些观战的迪塞尔家年轻骑士都听到了,然后不约而同地发起了呆。
    没尽全力?
    这还叫没尽全力?
    这家伙也只是高阶吧?
    那特喵的什么才叫尽全力?
    所有人全都懵在了原地,一脸茫然。
    而墨檀则是分外尴尬地张了张嘴:“我……”
    “我不知道你在顾忌什么。”
    莉亚德琳轻咬下唇,手中的巨剑稳稳地停在半空中,剑尖指向墨檀:“但我希望你能认真对待这场‘切磋’,默先生,我不在乎这场战斗的胜负,但我希望你能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啊……”
    姑且猜到了对方已经被自己激怒,而且自尊心多少也受到了一些伤害的墨檀轻叹了一声,然后目光忽然一肃:“你确定么?”
    “我非常确定。”
    莉亚德琳斩钉截铁地点了点头。
    “好吧。”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墨檀也没有再继续犹豫下去,只见他随手将长剑收回了鞘中,然后微微躬下身子,轻扶着剑柄沉声道:“那么,你可以攻过来了。”
    尽管是这句话说得有些高高在上,但莉亚德琳却并未感到有何不妥,不仅如此,早在之前的拆招中就隐约发现对方一直有所保留的她有些愉快地笑了起来:“那就,请多指教了。”
    “嗯,请多指教。”
    墨檀叹了口气,微微颔首。
    嗡——
    下一瞬,莉亚德琳那纤细的身形猛地电射而出,手中的巨剑带着雷动之声划过空气,朴实无华地向墨檀拦腰斩了过去。
    【骑士技——伪·破碎残阳】
    骑士系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拥有任意一个骑士职业系的高阶职业、拥有至少三种骑士精神、双手武器精通35级、体质110、力量160
    消耗/限制:500体能值、持有双手武器
    效果:在5秒内做出五到七次极为沉重的斩击,对位于使用者攻击范围内的指定目标造成大量物理伤害,从第二次斩击起,每次斩击都会获得5%的伤害增幅,若目标的生命值低于使用者生命值上限的35%,后续斩击的暴击率提高50%,并有50%的概率为目标附加【裂伤】、【流血】效果,如果目标的剩余生命值低于使用者生命值上限的10%,且斩击次数还剩三次以上,后续斩击在击中目标要害部位时均有35%几率触发致死效果,并撕碎目标的尸体,冷却时间:200分钟。
    特质1:最后一击造成等额火焰伤害。
    特质2:每次斩击均有一定几率击碎任何品质为唯一优秀以下的非灵魂绑定装备。
    特质3:若单手使用该技能,则额外提高40%的攻击速度。
    【备注:迪塞尔家族的第二代族长,【潜行者】西奥多·迪塞尔所创的【骑士技——破碎残阳】的轻量复刻版。】
    在一片惊叹声中,莉亚德琳·血枫·l·迪塞尔从未施展过的最强杀招,悍然出手。
    而墨檀则再次叹了口气——
    “偏偏是这招啊……真是可惜了……”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终1616045557

章节目录

四重分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微叶梧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叶梧桐并收藏四重分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