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幅度极其微小的偏转身形,依然维持着【残月】状态墨檀再一次以毫厘之差躲开了莉亚德琳的撩斩,让这一记【惊雷】轰在了空处,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长剑再次归鞘,并在半秒钟后连带着剑鞘一起轻轻‘磕’在了莉亚德琳的剑尖处,将对方蓄势待发的后招直接憋了回去。
    尽管【残月】为墨檀提供了200%的移动速度加成,但移动速度可不是攻击速度,换而言之,无论是那行云流水的收剑入鞘,还是后续那精准到近乎于诡异的一磕,完全都是出于墨檀那妖孽般精准的动作与强横到骇人的微操技巧。
    而莉亚德琳这边则是接连后退了数步,虽然墨檀刚刚那第二轮反击因为带有剑鞘的原因并未触发【残月】回避反击时必然暴击的效果,但后招被硬生生掐死在萌芽阶段的感觉依然让她一阵气血翻涌,虽然不至于当场喷口血出来给大家伙助助兴,但也绝对好受不到哪儿去。
    不得不说,短短数秒钟的拆招让莉亚德琳这个几乎没在同水平战斗中处于过下风的姑娘受到了巨大打击,倒不是说她心胸有多么狭隘,只是因为这位出身于迪塞尔家族旁系的姑娘其实对墨檀这个人相当不爽。
    原因嘛,自然不是因为当前人格下极具正派气质的墨檀长得难看,而是那个一身法师打扮,正笑盈盈站在场地边缘观战的白胡子老头。
    贾德卡·迪塞尔,天生的骑士,迪塞尔家族嫡系中的嫡系,毫无责任感的出走者,背弃了骑士之道与那份强横天赋的怪胎,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才能却向往着法师的蠢货,家族史上最大的不肖子。
    莉亚德琳·血枫·l·迪塞尔想要击败面前这个半龙人的可谓,完全出自她对场边那个老人的怨念。
    按理说,比家主达里安·迪塞尔、代表团领队加文拉德·迪塞尔还要低上一个辈分,比贾德卡低了整整三个辈分的莉亚德琳跟老法师是不会有什么交集的,而事实上,两人也确实没有什么交集,莉亚德琳这个名字贾德卡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贾德卡·迪塞尔这个名字对于这位有着四分之三白精灵血统的女骑士来说,却可谓是如雷贯耳,对前者的事迹就算说是从小听到大也不为过。
    与老法师自己以为的不同,他这位离经叛道者的名字在迪塞尔家族非但不是什么禁忌,甚至还成为了族人们近百年来最为追捧的话题之一,光是没有得到父亲认可后悍然离家出走的那段就有七八种版本。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污点,但事实上几乎没有人这么觉得,尽管迪塞尔家族的很多人都觉得这位老先生确实有点荒唐,脑回路更是九成九出了什么大问题,却从未像贾德卡自以为的那般将其视为一个耻辱。
    不过这位名叫莉亚德琳的迪塞尔旁系少女却不这么想……
    简单来说,就是她在对贾德卡·迪塞尔这个人的看法上,与当事人自己的观点出奇地相同。
    她为自己有着‘迪塞尔’这个姓氏而自豪,但那个人却将其视为一种负担。
    她羡慕对方那仿佛被神祝福过的骑士天赋,可对方却将其视为草芥去践踏。
    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嫡系子弟的待遇,那位家主继承人却离家出走了。
    她甚至还听说,自己儿时一直渴望能看上一眼的,只有嫡系子弟或同辈中的佼佼者才有资格阅览的《迪塞尔骑士指南》的原始本竟然被贾德卡轻易送给了一个冒险者伙伴。
    莉亚德琳从未埋怨过自己不是嫡系而是旁系,事实上她也很喜欢自己的尖耳朵,更没有因为自己的天赋虽然不错,但也绝不算是顶尖而愤愤不平。
    事实上,她其实是个虽然有些不善言辞,但性格还算温和善良的姑娘,跟每个人都能相处的很好。
    但就算如此,她对那种拥有着自己渴望的一切,却弃之如履的人依然很难产生多少正面情绪,如果贾德卡在家族中的口碑非常糟糕,每个人提起时都恨不得吐口吐沫骂两句难听的,这姑娘或许还会小小地同情他一下,但是……
    那个抛弃了家主之位、背叛了所有人的期待、离开了生养自己的父母、为了一个荒谬的追求而出走的家伙,非但没有众叛亲离,竟然得到了所有人的宽容与体谅,这种事就让莉亚德琳有些难以接受了。
    所以说,她跟贾德卡本人的想法几乎别无二致。
    贾德卡会因为这种无法理解的情况感到愧疚与不安,莉亚德琳也因为这种无法理解的情况感到愤怒与不满。
    而这份不满,此时此刻自然顺理成章地转移到了这个被贾德卡看重的年轻人,这位姑且算是‘一个法师’的‘骑士学徒’的家伙,也就是墨檀身上。
    【打败他!】
    莉亚德琳银牙轻咬,拼命激发体内的战气,冲开了手腕处那因为接踵受到强震而稍显闭塞的血气,再次擎剑冲上。
    比起这位迪塞尔女骑士对墨檀的不爽,凯文对墨檀那点怨念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这……我是有哪里得罪她了吗……】
    尽管没有感觉到杀气,但墨檀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面前这位莉亚德琳女士对自己那强烈的敌意。
    没错,是敌意,而不是战意。
    如果此时此刻墨檀的人格是‘绝对中立’,那么他或许还有一点可能凭感觉猜到些许莉亚德琳如此敌视自己的原因,但现在的他只能感觉出对方想要痛揍自己一顿。
    不过,问题不大。
    尽管同为玩家,纸面实力也都是高阶,但现在的‘默’与大光明骑士凯文之间缺存在着决定性的差异,简单来说就是前者在各方面基本都有着碾压级的优势。
    诚然,‘默’这个角色能够跻身无罪之界玩家战力排行榜前百主要是因为有王霸胆这个血契伙伴,但这绝不代表没有王霸胆时的他就不强了。
    ‘默没有死角。’
    这是汪汪小队的一帮人某次闲聊时得出的结论。
    无论是贾德卡也好、牙牙也好,还是季晓鸽、安东尼·达布斯,都有着十分鲜明的个人风格,也有着与之对应的长处或欠缺,但唯独墨檀,能够在任何情况、任何条件、任何环境下都能维持着绝对稳定的优质发挥。
    至于个人风格,不是没有,但大多数情况下都发挥着小队黏合剂作用的墨檀却很少显露出什么独树一帜的风格。
    但有一点,无论是贾德卡还是牙牙都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作为后盾,墨檀是根本不可能完美担任‘黏合剂’这一角色的。
    至于他具体有多强……这个真不好说,毕竟汪汪小队一直以来遇到的对手都比较奇怪,要么就是特别弱、要么就是特别强、要么就是画风特别清奇,反正没一个正常的。
    而莉亚德琳,则是一个难得足够正常又足够有实力的对手。
    理论上是这样的……
    【三招。】
    轻轻扶住了腰间的剑柄,墨檀无声地在心底喃喃了一句,并在下一秒忽然解除了【残月】状态,拔剑甩出了一道绯空斩。
    莉亚德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一个交错踏步闪身避过了那道赤红色的剑芒,速度不降反升地冲向墨檀,双手死死地攥紧【日冕斩击剑·量产型】的剑柄,重重地刺出了一记【棘突】。
    没错,正是墨檀平时也颇为爱用的迪塞尔家族特有招式,使用重型武器高速往目标脸上戳的刚正面骑士技。
    干净利落的动作,被压缩到半秒不到的发力时间,刁钻而完美的攻击角度,令人惊叹的熟练度。
    墨檀在心里对莉亚德琳的这一击做出了颇高的评价,紧接着便用自己手中的长剑甩出了一蓬宛若红莲般怒放的剑光,并在同一时间开始快步后退。
    很清楚【棘突】这一特点的墨檀知道这招不能闪,或者说是但凡被攻击者的移动速度没有对方出剑速度快,那么绝大多数情况下的闪避都只会为【棘突】这一刺提供更加凶猛的冲势,就算堪堪脱离了这招的攻击范围,能够无缝跟在这招后面的可选技能也非常之多。
    总而言之,这是非常适合用来当起手式的一招。
    而深知【棘突】特点的墨檀则不假思索地选择了最优解,一边维持着当前的角度持续后退,一边以对攻的方式与莉亚德琳这一记气势汹汹的棘突拆招。
    “没用的。”
    莉亚德琳骄傲地翘起了嘴角,罕见地在战斗中说了句话:“你挡不下来。”
    这并非盲目的自信,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莉亚德琳就用她那【惊雷】一剑破掉了大光明骑士凯文的总计九道光斩,而那团在她面前绽放开来的红莲虽然数量颇多,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远逊于凯文那招【分光·断罪斩】。
    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比【惊雷】凶猛得多的【棘突】,墨檀最好的结果也是跟凯文一样被自己直接击飞。
    莉亚德琳是这么觉得的。
    然而就在墨檀已经退了五米,自己亦凭借着【棘突】突进了五米之后,这位女骑士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觉得错了。
    因为在刚刚那不到三秒钟的短暂时间里,面前那蓬看似缭乱无章的红莲剑光竟然连续撞在了【棘突】这个技能最强的那一点,也就是剑尖上足足三十二次!
    尽管力度都不算大,远远弱于凯文之前那九道光斩,但在三十二次没有丝毫误差,每次都稳稳点在同一个地方的迎击后,莉亚德琳的棘突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她甚至没办法立刻变招,因为就在【棘突】去势已尽的那一瞬,那一道道相对孱弱的剑光忽然开始了最后一轮绽放,而墨檀依然在退。
    虽然可以选择直接用最后一丝冲势突破这层‘莲幕’,但鉴于对方极有可能在自己冲锋的那一瞬发动攻击,莉亚德琳终究还是选择了凭借一记【惊雷】拍散了那十余道【怒红莲】,没有冒进。
    当两人再次重新观察到彼此之后,墨檀甩出了一道【剑风】,主动冲了上去。
    而莉亚德琳自然不会示弱,正面撞碎了那阵锋锐的劲气后悍然迎上。
    就这样,三招过了。
    【绯空斩】、【骑士技怒红莲】、【剑风】
    三招过后,墨檀并没有赢得胜利,莉亚德琳更是气势高涨。
    呯——呯呯呯呯呯呯——
    刺耳的交戈声不绝于耳,墨檀手中的【利剑·风切】与莉亚德琳的【日冕斩击剑·量产型】不断地碰撞在一起,几乎是在顷刻间就将这场‘切磋’的节奏拉到了极限,而且在纠缠了大概五秒钟后,双方几乎同时放弃了使用高杀伤力技能的打算,而是开始通过大量诸如劈、刺、点、崩、击、提、挑、斩、截、托、按、挂、削、撩等基础剑招试图压制对方。
    只要能够彻底在这番高速纠缠中压制住对方,打开一个足够某一方用出决定性技能的空隙,这场切磋就可以说是结束了。
    无论是刚刚败于莉亚德琳之手的大光明骑士凯文,还是其他迪塞尔家族的年轻骑士,都在两人开始如此高频率地拆招后得出了如此结论。
    只是……
    旗鼓相当!
    针尖麦芒!
    在他们眼中,无论是墨檀还是莉亚德琳,都没能成功建立起足够的优势,就算其中那边被稍微扰乱了阵脚,也会在下一秒飞快地扳回局面,总而言之就是陷入了只有各方面水平几乎完全相同的人彼此切磋时才会陷入的、诡异的高节奏僵局。
    “这样的话,再过一会儿估计就会变成单纯的体力比拼了。”
    一个有着褐色短发的迪塞尔家骑士咂了咂嘴,对旁边的同伴说道:“对方是半龙人,莉娅姐是精灵,输定了啊。”
    “说的是啊。”
    抱着头盔的同伴微微颔首,叹了口气:“虽然能跟莉娅姐打成平手这件事确实很了不起,但那个半龙人小哥还真是狡猾啊。”
    “可不是嘛。”
    ……
    另一边
    加文拉德·迪塞尔猛地转头看向贾德卡,瞪大了他那对浓眉下的大眼……
    “教导战?!”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终

章节目录

四重分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微叶梧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叶梧桐并收藏四重分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