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那惊雷,这通天修为……
    咳,只见那明显出身于迪塞尔家族的白精灵女骑士一招【惊雷】扫出,竟是后发先至地轻松劈碎了凯文那繁复缭乱的光斩,最后更是重重地将其连人带剑一起砸飞了出去,虽然并没有飞的很远,但鉴于凯文的体型还算高大,身上还套着宛若铁罐头般的圣骑士铠,这个结果已经堪称恐怖了。
    虽然只是初步观察了一下,但墨檀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训练场中央的两人跟没有王霸胆连协的自己差不多,都是高阶出头的水平,而除去兽精灵之类的混血种之外,精灵这个种族从来都不以体质或力量见长,那位有着一头金红色长发的白精灵女骑士能在一剑破招的同时击飞凯文,只能说她对力量的掌控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换做比较好理解的说法,就是这位女骑士在武器专精和技能熟练度方面估计都要高上凯文一大截。
    不过后者也并未放弃,之前也说过了,玩家在高阶巅峰前要比大多数npc有优势许多,再加上这位大光明骑士凯文师从曙光教派的大骑士长之一,拥有【断罪斩】美誉的格林·提瑞,所以他觉得底牌尚未尽出的自己还能再挣扎一下。
    于是——
    【急·断罪斩】
    圣光学派主动技能
    掌握要求:圣光学派28级、单手武器专精25级、力量45、灵巧30、曙光女神帕可茜的信徒、信仰值上限>100
    消耗/限制:150体能值、15信仰值、20魔力值、持有单手武器
    效果:对指定方向激射一道8m/s的剑气,对路径上的沿途所有目标造成少量圣光伤害,有效范围5m,冷却时间:2分钟
    特质:高亮光效、贯穿
    【备注:舍去了物理伤害,偏倾速度的断罪斩轻量改良版,被大光明骑士凯文融入了【凝光术】的特质,大幅度提高了亮度,也增加了额外的魔力消耗。】
    ……
    凌厉的剑芒无声地闪过,转瞬间便已经飞掠到了不远处的白精灵女骑士面前,尽管在速度、威势、锋锐方面都跟格林·提瑞那未被轻量化的【急·曙光断罪斩】没有可比性,但却很晃眼睛。
    而甩出这一剑的同时,凯文也迈着飘忽的步伐欺身而上,手中的十字剑上圣光缭绕,显然是在酝酿一记杀招。
    没错,他本就没指望自己刚才那一招能够造成什么伤害,只求能稍微牵制对方一下,为自己制造一个能够取胜的机会。
    并非凯文的战斗智商有多高,但他之前毕竟经历过苏米尔那场规模浩大的‘决战’,尽管当时北伐军可以说是碾着耳语教派东北教区的主力在打,但那毕竟是稍有不慎就会身死殒命的战场,在经历过那种场合之后,原本风格比较直来直去的凯文已经逐渐开始用脑子而非本能去战斗了。
    总而言之,见过血的人和没见过血的人是存在差距的,而在实力处于同一层级的前提下,这种差距就非常关键且致命了。
    所以,如果换做那些绝大多数都没有杀过人的骑士学院在读学生,凯文这两招分析起来其实没啥技术含量bo(连击)还是很具威胁性的……
    只可惜,站在他面前的莉亚德琳·血枫·l·迪塞尔非但见过血,而且在死斗方面的经验更是要碾压凯文不知道多少个段位。
    “不错。”
    再度挥出一记【惊雷】,将那道笔直射向自己的圣光斩击轰碎,不知何时闭上双眼的女骑士赞许地扬起了嘴角,然后面色骤然一肃,沉声道:“但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
    下一秒,第三道【惊雷】轰然炸响,直挺挺地迎上了凯文那记刚刚开始发力,技能还处于起步阶段并未完全施展出来的【断罪·居合斩】。
    呯——
    完全没能反应过来的凯文只觉得虎口一痛,非但尚未结束蓄力的技能被直接憋了回去,就连手中的十字剑也在一股巨力下打着旋地飞了出去,并在几秒种后‘哐啷’一声砸在了练习场那坚硬的黑曜石地砖上。
    “你很优秀,凯文骑士。”
    而面前那长相虽然不是太美,却也算是眉清目秀的白精灵女骑士则平静地将手中那柄【日冕斩击剑·量产型】挂回身后,一丝不苟地行了个骑士礼:“如果能够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你会变得更强。”
    或许是因为被明明是同一实力层级的纤细女性正面打了个完败,脸上有些挂不住的凯文面色稍微有些阴沉,但他还是在短暂地沉默后捡起了自己的十字剑,苦笑着向对方回了一礼,干声道:“我输得心服口服,莉亚德琳小姐。”
    啪——啪啪啪啪——
    只听一阵拍手声从不远处传来,场地中央的两人以及周围那大概有五十来人的观战者同时转头看去,发现自家的领队加文拉德·迪塞尔正和几个陌生人站在训练场入口处,而鼓掌的那位白胡子老大爷正是其中一幅熟面孔之一。
    不过虽说是熟面孔,但那位法师打扮的老者总觉得有些面善……
    除了凯文之外,训练场中的所有人脑海中都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下一秒,一个猜测忽然同时出现在这些人的心底,包括莉亚德琳在内的年轻骑士们同时瞪大了眼睛,并在注意到加文拉德的站位故意落后那老人半个身位后统统肃然起身,将武器紧贴在额头上一眨不眨地注视着那位白胡子老大爷,无声地行了一个骑士礼,除了单膝跪地的宣誓效忠里外堪称最高礼节的——觐见之礼。
    “你教这帮孩子的?还是达里安那个小鬼教的?”
    原本对女骑士那三剑【惊雷】很是欣慰以至于下意识鼓起掌来的贾德卡被这副阵仗吓了一跳,一边讪讪地放下了手对大家还了个法师礼,一边目光不善地瞥了旁边的加文拉德一眼:“我不是都说了别搞这么正式吗……”
    加文拉德笑了笑:“我们没有特意教过,不过身为第一个勇于离家出走、踏上一条与迥异于骑士之道追寻自己梦想的嫡系,您在家族里可是相当有名的,而且大爷爷您跟家主长得还挺像的,大家能认出来也不奇怪。”
    “唉,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迹啊。”
    贾德卡叹了口气,然后摆了摆手示意那些肃然起立的年轻子弟们放轻松,转头冲墨檀眨了眨眼,乐呵呵地问道:“怎么样,我们迪塞尔的晚辈后生水平还不错吧。”
    后者立刻用力点了点头:“嗯,非常厉害。”
    “啧啧,不过跟你小子比还是差点意思。”
    贾德卡咂了咂嘴,特意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并没有给墨檀拉到额外的仇恨。
    不过旁边加文拉德和站在中央的莉亚德琳还是同时挑了挑眉,显然是听见了。
    “虽然上次在卡塞洛并没有见到面,不过我之前就有听达里安大哥说过,大爷爷看重的默小哥是个非常出色的年轻人。”
    加文拉德对墨檀微微一笑,然后轻飘飘地瞥了站在场地中央的莉亚德琳一眼,玩味地笑道:“先声明一下,我绝对没有刁难的意思,不过如果可以的话,默小哥方便跟小莉亚切磋一下吗?作为你的举荐人,我姑且还是想了解一下你的实力的,也能在具体的项目报名时做个参考。”
    听力极好的白精灵顿时攥紧了双拳,目光逐渐变得兴奋了起来。
    “啊这……”
    墨檀被聊了个猝不及防,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讪讪地摸了摸鼻尖:“虽然也不是不行,不过……”
    只想在斗技大会中划水,希望自己越早被淘汰约好的他向贾德卡投以求助的目光。
    结果老法师却用力拍了拍墨檀的肩膀,哈哈一笑:“去吧去吧,正好给我这个离家出走的家族污点长长脸。”
    墨檀深深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呢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贾德卡都这么说了,那我……”
    “啊!!!”
    结果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爆发出了一声杀鸡般的尖叫。
    众人定睛一看,发现叫声来源正是刚才那场切磋中的战败者,在场唯一一个穿着圣骑士铠而非迪塞尔家族制式板甲的凯文。
    “是你!”
    他哆哆嗦嗦地指着墨檀,震声惊呼道:“天柱山那个卑鄙的羊骑士!”
    天柱山?
    卑鄙的?
    羊骑士?
    除了墨檀一行人外,包括加文拉德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懵。
    而墨檀更是极度尴尬地笑了笑:“嗨,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见面。”
    “默小哥你……”
    加文拉德转头看向墨檀,颇为好奇地问道:“和凯文是故友?”
    “这个,故友倒是谈不上。”
    墨檀轻咳了一声,无奈道:“只是之前在天柱山的大竞技场稍微切磋过一次而已。”
    “然后你用卑鄙无耻的手段战胜了我!”
    不久前还跟墨檀在苏米尔那边谈笑风生,甚至帮助前者与其导师格林·提瑞达成某种默契的凯文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咬牙切齿地盯着墨檀。
    “这个……”
    虽然并不觉得自己有用什么卑鄙无耻的手段,不过鉴于那招双脚蹬地带羊起飞的战略确实有点非主流,当下脾气很好的墨檀也没有激动地进行反驳,只是站在原地苦笑不已。
    “啊,我想起来了。”
    贾德卡轻轻一拍脑门,也不知道是真想起来了还是假想起来了,捋着胡子轻笑道:“挺不错的战术。”
    其实也并不是很记仇,只是因为那次战败太过深刻而始终难以释怀的凯文撇了撇嘴,没再继续说啥,倒是转而给了莉亚德琳一个‘美女你一会儿务必帮忙好好教训教训他’的眼神。
    看的莉亚德琳一头雾水。
    “凯文是达里安大哥的好友,曙光教派大骑士长之一格林·提瑞阁下的学徒,因为圣教联合代表团名额比较紧张的关系,他这次是以迪塞尔家族关系者的身份来的学园都市,昨天下午刚跟汇合。”
    加文拉德对贾德卡简单地介绍了一下,笑道:“很有前途的年轻人。”
    贾德卡点了点头,对凯文露出了慈眉善目的微笑,然后轻轻推了墨檀一把:“去,跟那小姑娘切磋一下。”
    “加油啊!”
    凯文立刻转身给刚刚挫败了自己的女骑士打气,然后小跑着离开了场地中央,让出了地方。
    而莉亚德琳则华丽地无视了凯文的助威,拔出背后的阔剑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对后者行了一个无可挑剔的骑士礼:“莉亚德琳·血枫·l·迪塞尔,迪塞尔家族的骑士学徒,请多指教。”
    “默,呃……姑且算是贾德卡的骑士学徒。”
    骑虎难下的墨檀只得拔出腰间的长剑,像模像样地向莉亚德琳回了一礼,苦笑道:“请多指教。”
    下一瞬,莉亚德琳身形如电地高速掠向墨檀,抬手就是一记【惊雷】,手中的巨剑呼啸着向后者兜头斩落,声势比之前击败凯文的每一剑都来得惊人,沉重的剑身在电光石火间完成了三次凌空转向,攻击角度在短短一秒钟内便已经从斩首变幻成了裁肩,狠狠地劈向墨檀。
    【残月】
    墨檀则是不慌不忙地归剑入鞘,然后身体以极小的幅度稍微晃动了一下,竟是间不容发地避开了莉亚德琳的斩击,紧接着身体猛然归位,从侧面一肩撞开了对方的巨剑,然后长剑瞬间出鞘,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在空气中划了个半圆,带出了一抹宛若月光般的弧形斩痕,悄无声息地磕在了莉亚德琳的剑柄处。
    因为成功使用【残月】回避攻击后的100%暴击反击效果,莉亚德琳顿时感到一股沉重的力道从剑柄处传来,并以十分迅猛的速度传向自己手腕。
    如果换做凯文的话,光是这一剑,就足以让他手中的长剑飞出去了。
    然,莉亚德琳并非凯文,她手中那柄沉重的【日冕斩击剑·量产型】也不是凯文那柄单手十字剑。
    于是乎,拼着虎口裂开的剧痛,莉亚德琳强行借力拧身,又是一记【惊雷】倒旋斩出,剑锋直指墨檀的左臂!
    并在下一秒斩了个寂寞。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终

章节目录

四重分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微叶梧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叶梧桐并收藏四重分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