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话,不然回去就把你嘴撕了。】
    墨檀先是同样通过两人(龙/龟)之间的心灵感应回了一句,然后便面色如常地对身前两个新面孔打了个招呼,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和王霸胆,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但是!
    仅仅只是表面没有什么异样而已,事实上,墨檀的心底早已掀起了涛天巨浪,原因无它,正是那位名叫石榴的女孩最开始那句‘我叫石榴,是一个边缘人,你好’。
    尽管之后在秋月的指责下石榴又改口称自己为未来人,但之前那句话似乎并不只是一个口误那么简单,虽然对面那位少女团长似乎真把那句就是口误了……
    但墨檀却是知道的,准确来说是他确实听说过‘边缘人’这一概念。
    时间,三年前,地点,b市某小商品市场的小店【稀奇古怪】
    墨檀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准备去找莱斯兄弟吹牛扯皮侃大山的自己走进稀奇古怪时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两人,并在那短短不到两秒钟内听到楼上隐约传来了一句‘最近那些边缘人真是越来越接地气了,昨天在旧电厂除魔的那哥们儿竟然直接用咱们店的……’
    下一瞬,费里·莱斯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便与抱着一大箱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乔·莱斯一起从楼上走了下来,两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墨檀。
    “嚯,我刚要给你俩打电话呢。”
    墨檀打着哈欠放下了举在耳边的手机,一脸贱笑地看着面前那哥俩:“一个人都不留在下面,真不怕招贼是不是?啧啧,啥也别说了,赶紧送我点好玩意儿给自己涨点教训,省得下次你俩在楼上搞基的时候让人把楼下给搬空了。”
    费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笑呵呵地反手从乔怀中的箱子里抓了把糖丢给墨檀:“说得有道理。”
    “又是逃课糖?太抠门了点儿吧?”
    墨檀撇了撇嘴,将手中那款已经不知道被自己偷偷化验过不知道多少次的【标准逃课糖】揣进兜里,一脸不爽地坐在魔术用品柜前的椅子上。
    跟费里一起走下楼的乔随手把箱子扔到角落,转头对墨檀轻轻摇了摇食指,笑道:“愿意配合你蛮不讲理的讹诈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以说明我们两个真的很大方了。”
    “顺便一提,伙计。”
    费里懒洋洋地往墨檀旁边的柜子上一靠,挑眉道:“我们不骨科,更不搞基,就连喜欢的女孩类型也不一样。”
    不用说也知道当时正处于‘混乱中立’状态的墨檀咧嘴一笑,莞尔道:“不过我觉得,会爱上你们的姑娘,不管认准的是模样还是性格,都很有可能会同样看上另外一个。”
    “哈哈,虽然从各种角度来说我们两个确实很像……”
    费里夸张地摇了摇头,耸肩道:“但是归根结底,乔还是乔,我还是我,如果连这种事都分不出来,自然称不上是爱我们。”
    “妈妈是例外,我相信她是爱我们的,就是粗心了些。”
    乔做了个鬼脸,然后很是漫不经心地看了墨檀一眼,随口问道:“话说你刚才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吧?”
    话音刚落,墨檀原本风淡云轻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剧变!
    “喂……喂喂喂……”
    他猛地站起身,向门口的方向退了一步,表情和声音都分外僵硬:“你们两个……刚才不会真的是在楼上……”
    “在楼上试验了一下新产品,打嗝糖。”
    费里咧嘴一笑,耸肩道:“所以你可以把那危险的想法收起来了。”
    “吓我一跳……”
    墨檀长舒了一口气,骂骂咧咧地坐了回去。
    之后的两个小时,他就跟往常一样跟莱斯兄弟聊着天,并在这个过程中诓了几颗尚未研发完成,会让人在疯狂打嗝的同时连续放屁的打嗝糖,直到夕阳西下才和两人告别,去菜市场帮几位老板巩固了一下血压就回家了。
    接下来的三天,墨檀表现得非常正常。
    直到第四天夜里,他揣着三颗自制闪光弹、两根警用电击棒、一把尼迫尔狗腿刀、一只强光手电和半瓶自制氟烷喷雾,极度专业地避过了沿途绝大多数监控摄像头,花了整整五个半小时终于摸进了b市唯一一座旧电厂。
    “听到了有意思的事呢……”
    走过煤场、绕过烟筒的墨檀悄无声息地闪身走进了锅炉房,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人畜无害地拿着手电四下打量着。
    他穿着一身很是宽松的休闲风衣,带来的那些家伙都藏在经历了数次魔改的内衬里,看上去人畜无害,根本不像是一个带着目的过来的好事之徒。
    这其实很顺理成章,毕竟这座半年前就已经被废弃掉的电厂又不是什么军事重地,虽然几乎不会有人没事儿闲的来这里参观,但这里也确实不是什么闲人免进的地方,反正那些有价值的东西早在废弃时就已经被拉走了,什么锅炉啊、循环泵啊、燃烧器啊、汽轮机啊之类的统统都莫得,根本就不怕招贼。
    综上所述,其实就算墨檀随便叫个出租车让人把他送到这里,一路捧着摄像机大张旗鼓地唱rap玩探险理论上都不会有人管。
    不过他依然尽可能地做到了隐秘行动,不仅如此,甚至还难得地为自己做了一定程度的‘武装’,感觉十分矫枉过正的样子。
    但墨檀自己却并不这么想,事实上,如果不是担心某些‘有可能存在的痕迹’会在短时间内被磨灭掉,他一定会准备的更加全面点再过来。
    打从一开始,他所顾虑的就不是那些常规意义上的‘麻烦’,而是‘有可能隐藏在常规下的真相’。
    这个世界并不单纯,墨檀早在结识到莱斯兄弟前就已经通过各种细节察觉到了这一点,虽然只掌握到了一些连蛛丝马迹都算不上的‘痕迹’,但他却始终没有忽略过那些发生在‘日常’周围的‘异常’,至少在当前人格下的墨檀从未忽略过,尽管很可能只是一种近乎于白日做梦的意淫,但他却依然乐此不疲地想要揭开那些被自己留意到的‘痕迹’后所蕴含的真相。
    无论答案是足以证明自己只是在夏姬八猜的无聊事物,还是有可能引火上身的未知危险,他都毫不在意,因为对于当前人格下的‘墨檀’来说,追寻答案这件事本身就是极为有趣的,至于结果,很可能只是个添头而已。
    莱斯兄弟并不简单,甚至很有可能就是那个‘不为人知的世界’中的一员,墨檀早就有过类似的猜测,却始终没有掌握到确凿的证据。
    直到几天前……
    “在旧电厂除魔的那哥们儿~”
    墨檀低声重复了一句费里·莱斯那天在【稀奇古怪】二楼所说的话,微微眯起了双眼:“是叫‘边缘人’没错吧……呵……所以除魔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这座旧电厂最近似乎并没有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啊,比如煤气爆炸之类的,难道是那个被称之为‘除魔’的举动并不会闹出太大动静么?”
    前半个小时的一无所获并没有让墨檀感到半点不耐烦,他不紧不慢地在空荡荡的锅炉房里走着,并没有被周围那很是阴森诡异的环境所影响,因为世界上所有的废弃锅炉房在大半夜时基本都是这个德行,所以他自然完全不觉得害怕。
    当然了,在‘混乱中立’的人格下,就算这里真闹鬼,然后突然蹦出只裂口女之类的玩意儿冲他一口咬来,估计这货都能开开心心地反咬回去,不过咬不咬得过就是另一回事了。
    “嗯?”
    就在这时,墨檀忽然瞪大了眼睛,手电猛地一甩,稳稳地照在了一根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色的水泥柱上。
    一抹兴奋地笑容攀上了他的嘴角,但见墨檀快步走了过去,然后啪地一声关掉了手电,就这样在一片漆黑中死死地盯着面前那根只能看清轮廓的柱子……侧面的两道刻痕,两道长度不超过两厘米、宽一厘米的刻痕,正散发着点点蓝光。
    “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
    墨檀轻念了两声,脸上那原本无比激动的表情仿佛从未存在般瞬间敛去,紧接着便将手电塞进口袋,一边凭借着自己已经逐渐适应在黑暗中视物的双眼飞快地扫视着周围,一边伸手向藏在风衣内侧的尼泊尔狗腿刀摸去。
    然后……
    “小伙子小心!”
    手电的光亮在黑暗中绽放开来,一个穿着保安制服,个头不高的中年大叔突然从墨檀背后冲出,猛地将其推倒在地。
    猝不及防下被推倒的墨檀当即面色就是一变,然后不着痕迹地将自己伸向风衣内侧的手拿开,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那位开着手电、穿着保安服的大叔:“啊?”
    “啊什么啊呀,你看看这多危险!”
    大叔弯腰把墨檀拽了起来,然后用手电照向后者刚刚观察的那根柱子,语气不善地哼道:“你看这是什么!”
    墨檀挠了挠头发,借着大叔手电筒发出的光芒定睛一看,发现两根裸露在柱子外的电线正不断散发着点点细微的电花。
    “你知道这玩意儿多少伏特!我刚才要是再慢一步你人就没了!”
    大叔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转过头惊魂未定地向墨檀问道:“话说小哥你是什么人啊,大晚上不睡觉跑这地方来,玩试胆啊?”
    墨檀讪讪地笑了笑,有些尴尬地低声道:“尿急,以为这儿没人……”
    “嚯,差点儿被一泡尿害死。”
    中年人干笑了两声,拍了拍墨檀的肩膀:“行了,赶紧出去吧,出去右拐有个原水池,前段时间就放干了,你要是憋不住就去那边解决一下,现在黑灯瞎火的也没人看你。”
    墨檀连忙道谢,然后便带着一脸惊魂稳定地表情快步向门口冲去,等到半个身子都出锅炉房了才回头喊了一嗓子:“谢谢啊!”
    “快去吧快去吧,别再给憋坏了。”
    大叔哭笑不得地挥了挥手。
    “大叔你是这儿保安啊?这电厂不是都弃置了么?”
    墨檀捂着裤裆继续问。
    “我是隔壁小区的保安。”
    大叔耸了耸肩,笑道:“来这边借厕所的。”
    “嗨,敢情是同道中人,那大叔你先借着,我去外面借一下哈。”
    墨檀嘿嘿一笑,然后就愉快地出门右拐,很快便找到了刚才那大叔说的原水池,撒了泡尿后就跑到斜对面路口打车回家了。
    直到走进家门,墨檀的面色才猛地沉了下去,只见他连鞋都没换,一进屋就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卫生间,冲着镜子中的自己吐了个舌头……
    当然,这并不是在卖萌,因为镜子中墨檀的舌尖附近,有一个特别清晰的小豁口,虽然早在一个多小时前就已经不再流血了,但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是刚咬出来没多久的新伤。
    没错,就是咬的!
    墨檀自己咬的,而且他对这一过程完全没有印象!
    “我的记忆出问题了……”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扶着洗脸台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低声道:“嘴里的伤口就是提示,是我留给自己的提示。”
    墨檀轻出了一口气,转身返回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嘴角翘起了一抹愉悦的弧度,然后抬头瞥了一眼电视上方的电子万年历。
    上面显示的时间是am05:15……
    “按照我每秒钟大概一点七次的平均心率来算的话,参照现在的标准时间……”
    墨檀将右手从左腕上移开,低声喃喃道:“应该是漏了一百八十七秒左右。”
    【随随便便就抹掉了我三分钟的记忆么,呵,这个世界还真是刺激到让人想尖叫啊……】
    他盯着自己那绝不存在哪怕一秒种误差的电子万年历,兴奋地有些颤抖。
    然而就在下一瞬,墨檀忽然激灵了一下,那稍有些邪气的笑容顿时消失,然后再次颤抖了起来。
    这次是吓的!
    突然转到了‘绝对中立’人格的墨檀越想越害怕,只觉得自己的血压蹭蹭地往上涨。
    再然后……
    总计一百九十一秒被抹掉的记忆,忽然从他的脑海深处倒灌而出!
    第六百一十五章:终

章节目录

四重分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微叶梧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微叶梧桐并收藏四重分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