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几番张口都没打断芙蓉的话,最后干脆由着她了,等她一通说完后,蒋璃回击,“你这还没结婚呢,就开始预备一颗已婚妇女的心了,怎么着?

    迫不及待想要嫁人了?

    马克,你跟芙蓉求婚了没有啊,你俩准备什么时候办事?”

    马克突然被点名,一时间有点懵,反应过来后挠挠头,“我、我尽快……”芙蓉听着这话就臊红了脸,“蒋璃!说你的事呢,扯我身上干什么?”

    “我这不是替你催婚吗?

    看你振振有词的,一看就是深谙婚姻之道了,你是在心里不知道预习了多少次了吧。”

    芙蓉被她说得更是脸红得不行,气得直冲她瞪眼。

    蒋璃可不怕芙蓉眼神里的刀子,经过上次顾初的事,她看得门儿清,这芙蓉的一颗心都在马克身上,说不喜欢他不爱他那是假话。

    马克这个人平时话不多,也不善于表达对芙蓉的感情,但在照顾芙蓉这件事上可谓是心细如尘,有这么个男人在芙蓉身边,她也是放心了。

    “印堂黑。”

    印宿白早就习惯蒋璃这么叫她了,也只有她敢这么叫他。

    他呵呵一笑,“蒋姑娘有事吩咐。”

    “事儿呢,倒不大。”

    蒋璃直起了身,双臂交叉环抱于胸,居高临下看着他,“马克怎么说都是你兄弟,老大不小了吧,他不着急结婚你也不催着点?

    什么意思啊你们兄弟俩,想空手套白狼不成?

    跟你们说,我家芙蓉可不是个随随随便就能娶回家的姑娘。

    在一起都多长时间了,婚还没求呢,沧陵这个地方又不比大城市,俩人同进同出的会遭人话柄的。”

    印宿白一听这话马上表态,“蒋姑娘你放心,我肯定督促他们把婚结了。”

    芙蓉直跺脚,“蒋璃,你烦不烦人啊。”

    干脆也上了楼,朝着她这边过来继续嚷嚷,“我和他才多久啊,哪有你跟陆东深磨叽得时间长?”

    蒋璃把蒋小天往旁一拨,顺势将芙蓉一把扯过来往怀里一搂,“行啊,那咱们就不嫁,你跟我过,怎么样?”

    “呸!”

    芙蓉推了她一把,“德行吧,我才懒得伺候你去。”

    蒋璃笑着收回手,“所以啊,你是典型的见色忘友。”

    说到这她又看向楼下,“马克,你们今晚要烤肉?”

    “这些肉是等着姑娘回来烤的,现在姑娘回来了,今晚就做。”

    马克说。

    “行啊,那今晚就聚聚吧。”

    蒋璃双手搭在栏杆上,“我拍板了,今晚你跟芙蓉就订婚吧,天时地利人和。”

    周围人连呼着好,印宿白高声道,“我再去弄酒过来!天大的好事,咱们一醉方休啊。”

    马克笑了,竟有点腼腆了,“多谢蒋姑娘成全。”

    芙蓉简直是羞得要命,但心里其实是甜滋滋的,只是碍于面子,她捅咕了一下蒋璃,小声说,“就你操心。”

    蒋璃笑看着她,“你是我的人,得看着你幸福啊。”

    又冲着马克下了命令,“明媒正娶的时候,该拿的礼金可一分不能少啊,否则委屈了我家芙蓉,我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马克头点的如捣蒜,“放心吧姑娘,我这辈子都不会叫芙蓉受委屈的。”

    芙蓉闻言,心底动容。

    蒋璃的一颗心也踏实下来了,蒋小天她倒是不担心,毕竟是个男孩子,在感情里受点伤磕磕碰碰的没什么,但芙蓉不同,她吃了太多苦,也糟了不少罪,从未对感情的事抱过希望,也从未奢求过自己能遇上什么良人,曾经芙蓉对她说,像我这种人不配拥有爱情吧,也注定了一生孤老。

    她希望芙蓉能幸福,尤其是在她即将进入大漠的前夕,倒不是她对自己没信心,只是怕万一真的出什么事,芙蓉无依无靠怪可怜的。

    **入夜的古城依旧热闹,许是中秋余温尚未过去,长街两旁还都挑着鹅黄色灯笼,亮起,一直绵延到古城深处。

    沧陵过中秋的习惯,挨家挨户挂起灯笼,跟过年的红灯笼不同,中秋是挂鹅黄色的,这样家家户户都有月儿明。

    入秋后的沧陵没周边的确那么冷,空气了只有少许的凉,篝火一起炭炉一搭,整个气氛就活络了起来,夜里的凉气也被这热火朝天的架势给驱散了。

    印宿白扛了不少酒。

    在此之前,有关马克和芙蓉订婚一事早就散播出去了,风风火火地来了不少兄弟祝贺,同时也因为蒋璃回来了,所以大家伙谁来了林客楼都要进屋跟她打声招呼。

    空气里浮游着烤肉的味道。

    这是沧陵古城最常见的气味,一入夜,总会有人家在烤肉,香气勾人。

    忙碌了一天的沧陵人,总会用这种方式来犒劳自己。

    大家伙在外面热火朝天的,烤肉的烤肉,烤菜的烤菜,吆喝声说笑声不断。

    蒋璃没出来。

    她靠坐在一楼的沙发上,双腿交叠穿着机车靴一并搭在沙发扶手上。

    打发了大家各忙各的后,她就联系了邰梓莘提到的那位朋友,获知了那位克拉玛依老人的一些信息后,再结合阮琦曾经说的路线,做周密安排。

    蒋小天进屋请示工作的时候,瞧见蒋璃手旁放着张地图,腿上搁着个画板,上头订着白纸,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画着什么。

    他好奇心重,上前这么一瞅,“爷,你这是打算去哪?”

    顺势的,瞅了一眼她手旁的地图。

    蒋璃没容得他多瞧,不动声色地将地图阖上,画路线的笔一停,抬眼看了他一下,“小孩子家家的打听那么多干什么?

    什么事?”

    “我就是进来问问你,想喝白的还是啤的,再或者是你酿的,芙蓉那存了好几瓶子你的酒呢。”

    “我都可以。”

    蒋璃懒洋洋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任何酒对我来说都跟水似的。”

    搁平时蒋小天早就撇嘴了,再来一番喝太多酒伤身的教育关怀,但今天他可没这心情,眼瞧着她有遮遮掩掩的架势,打心眼里就颤。

    他的确是了解她的,平时出个几天门没什么,但只要在做路线图规划,那一定是去危险的地方。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