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微微眯眼,似笑非笑的,“特别好奇一件事。”

    “陆先生何事不解啊?

    说出来,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蒋璃嬉笑。

    陆东深环着她的腰,“最近某人的嘴巴像抹了蜜,什么话好听说什么,陆太太,你说这人意欲何为呢?”

    “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当然就喜欢说好听的话了。”

    蒋璃接话接得顺风顺水的,“陆先生不满意吗?”

    “很满意。”

    陆东深笑,“只是受虐受惯了,突然待遇优厚反而不习惯了。”

    蒋璃搂住他的脖子,笑眯眯的,“给你个机会重新表达。”

    陆东深清清嗓子,“受宠若惊,就怕是陆太太一时的心血来潮,但不紧要,陆太太给的一时三刻的温存已经能让我受用一辈子了。”

    蒋璃拉下他的头,在他薄唇上偷香了一下,“陆先生的嘴巴也是很甜了。

    既然回来这么早,那就帮忙干活吧。”

    中秋之夜,从吃的到喝的,全都出自蒋璃之手,又配以鲜花熏香,驱除蚊虫的同时也使进食环境幽香。

    陆东深能帮的忙少之又少,因为基本上都是又专业又精细的活,但他还是秉承着不耻下问的精神尽力帮忙,做起来也算是有模有样的。

    之前蒋璃做的那几盏碧纱灯笼派上用场,坠了一盏于玻璃房室内,几盏沿着鹅卵石小路一直伸到花园深处,其中有香烛,那烛火衬着碧色纱珑,透出来的光晕的确就如蒋璃说的,像是装了月光进去。

    摇曳的烛火间有隐隐的香气,似茉莉又似山间兰花,弥散在呼吸里,细闻却又不见了。

    蜡烛与碧纱本身的气味结合恰好。

    晚餐挪到了玻璃房。

    收拾乱遭的工作空间这种事最适合陆东深来做,他这种洁癖加强迫症的,如果只是完成任务都算是侮辱他,等蒋璃抱着一束白兰花进玻璃房的时候简直是叹为观止。

    先不说玻璃房中的花植都是按照颜色、高矮甚至是花盆形状排列整齐,单说室内黑色玻璃地面就被擦得能倒出人影来,怕是就算跪趴在地仔细检查都找不出灰尘来。

    餐桌布置清雅,素白带锦云花纹的桌布,餐盘没选带花色的,也是简单的素净,其他搭色的刀叉筷勺选择银色。

    桌角有花瓶,专门用来静候蒋璃的花束。

    别墅里的花瓶不少,大大小小各种颜色各类形状的,都是平时蒋璃没事的时候搜集来的。

    陆东深选了只撞色异形的花瓶,没图统一选择玻璃质地,是陶土手工制成,往桌上一搁,就别样风情。

    蒋璃向来是相信陆东深的审美。

    玻璃房有花植,各色都有,素净的餐桌反而成了重点,再单单一只撞色花瓶做装饰,更加提亮了餐桌。

    将一束白兰插进去,又是相得益彰。

    白兰花不好成束,蒋璃加工了一下,将白兰花朵朵剪下,逐一固定在干枝上,很艺术,又透着沁人的清香。

    月饼出炉了,被管家摆了月饼盘端上来,除此之外还有各色水果,和或甜口或咸口点心,各色夺眼十分精巧,但凡能入口的颜色都是蒋璃用各类花卉、植草染成,健康又美味。

    又端有小炭炉,放有银雪炭,上有粗陶茶壶,煮上清茶,格外应景。

    食月饼配清茶,是老祖宗素来的吃法。

    但蒋璃又配了自酿酒,酒中再点缀几滴制好的桂花蜜,辛辣中又透着甜香。

    有茶有酒,只为以茶解酒,又能保持微醺,算是中秋情趣。

    桌上月饼自然是重点。

    四样月饼,都是蒋璃亲手做的。

    将陆东深拉坐下后,她热情洋溢了一把,“我今天做的是京式月饼,隆重给你介绍一下,自来红、自来白、提浆和酥皮,四种月饼各有各的口味,也各有各的做法,是京式月饼的代表了。

    这种月饼呢,传统了些,也老派了些,但中秋过得就是老滋味啊。

    我做了不少,留了一些在家里,除了咱俩还给了管家他们,另一些我让人送到老宅了。”

    心思细腻,陆东深就爱她这点。

    对于月饼,陆东深并没有太多讲究,他分不清月饼的分类,只知道什么口味的都有。

    这四样月饼经她一介绍,他倒是觉得顿时高大上了起来。

    他尝了其中一块,口感艮酥,香味浓郁,点头,“好吃。”

    “京式月饼啊有讲究,麻油稍稍多一些,口味偏清甜,吃上去脆松。”

    蒋璃掰了块自来白月饼。

    陆东深瞧着月饼上的图案忍不住笑,问她,“兔子?”

    “不是普通的兔子,它是兔儿爷。

    老北京城的时候,兔儿爷可是用来供奉的,后来几乎是家家户户都有,是小孩子必不可少的玩具,所以在以前,中秋少不了兔儿爷是老北京人的传统,饶尊家至今还有个兔儿爷的工艺品呢,听说是从明代传下来的。”

    陆东深仔细端详着她口中的“兔儿爷”,怎么看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你说的我倒是见过,可是跟你雕出来的这只兔子不大一样,你这个……”他示意了一下月饼,“就是只卡通兔子而已。”

    蒋璃结结实实囧了一下,但本着脸皮厚人无敌的精神,神情严肃地按下他晃月饼的手,“精神,你要领略其中的精神。

    你知道京式月饼是怎么来的吗?

    相传古时候的京城闹了一场很严重的瘟疫,嫦娥便命玉兔下凡救治百姓,这玉兔就是兔儿爷,兔儿爷用红白两种药救好了城中百姓,这红白两色药就成了今天的自来白、自来红月饼。”

    说到这儿,她清清嗓子,“我今天这是向传统致敬,虽然说我的画功不好吧,可心思是到家的,你可不知道雕这么一只兔子有多费劲,有的吃就不错了。”

    最后这么一句才是重中之重,潜台词是,还挑什么挑?

    陆东深是听得明明白白的,就差点谢主隆恩了。

    虽说兔子的模子刻得差了点意思,但不得不说蒋璃做的月饼着实好吃。

    席间只有他们两人,没外人惊扰,也没下人打扰。

    酒香混着茶香,圆月高悬,丛间碧纱灯影,隐隐香气袭来,此情此景,陆东深竟觉得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