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那些文件签名即是产生了法律效应,见陆东深逐一收好,她一把抱住他的胳膊,“我不需要你这么做啊,我嫁给你又不是冲着你的钱。”

    陆东深十分享受胳膊被她抱在怀里的感觉,软软的,令他心神摇曳的,道,“当初是谁跟我说,要剜去我的一半江山?”

    “我当时那么说,不是因为……”蒋璃别别扭扭的,小声嘀咕,“赌气嘛……”陆东深被她这话气笑了,“你能随便说说,我不能随便听听吧。”

    “东深——”“你听我说。”

    陆东深收了唇边笑,脸色转为严肃。

    蒋璃不说话了。

    “囡囡。”

    陆东深抽出胳膊,轻抚她的额前发,认真道,“你的性子其实不适合留在陆门,是我自私,想要这辈子留你在我身边。

    陆门复杂,你聪明,所以就算再不适合也不代表你应对不了,但你需要手里有能控制陆门的筹码,至少要有长媳该有的发言权,我不强迫你一定要在陆门任职,可股份绝对不能没有,不是要你荣耀加身,只希望你能拥有保护自己的武器。

    当然,我会尽最大努力,给你一个无忧无虑的生活空间。”

    蒋璃听着心里真是翻江倒海,陆东深这种男人花言巧语的时候不多,甚至他不怎么会海誓山盟,却一直在用属于他的方式保护她、爱护她,这就是他的承诺。

    忍不住圈住他搂紧他,一肚子的话倒不出来,她想跟他说,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你安心做你的事;想跟他说,既然我答应嫁给你,就对陆门的复杂环境有了心理准备;想跟他说,我想成为能帮你坐上权力交椅的妻子,而不是躲在你身后纳凉的女人……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多到形同沧海,最后落在他耳畔就成了她最由衷的一句,“东深,我爱你。”

    **股市开盘日,多少双眼睛多少心思,有人期待,有人担忧。

    这一天众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陆门身上,前几日背后的那股力量近乎是吞噬性吸纳,尤其是在开市之前的24小时,吞噬的速度达到疯狂。

    所有人都在看,一旦开了盘,是不是陆门真的就改天换地了,那不仅是陆门,还有跟陆门旗下各公司往来的商业合作伙伴都将会遭受或大或小的影响,甚至有的是重击。

    可就在众人都在为之屏住呼吸时,股市一开盘,之后的局面令人大跌眼镜。

    背后那股虎视眈眈的力量不见了,陆门没有被改天换地,也没有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当然,这只是令人吃惊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就是陆门股票现状,没任何起伏跌宕,换句话说,旗下各家公司的股票数值就跟被凝固了似的,不上不下,还保持开盘前的模样。

    这般光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背后的力量没再继续,那说明就是暗自吸纳股份一招没能成功,也说明陆门肯定有人从中干预了,那……怎么不救市?

    所有人都懵了,陆门这是什么操作?

    有人好信,试着跟进陆门旗下公司股票,却被告知失败,买不进、抛不出?

    就在股票市场上谁都摸不准陆门接下来的路数时,蒋璃可没闲着,同陆东深一样忙得脚打后脑勺。

    她先是在调配室待了一上午,等季菲推门进来时,她刚刚做完气味抽离实验。

    季菲给她带来了有关陆门的消息,蒋璃闻言后很冷静地“哦”了一声。

    季菲见状奇怪,忍不住问她,“你是坐上了陆门长媳后心理素质加强了,还是对开盘后的陆门情况了如指掌啊?”

    蒋璃戴着口罩,手里拿着玻璃器皿,边观察边淡言道,“两者都不是。”

    季菲闻言走上前,隔着一排玻璃器皿盯着她瞧。

    她眼皮没抬,知道季菲在等着她说下文,便补上了句,“我只是对陆东深有信心而已。”

    所以陆门的情况她不过多问,在她认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更别提陆东深做事向来有把握有分寸,虽说他现在还游离在董事局之外,可董事局里毕竟还有他的心腹,重要的一点是,如今就连靳严都为他服务,这似乎更有恃无恐了。

    季菲绕到她身边来,戴上无菌手套,怏怏道,“小夏,怎么说咱们都交心过,是,我对不起你过,让你心里一直有气,可现在咱们怎么说都在合作吧?”

    “所以呢?”

    蒋璃晃了晃手里的试管,见颜色不对,又重新将其搁放在分离器上。

    “所以必要时聊聊贴心话不行吗?

    问你什么你都四两拨千斤的。”

    蒋璃没搭理她,一直在盯着玻璃器皿。

    “夏昼!”

    季菲盯着她的脸。

    蒋璃按下分离器的开关,再取出玻璃试管时里面的颜色发生了改变,她加入闻香条,待试纸条变了颜色后拿了出来,这才看向季菲,“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合作?

    要不是你偷了江山图里的泫石,我才懒得搭理你。”

    季菲脸色不自然,“什么叫偷?

    我是花了大价钱买行吗?”

    见蒋璃眼神一厉,她又马上道,“至少我保留了泫石供你研究吧。”

    “你不找我找谁?

    你自己有破译秘方的本事吗?”

    季菲一撇嘴,满脸不悦,但还是没跟她呛声。

    季菲太了解她的脾气,真势如水火,她是连调配室的大门都不会迈的。

    可虽是知道这点,季菲还是挺贪心以往无话不谈的日子。

    “的确,泫石不但是秘方的原料,更是解方必不可少的原料。”

    蒋璃说了正事,将气味试条递给季菲,“我之前虽然有破解的办法,但是也有弊端,利用泫石做原料的解方就不会,能将秘方残留的气味中和的一干二净。”

    季菲也言归正传,面色渐渐凝重,“这么说,找泫石是唯一的办法了。”

    蒋璃没应声,靠在调配台旁陷入沉思。

    也许上天总怜有心人,至少蒋璃是这么认为的。

    这些年来,哪怕她再多惊险,上天也总是给她留了一条路,就算是在精神病院那种绝望的环境里,最后也等来了一个谭耀明。

    泫石成了蒋璃的梦魇,从出秦川那刻起就不曾放过她,她以为这次是穷途末路了,不想,上天又眷顾了她一次。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