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散。

    蒋璃没见过忘忧散,她曾经所有的热情和期待都在跟左时精心改良的配方上,她从没问过左时手里那张残缺不全的配方是从何而来,因为在她眼里,经常走南闯北的左时,见过那么多世面的左时,得到一些个配方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左时邀请她一同对配方进行改良,并将配方起名为:封痛散。

    他们根据原配方现有的气味原料性质弥补缺失的气味原料,并且针对其中一道气味原料进行替换性重组……蒋璃摸着羊皮,心口阵阵滞闷,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像是有什么情绪想要往外钻却钻不出来。

    一张配方,改良到最后直到临床阶段,她终于还是跟左时发生了分歧,她隐隐觉得封痛散并非良方,就像是有预感会出事一样,但左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坚持甚至强势。

    那是他们第一次为工作而争吵,而且吵得不可开交。

    现在,封痛散的原配方就在她眼前,她手里捏着的就是上了千年的忘忧散,里面刻着的一些气味原料她是见过的,还有些是封痛散上没有的,但根据她和左时的分析,最后补上的气味原料跟原配方上的原料功效差不多,唯独……秦二娘听蒋璃这么说,脸上的冷意褪去了些,再开口时也少了刚刚的阴阳怪气,“我不想交出秘方,一是因为它是秦川的财富,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二是因为就算给你,这个秘方你也用不了。

    秘方里的泫石早在百年前就找不到了,这也是秘方留到至今不能再用的原因。”

    蒋璃没说话。

    陆东深开口了,冲着的是秦族长,“秘方不能用这件事族长是知道的吧?”

    一句话落下,秦族长脸色尴尬得很,饶尊见状什么都明白了,一声冷笑,“怪不得,如果秘方能用的话,我想你也不会答应得那么痛快吧。

    秦族长,你这招玩得挺损啊。”

    明知道秘方的情况却不提前告知,痛快应允不过就是为了先诓蒋璃治好秦天宝。

    这个老狐狸也是打了如意算盘的,一来是想着秦二娘对祖辈留下来的东西极为重视,轻易不会拱手让人,二来就算真给出去了,也就当拿个废方子做人情打发他们走,秦川也不会损失什么。

    只是千算万算,秦族长应该没算到秦二娘将方子一亮出来就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一时间下不来台。

    通过这么一遭事,秦二娘还多少让饶尊刮目相看,不管她告知原料的事是为了解恨还是要蒋璃知难而退,至少是让他们心里有数了。

    秦天宝听得清楚明白,诧异地看着秦族长,很显然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秦族长在这些个林林种种的眼神逼视下颜面尽失,赶忙做挽回,“既然前人能列出原料,那一定就是存在的,只要存在就一定能找到——”“找不到。”

    秦二娘泼了秦族长一头冷水。

    秦族长噎了一下,“那……”那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谁都没再说话,一时间室内陷入沉寂之中。

    蒋璃没理会之前的纷争,始终细细摩挲着手里的羊皮。

    泫石,最终真的就卡在泫石上,当初左时那张残缺的配方里,其中的一个原料就是泫石,而左时当时替换下来的原料也是泫石,这种近乎绝迹了的原料实在太难找,就算有也是少量。

    找到原配方是蒋璃的最后希望,她想看看泫石是不是真的就是原配方的主要原料,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她心中唯一那么一点的期待也消失殆尽了。

    目前唯一知道的泫石原料是在季菲手里,但江山图里能有多少泫石?

    也不过是背水一战。

    “大漠深处……”蒋璃喃喃,“想要找到,只能到大漠深处碰运气。”

    秦二娘见她果真是个懂行的,叹了口气,“泫石据说是只存在于大漠深处,蒋姑娘,不是我打击你,暂且不说大漠深处危险重重,哪怕是你真的深入大漠腹地,想找泫石也不是件容易事,如果泫石真的存在这世上,那市面上总会有流通的。”

    这也算是这么久以来秦二娘对她说的最真切的一句话了,蒋璃何尝不清楚寻找泫石的艰辛?

    更甚者是送了命也未必找的到。

    秦二娘留下秘方走了。

    秦族长也不好意思多加逗留,临走前对他们又是一番解释,“请你们相信我,我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难找的原料……”二人走了后,蒋璃将皮子一拿窝在靠窗的宽大椅子里若有所思。

    陆东深知她的心思,走上前靠在窗子旁,摸了摸她的头,“囡囡,别为难自己。”

    不为难自己,就得让陆东深为难,还有四年前深受其害的无辜者,更重要的是,虽然陆东深始终隐忍不说,她也能看得出来,他的个人情况是加重了,他会时不时去揉手臂,而且越来越频繁,这段日子以来,她想尽办法从他的饮食和入口的东西着手,尽可能将他的症状一再拖延,可她清楚知道,她所用的办法都是治标不治本。

    一直沉默的阮琦开口了,一脸内疚,“对不起,我当初真的不知道……”“以后的事你哪能预料?”

    蒋璃知道她为什么事道歉,将手里的皮子折好,“你是原料商,也是要赚钱生活的。”

    她曾经怨过阮琦,觉得她居心叵测,但接触这么长时间下来,自然就知道阮琦也是个心思澄明的姑娘。

    “所以,”阮琦接过她的话,态度坚决,“如果你一定要找泫石的话我帮你,我会在圈子里打听一下,实在不行,就算去大漠我也陪你。”

    蒋璃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微怔一下,少许后说了句谢谢。

    饶尊不同意,“开什么玩笑,你们两个姑娘跑大漠?

    不准去,不就是泫石吗?

    我叫人翻天覆地也给找出来还不行吗?”

    陆东深的态度也不容反驳,“还会有其他办法,所以打消找泫石的念头。”

    蒋璃攥着皮子,她没表态,但心知肚明,没有其他办法。

    秦天宝坐在房间的角落,他没跟秦族长走,听见他们在讨论大漠泫石的时候脸色就有些难看,见最后蒋璃沉默不语又不像妥协的架势,他战战兢兢开口,“蒋姑娘,你、你不能去大漠……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