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用这么一个视频来要挟我?”

    陆起白好笑地看着他,“陆北深,我看你不但不是做生意的料,而且连脑子都有问题。”

    “堂兄,你有没有雇佣詹姆斯杀人你心里最清楚。”

    陆北深盯着他的脸,“詹姆斯现在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所以他愿意出庭作证来指认你这个凶手。”

    这番话没能令陆起白变了脸色,他反而淡笑,胸有成竹的姿态,“我完全也可以反控你栽赃嫁祸。”

    陆北深手里的烟燃了大半截,许久没抽,闻言陆起白的话后,他弹了弹烟灰,轻叹,“是啊,光靠一个詹姆斯想要治你的罪太难了,既然你敢雇凶杀人,那自然是要将这一条线上的人清干净,詹姆斯算是侥幸留下来的那条鱼。

    联系人、联系信息、联络方式还有账户往来等等信息一概查不到,就连詹姆斯本人在无其他有力物证的情况下也很难确保能将你告进牢里。”

    陆起白看着陆北深,笑里有讥讽。

    讥讽显而易见,但陆北深并不在乎,抽了口烟,大团烟雾吐出来时模糊了他眼底一瞬而过的势在必得,他继续道,“于是我就在冥思苦想,一定会有破绽的,你做了这么多的事,不可能一桩桩一件件都那么幸运不留痕迹。

    就算你百无漏洞,那也该有软肋吧。”

    说到这,陆北深顿了顿,眼角眉梢上的笑加深,“所以,我就想到了景泞。”

    陆起白嘴角的弧度有瞬间凝固,指间烟有了小半截白头,不知是烟头承重不了还是他的手指抖了,总之,那小半截烟灰落地。

    他不打算抽了,探身上前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冷言,“陆北深,你还真是头疯狗,怎么,诬蔑我杀人不成就转头打算诬蔑景泞?

    你是黔驴技穷了?

    只能冲着个女人下手?”

    “景泞可不是一般女人,在墓地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她是你犯下的错误,所以,她势必要替你去赎罪。

    怪就怪你没把她保护好,也怪你没把自己的心思藏好。”

    “你想要干什么?”

    陆起白眯眼警觉。

    “景泞是你曾经留在陆东深身边的一只眼睛吧。”

    陆北深直切重点,“监视行踪、重大决策泄露、商业文件资料窃取,还有,夏昼生生吞了冤屈,也是景泞跟你联手的吧?”

    陆起白盯着他,脸沉,“你有什么——”“要证据是吧?”

    陆北深笑,“堂兄的证据不好找,可景泞的未必找不到,她是个女人,再能干也会感性作祟,做商业间谍这种事说出去并不光彩,她不可能心理强大到丝毫破绽都没有。

    想想看,假如景泞因窃取商业机密罪入狱,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她的境况会怎么样?

    又或者堂兄大可以把她养在家里,这辈子都不需要她西再抛头露面,只是,这份待遇在景泞眼里可未必是恩情吧,她会愿意留在一个害的她锒铛入狱的男人身边过活?”

    陆起白悄然攥了手。

    “夏昼的鼻子就是气味行业的权威,当时她蒙受冤屈,并且当场指出了你跟景泞的关系,从景泞过往的信息往来和行踪监控来看,想找到她的破绽很难吗?”

    陆北深慢悠悠地说,“我的确找不到你指使詹姆斯杀人的证据,也不可能把杀人的罪名生生扣在景泞头上,但商业犯罪这项罪名不难定,只要警方立案调查,要不了多久景泞曾经做过的事就会浮出水面,当然,你可以坐视不理,因为你确实有本事做到只让景泞一人扛雷就行。”

    陆起白的脸色完全冷了下来,咬牙,“你想利用景泞来威胁我?”

    “是不是威胁得两面看。”

    陆北深姿态悠哉,眼前的咖啡凉了,他也不屑喝了,推到一旁,双肘抵着桌子,十指相扣,“如果堂兄坐视不理,不在乎景泞的死活,那这件事就谈不上威胁。

    除非堂兄觉得,可以用自己下半辈子的牢狱之灾来换景泞一生安稳,这才能称的上是威胁。”

    陆起白咬紧牙关,后牙槽都生疼。

    “景泞是个好姑娘,就算被你利用,她还是心甘情愿待在你身边。”

    陆北深啧啧了两声,“情爱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是在想,如果换做她是你,怕早就飞蛾扑火救你出囹圄了吧。”

    他松开手,朝椅背上一靠,与陆起白狠鸷的目光相对,“不多,我收集了三份关于景泞窃取商业机密的罪证资料,判刑的话也终有出来那一天,只是她后半辈子的名声不好听罢了。”

    陆起白死死盯着陆北深,眼里的残冷似一头走到尽头的孤狼,恨不得扑上去死死咬住对方,拖着一同下了地狱。

    良久后他突然笑了,可笑里丝毫不掺温度,冷到极点。

    “陆北深,你真是好样的,能走这步棋,真是让我佩服。”

    “如果可能,我还真不想拿着个女人来说事,但没办法,有时候想赢只能不折手段。”

    陆北深对上他的冷笑,“我不会给你太多考虑时间,堂兄的本事我太了解了,事有多变,这种风险我没时间承担。

    临下班还有一小时,我就在这等着,等不到堂兄的决定,景泞下班后走的可不是回家的路。”

    陆起白紧紧抿着唇。

    陆北深一手落在咖啡杯上,拇指轻轻摩挲着杯边,似笑非笑说,“注定了是一个要下地狱的人,当初又何必拉人同行呢?”

    一句话轻描淡写,却像把刀子似的狠狠扎进陆起白的心里。

    他抬眼看出去,正对着他视线的是一大扇玻璃墙,墙上有百叶帘,百叶没阖,所以能看见外面的情况。

    他能看见景泞的身影,在跟秘书台的小秘书交代事宜,一身流畅的职业装,干练认真。

    陆起白透过百叶缝隙就这么瞧着她,耳畔却是她曾经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陆起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你要逼死我吗?

    他知道她恨他,但她选择留在他身边的那一刻,他也有过瞬间的念头:她是爱着他的。

    爱这个东西他不配有,陆北深说得对,一旦拥有了就会犯错,犯了无法更改的错,直到将他生生拖进悬崖深处,再无翻身的可能。

    他记得有一晚景泞喝醉了,趴在他怀里问他,陆起白,你爱过我吗?

    他看着她,深藏在心里的话几番都倒不出口,她就笑了,看着他喃喃说,你不爱啊,如果你爱我,怎么舍得这么糟蹋我呢……我只是你想抱在怀里的一份温暖,必要时,舍弃也就舍弃了。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