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思量之下觉得他言之有理。

    秦川闭塞,世世代代与世隔绝,有村民出村虽说是犯忌,但罪不至死吧,可一旦泄露配方的话,那就是泄露村寨秘密,性质就变了。

    当初秦宇跟王掌柜说,这忘忧散是他家祖上的,听着像是自家的东西,但后来经过他们分析推断,秦宇口中的“祖上”其实是全村人的祖上西。

    忘忧散是一代代传下来的方子,被全村人视为珍宝,那秦宇的行为就成了大罪。

    这么一来,就能解释得通他被人用了极刑的原因。

    蒋璃重重叹气,心底似长了荒草。

    当初她跟王掌柜要秦宇照片的初衷,就是希望找到秦川后见到秦宇,她想了很多种秦宇失约的原因,但不管怎么想都没想到他会死。

    秦宇既然能出村售卖配方,说明金钱可以收买,她想着一旦找到秦宇,可以给他加钱,直到同意卖方。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饶尊借着头灯的光扫视了一圈,说了另种推断,“也许……在这里的人都是村里的叛徒。”

    一句话点醒了陆东深和蒋璃。

    陆东深点头,“没错,这就能解释他们没被妥善下葬的原因,崖洞里的左右手洞穴里应该都是村子里世代的叛徒,他们被葬在金丝楠木棺周围,其目的就是要他们向祖上认罪。”

    这么解释,合情合理。

    蒋璃又想到左手洞里那口金丝楠木棺材,想到了上头的图画,第五幅图里那只流血的手总会让她莫名心慌。

    “如果都是叛徒,那死法应该一样,只可惜其他棺木里的尸体腐烂严重。”

    饶尊说。

    陆东深抿了抿嘴,手电筒扫了一圈,盯着角落里的其他几口棺材,说,“我们还有没看过的。”

    蒋璃闻言这话后,心底没由来地又升异样。

    一把抓住陆东深的胳膊,小声说,“好像,还是有人在盯着咱们。”

    看过秦宇的尸体后,她一心觉得刚才的异样就是来自那口棺材,毕竟人在非常态环境下总能感知些奇诡的情况,一个死人瞪着眼睛,哪怕是隔着棺木,有可能也能令人不舒服。

    可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不是出自那口棺材,也不是来自秦宇……陆东深任由她抓着自己,手电照着另一口棺材上,那棺材距离他们有三米多远,棺身残旧得很,还有大大小小的缝子,看不清里头有什么。

    饶尊提起警觉,他调整了头灯,放轻了脚步靠近棺木。

    这次是陆东深给饶尊做配合,他所在的角度最合适。

    蒋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甚至,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

    在饶尊的手碰触到棺盖时,她的心就猛地狂跳,不知怎么的就想劝他们离开,马上离开。

    这话没等开口,耳畔就传来悉悉率率的声响,像是有蛇类的东西在游走。

    但他们从进崖洞到现在也没看见过蛇,崖洞周围的岩石又平滑陡峭,蛇想要进洞难之又难。

    冷不丁的蒋璃反应过来。

    拉过陆东深的胳膊往洞口的方向一朝,手电筒的光就打过去了。

    是他们的绳子在动。

    蒋璃猛地反应过来,是有人在拉他们的绳子!在这种地方,绳子就是他们的命。

    蒋璃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与此同时陆东深也瞧见这一幕,面色一惊,迅速追上去。

    他们在进洞的时候,是将大半截绳子固定好的,现如今不知谁解开了绳扣,那绳子顺势就滑下去了。

    蒋璃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绳身。

    这一动作出自最正常的状况考虑,因为绳子的一端是固定在崖边的,所以抓住绳身,就算没第一时间拴好装备,至少不会离了绳子,再第一时间挂好装备就可以了。

    但如果不抓绳子,那绳子滑下去后是垂直向下,跟洞口是平行的,有段距离,凭着他们用手够是够不到的。

    所以,蒋璃的第一反应就是抓绳身。

    而陆东深的考虑是,蒋璃抓住绳身后会出现坠降情况,除非她能第一时间将绳子固定在锁扣上,所以他冲出去的目的就是要拉住蒋璃,防止她出现坠降有可能造成的不确定性。

    只是,两人都没想到绳子竟是断的!被人生生从上端割开。

    蒋璃这么一拽绳身,整个人都是俯冲状态,绳子没拉力,身子一个惯性就坠下了崖洞口。

    惊叫一声。

    紧跟着手就被陆东深给扯住。

    只是扯住,他另只手原本是绳身的,就这样,两人生生坠落。

    蒋璃只觉得头忽悠一下,大脑一片空白。

    风呼呼从耳畔过。

    突然,有一股拉力阻了两个继续下降的危险。

    一切都静止了。

    两人就悬在悬崖半空。

    蒋璃的手被陆东深死死拉着,她抬头往上看,陆东深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他另只手扯着绳子,那绳子绷紧,两人唯一的希望都在这根绳子上,而蒋璃的希望在陆东深手上。

    她看不见最上头的情况。

    陆东深看得见。

    是饶尊及时拉住了从上头坠落的绳子断口,他整个人都趴在地上,死死拉着绳子,时不时还被拖着往前蹭。

    他一前蹭,手里的绳子就滑一下,陆东深和蒋璃就往下一降。

    生死玄关。

    饶尊冲着下头大吼,“都抓紧了!我把主绳接上,坚持住!”

    陆东深低头看着蒋璃,“千万别松手。”

    说完他一咬牙,抓绳子的手臂一使劲,手腕在绳子上一绕,加固了力量。

    蒋璃觉得手臂都被拉扯得疼,像是要从身体挣脱出去一样。

    看着上头的陆东深,想着他刚刚毫不犹豫地扯住坠崖的她,纵身而下时压根就没顾及到自己的危险,就像是一种本能。

    她心头蓦地一酸,呛得她眼泪就出来了,窝在眼眶里直打转。

    陆东深低头看她,见她泪眼汪汪的,又紧了紧手劲,安慰她道,“别怕,你试试看用右手拉住我的腿。”

    这样的话,就相当于要她把全部重量都压他身上,一手扯住他的手,一手拽住他的腿,他这边手脚一并用力的话方便她爬上他的身,等他将她单臂搂在怀里时,她也方便将绳子与锁扣连上。

    想法是好。

    但太冒险。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