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利落抓起脚边石子,朝着饶尊扔过去,饶尊一偏头,石子从脸颊过。

    茶水煮好的时候,饶尊也收拾完了。

    没有在林客楼里讲究,他们带出来的是可以重复使用的便捷杯,一人一杯倒好,然后再添上水继续煮。

    在这种荒野,煮茶比沏茶来得实惠。

    饶尊靠在残垣,看了看时间,“那小兔崽子能不能失约?”

    蒋璃又趴回垫子上,瞧着帐篷里的光源,隔着一层布,上头渐渐聚了些小飞虫,她说,“人家有名字,能别小兔崽子小兔崽子的叫吗?

    我觉得余毛不是言而无信的人。”

    陆东深没说话,掰了树枝扔进火堆。

    饶尊闲得无聊,问陆东深觉得余毛能不能失信,陆东深想了想说,“等等看,如果不来,我们只能靠自己。”

    这话里的意思蒋璃听得明白。

    陆东深从来都不轻信他人,除非结果摆在眼前,只要余毛没出现,他在陆东深的眼里都是可疑的。

    他们开车,余毛用马车,两方同时往小溪村这边赶,约定的时间为晚上八点,然后在小溪村调整一晚,次日日出就要马上出发。

    蒋璃看了一眼手机,还有半小时。

    打开消消乐,边砸冰边说,“早知道能早到,我倒不如沿路采些原料了,这一路上错过不少珍贵植物,倒是进了小溪村,什么都没有。”

    饶尊特别好奇她随身携带的小挎包,凑上前问她里面都装着什么。

    蒋璃纯心故意,“都是些女性用品,你要看吗?

    我给你普及普及?”

    饶尊当然对那些东西不感兴趣,不搭理她了。

    快八点的时候,坐在火堆旁的陆东深淡淡说了句,来了。

    蒋璃一抬头,借着火光,果然瞧见打远走过来一道身影,是余毛,身后还背着那只大竹筐,原本宽口的裤腿用带子缠紧扎实,应该是为了登山攀野方便。

    饶尊见他露面了,二话没说起身就冲着他过去,一把揪住余毛的脖领子,吓了余毛一跳。

    “小溪村是个荒村,这点你怎么不早跟我们说?”

    陆东深和蒋璃没阻止这一幕。

    余毛见饶尊气势汹汹,顿时就心中生骇,忙解释,“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我过寂岭虽然说是路过小溪村,但我从不进村子啊,我、我也是才知道小溪村成荒村了。”

    蒋璃见余毛也不像是撒谎,就命饶尊先放了他。

    “什么叫你才知道小溪村成荒村?”

    给余毛倒了杯茶后,蒋璃问他。

    余毛赶路赶的也口渴了,一口下去烫得够呛,赶忙把杯子放到一边,陆东深好心给他递了凉水,他含了一会吐出来,说,“我爷爷说他小时候到小溪村玩过,当时村子里还有人呢。”

    蒋璃翻了个白眼,他爷爷小时候……想来这余毛平时也都是走山路,所以早就不知小溪村的情况了。

    余毛实在等不及茶凉,干脆就着凉水喝了个水饱,然后一抹嘴,心满意足得打了个饱嗝。

    蒋璃打量着余毛,感觉他也不大,想来是因为要给家里添些生计钱,否则谁愿意做这份苦差事呢。

    叹了一声,问他有没有吃饭。

    余毛实在,说在路上啃了个饼,他阿母烙的饼,一烙就烙好多。

    那肯定是干巴巴的了。

    蒋璃冲着陆东深一笑,“韩先生,给余毛下碗面呗,你手艺那么好。”

    给谁下面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夸他手艺好。

    没多废话,起身就张罗煮面。

    弄得余毛特别不好意思,忙说不用了,他吃饱了,蒋璃见陆东深都重新架了锅,将余毛拉坐下来,“没事没事,韩先生是个特别热心的人。”

    饶尊憋着笑,一拍余毛的肩膀,“没错,你就安心吃吧,顺便跟我们说说入寂岭的路线。”

    车子进到小溪村就走不了了。

    实际上,严格来说,沿着小溪村的山路一直南行,这条路线进寂岭更方便。

    也许也有车行的山路能抵达寂岭脚下,但余毛并不知道车行之路。

    余毛在呼噜呼噜吃面的时候,三人做了商量,跟着余毛一同走山路,导航上的小路看着太绕远,更重要的是,余毛常年走寂岭的人都没听说过那条路,万一不安全呢。

    一碗面,余毛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吃完,对着陆东深感恩戴德的,又提醒他们,明早入山的时候一定要扎紧裤腿,否则会被红女鬼咬。

    饶尊一愣,“红女鬼?”

    余毛笑了笑,“其实不是鬼,就是一种蚂蚁,全身是红色的,一旦被它咬了那就有可能送命呢。”

    蒋璃心头一凛,“是全身长了类似红色绒毛的蚂蚁吗?”

    余毛连连点头。

    陆东深问她什么是什么。

    蒋璃轻叹一口气,“很多人都叫它红色天鹅绒蚂蚁,其实在全球,天鹅绒蚂蚁的种类多达5000多种,分成不同的颜色,很漂亮。

    实际上它们压根就不是蚂蚁,而是一种没有翅膀的黄蜂。

    但凡黄蜂都有蜂刺,天鹅绒蚂蚁也有,据说毒性能杀死一头牛。”

    “对对对。”

    余毛点头,“我们村寨之前就有头牛被红女鬼给咬死了,就被叮了那么一小下。”

    饶尊咽了一下口水。

    “总之明天入山,大家小心为上吧。”

    蒋璃道。

    火堆渐熄时,陆东深叮嘱大家尽早休息,调整好体力才能进山。

    这里不是城市,没有路灯,所以星空格外的亮,衬得周遭倒是黑魆魆的。

    太安静了,静的似乎都能听见虫子私语声。

    蒋璃看了一眼手机,才九点。

    平时这个时间她还没睡,或许调一种香,或许在看一本书,又或许在刷一部剧。

    余毛是山里长大的,早就习惯了风餐露宿,往熄灭的火堆旁一躺就这么着了。

    蒋璃心疼这孩子,觉得到了后半夜气温就会降下来,凭着火堆的余温也不行啊,别得把人家孩子给折腾病了。

    陆东深瞅了瞅身后的两顶帐篷,说,“余毛,你进帐篷睡,跟杨先生一起。”

    余毛一听,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太麻烦了,我就这样挺好的,你们睡吧。”

    蒋璃也愣住了,这是个什么安排?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