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对面的是个占卜摊。

    摆了张小桌子,桌子上摞了两本书,书旁有摇卦,桌后坐着一位身穿小马褂的老者,只瞧着那老者鹤发童颜的,长发成髻于头顶,乍一看像是老道,但穿着又是平常人。

    他手里晃了把扇子,展开的扇面写着“顺其自然”四个字,不像其他算命似的挂着招牌,写着各种算命、起名、改运等字眼,就那么一人一桌在那,可桌前已是坐了人,还有几位排队等着的。

    韦蓉跟蒋璃提到过他。

    号称是整个七舍镇算命最准的。

    当时蒋璃也只是闲聊,等听韦蓉说完后就挺感兴趣的。

    现在算命刘就在眼前,蒋璃一时兴奋劲起来了,扯着陆东深的袖子往前走,“咱们去问问前途是否安好也行啊,再不济,帮着饶尊打听一下阮琦的下落。”

    陆东深被她一路扯着走,懒洋洋来了句,“你们不是叫这种是封建迷信吗……”算命刘六十岁有余,在七舍镇摆摊算命有二十多年了,算是七舍镇算命界的活字招牌。

    平时找他的人也不少,但都是寻常百姓能有什么大事呢,最多的就成了丢鸡鸭的来找鸡鸭,孩子吓着了来算一算这类杂事。

    等终于轮到蒋璃的时候,算命刘看着坐在眼前的两人,面色微微一惊,道,“两位好面相啊,尤其是这位姑娘,与众不同。”

    蒋璃知道自己长得漂亮,从小到大也没少听这些话,所以也就没在意,再说了,往往算命的开场都这么说。

    “怎么个与众不同?”

    她笑问。

    算命刘捋着胡子,“有过人之处,旁人没有的。”

    蒋璃心里一想,灵敏的鼻子算吗?

    “这位先生……”算命刘又把注意力放在陆东深身上,微微眯眼,“是个成就大事的人,只是,过程艰辛,能过则生,否则……”蒋璃一激灵,脱口问,“否则什么?”

    算命刘盯着陆东深的脸,“否则则死。”

    蒋璃只觉呼吸一窒,接下来的话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问了。

    陆东深没当回事,笑了笑。

    “两位既然是一起来的,那想必是算姻缘吧。”

    算命刘没用蒋璃问,“两位是有前世的因,所以才有了今生的缘。”

    说到这,他掐了掐手指,“应该是在今年,两位就能成婚。”

    陆东深笑得爽朗。

    蒋璃一愣。

    反应过来后疑惑地看着算命刘,“不都是先要去生辰八字吗?”

    再不济也是看手相吧?

    算命刘晃了晃手里的扇子,“我刘某人只看面相。”

    看热闹的旁人闻言后纷纷道,是啊,他是高人,你们得信。

    没错没错,老先生说你俩能成婚肯定就能成婚的……蒋璃心脏砰砰跳了。

    问及找人,算命刘晃晃头,找人寻物都要随缘,能找到的时候自然就能找到,时机不到,再费力也白搭。

    相当没说啊。

    两人打算离开的时候,算命刘突然对蒋璃说了句,姑娘的面相虽好,但有血光之灾,还要小心为好。

    蒋璃一挥手,这次是她没当回事了。

    算命这种事看怎么想了,血光之灾,只要流血了都算是灾吧,入寂岭危险重重,暂不说人为,就拿自然条件来说也不可能让人囫囵个走出来,不断胳膊折腿的是万幸了,流点血怕什么。

    可陆东深的脸色凝重了,眉头也下意识蹙紧。

    等两人离开后,算命刘叹了口气,想到今一大早他刚出摊,那个高大的男人就找上他了,许是出来买早餐,手里还拎着包子豆浆。

    那男人上来就给了他一沓钱,跟他说,今天会有个姑娘找他算命,很简单,你就说我跟她能结婚就行。

    当时算命刘还真是吓了一跳,等看仔细那男子长相,忧心忡忡说,既然拿了你的钱,我就要多说一句,你会遇上危险啊。

    那男人倒是淡若清风得很,回道:人生在世谁能一帆风顺?

    命长命短就看自己敢不敢博了。

    说实话,算命刘还是挺欣赏他的言论。

    但今天见着面,有些话还真是要提醒,拿人钱财,不说一定能替人消灾,说出来让他们留心也好。

    回到客栈,蒋璃始终闷闷不乐。

    等饶尊溜溜达达回来了,蒋璃就爆发了,冲着他嚷,“死哪去了!还知道回来啊!”

    骂得饶尊一头雾水的。

    陆东深揽过蒋璃的肩膀,对饶尊说,“被算命刘说得不开心了。”

    饶尊嗤笑,“该!你是闲的吧,没事信那个?

    算什么了?

    姻缘啊?”

    一提到姻缘,蒋璃这才想到算命刘的话,满腔的郁闷就一扫而光,紧跟着脸一红,甩手就回了房间。

    饶尊又是一脸不解,“我又说什么了?”

    快晚饭的时候,蒋璃找到了陆东深。

    这次开门见山说了正事,“要不还是找算命刘给破一破吧。”

    “破什么?”

    陆东深没明白。

    蒋璃拖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算命的不都说了吗,你过则生,不过则死。”

    陆东深“哦”了声,笑,“你信?

    他不还说你有血光之灾吗?”

    “血光之灾怎么解释都行,但死就一个概念吧。”

    蒋璃担忧,“不是都说他还能改运吗?

    花点钱改改吧,就这么说定了。”

    陆东深在她临起身前按住了她,哭笑不得,“怎么改?

    让他改到我什么都不用做直接接了陆门交椅?

    囡囡,你又不是乡野之妇,怎么还迷信这个?

    你听话,别折腾了啊。”

    “可是——”“别可是了,算命的嘛,不就是先说点好听的再说点严重的?

    为的就是要牵着你继续花钱,要不然他喝西北风去吗?”

    陆东深轻声说,“你就只听好的就行,例如,咱俩今年能成婚。”

    说到这,陆东深还真是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

    昨天韦蓉提及算命刘的时候,他瞧见蒋璃那两只亮闪闪的眼睛就觉得不妥,一大早借着买早点的由头赶忙找到算命刘做了打点。

    只是,他没想到算命刘又这么不地道了加了旁的话。

    只提婚姻的事不就完了?

    蒋璃一听这话就气短了,咂咂嘴巴,“他说能成婚就能成婚了?”

    “那他说我死我就死了?”

    陆东深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吧,我不会死的,为了你,我也得好好活着。”

    蒋璃嚷了句,“什么死不死的啊!”

    “是是是,不提不提。”

    陆东深温柔哄劝。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