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越听,脸上的笑容就越深。

    蒋璃也是跟他杠上了,支着胳膊双手拄脸,“陆东深,我说得没错吧。”陆

    东深没答,反倒是慢条斯理地说,“那让我来猜猜你吧。”“

    我?有什么好猜的?”陆

    东深探身给她倒了碗酒。

    “想听我说,喝酒。”

    蒋璃看着眼前这满碗酒,没动,抬了眼皮看他,“你想把我灌醉?”

    “你能被灌醉吗?”陆东深浅笑。

    “能不能灌醉先不提,我想知道,我醉了你想做什么?”陆

    东深靠在那,月光辛亮,映得他眸底的情绪都有了不怀好意。他就偏偏不掩藏心里的不怀好意,笑得愈发迷人,“醉了,能做的事情就多了。例如,水乳交融,重归旧好。”蒋

    璃没恼,“陆东深你别白费力气了,醉三杯喝不醉我。”陆

    东深微微倾身上前,“万一酒不醉人人自醉呢?”男

    人固有的气息和酒香混在一起闯进她的呼吸,本身就透着一股子性感。蒋璃朝后一靠,躲了这份诱惑,淡淡道,“我想知道你猜了什么。”

    她有心逃避,他也没强迫她,纵容了她的转移话题。

    “囡囡啊。”陆东深念了亲昵的名字,“你是结结实实地怨了我,但也是结结实实地帮了我。”

    蒋璃拿了桌上的点心。

    是被陆东深比作卫薄宗的那块点心,她拿在手里,一点点掰碎“卫薄宗”,入口了一块,没说话。

    “发布会上,你那两刀下去解了气又成功地让外界知道你我翻了脸。”陆东深也伸手过来,捡了“卫薄宗”的一小块尸体,在手指间里轻轻碾碎,太甜,他不喜欢吃。

    “你住进饶家,实则是保证自身安全,那些日子你在想什么?想怎么对付我报复我吗?不是,你在想这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直到你得知我在沧陵建厂的消息,你毅然决然回了沧陵。”

    “华力和天际合作,饶尊和杨远的跟随,这种种事你是看在眼明于心的,你知道我会有动作,以防万一,接下来你想着是如何护我周全。表面规整谭耀明所有的场子,实际上是规整沧陵的心腹;冒险收了印宿白和他的人,是因为你不想沧陵有缺口;工厂招工,你派了不少人进去,一是为了弟兄们的生计,二是一旦我这边出事厂子应接不暇,你的人也能守住厂子不乱;目前现状是你一步步规划好的,江湖令一出,整个沧陵比任何地方都要安全。”蒋

    璃没说话,只是冷哼一声。“

    接下来你会赶赴寂岭。”陆东深说得干脆。

    蒋璃抬眼看他,没反驳,但也没应声。“

    这么多年你对左时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到美国见了季菲后主意就变了吧?有些事就是这样,眼见才能为实。”蒋

    璃冷笑,果然是消息灵通啊。见季菲的事她自认为是极秘密的事,看来,他收买人心的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照理说,我在你这死皮赖脸住下养病,你去寂岭的行程能拖一拖才是,但你瞧见了我的伤势,知道了我左手的情况,去寂岭就刻不容缓了。”“

    别自以为是。”蒋璃不满。

    陆东深笑了,指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那已经是浅浅的疤痕了,这才几天的功夫。“

    就算皮肤愈合功能再强的人,伤疤都不会恢复这么快。尤其是我九死一生留下的伤疤,你应该查看过了吧。”这

    种被人看穿的感觉真糟糕。

    蒋璃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口滞闷,“我是在怀疑你伤疤的恢复速度跟封痛散的影响有关,所以我才更要查个明白,相比你,我更在意配方。”“

    更在意原配方吧?”陆东深宠着她说话,“你也说过,人失去痛觉不是件好事,我目前的情况你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封痛散是左时改进的配方已经出了事,能挽救现状的,就只有找到原配方。”

    蒋璃紧紧抿着嘴。

    陆东深眼里的笑容更深,学她刚刚的口吻,“蒋姑娘,我说得没错吧?”蒋

    璃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是自己吃亏,末了,干脆端起酒碗,几口饮尽。辛

    辣入喉。

    进了肚,像是点了火。可

    熊熊燃烧的不是酒劲,而是她心底的不悦,终成火海。咬牙,“陆东深,你现在这样有意思吗?”

    “没意思。”意外的,陆东深这么说。

    蒋璃盯着他。

    陆东深也将碗中酒干了,放下酒碗后道,“你怨我没错,是我自作聪明了一把。像你这样的姑娘,本就该跟男人站在一起肩并肩才是。”说到这,他笑了笑,眼里就多了深情的东西。“

    囡囡,你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证明给我看吗?现在我看到了,我爱上的姑娘足有本事跟男人一较高下。陆门险恶,这世上也只有你这样的姑娘才敢陪我走一遭。”蒋

    璃隐隐攥拳,“你这是邀请我?”“

    是。”蒋

    璃一拍桌子起身,“晚了。”她盯着他,“陆东深,你以为几句好话就能抹了你对我的伤害?我告诉你,我这个人记仇,十分记仇。”她

    转身回屋前,陆东深从身后将她一把搂住。她

    挣扎,他手臂扣得更紧。压

    下脸,说,“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嗯?”

    蒋璃一怔。

    是啊,要怎样?她

    竟一时迷惑了。夜

    风窜过时挽救了她走神的神经,蓦地反应过来,原谅?凭什么原谅他?嘴就硬了,“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好马不吃回头草!”

    陆东深将她的身子一下子转过来,面朝着她,“不吃?”“

    不吃。”她没好气。

    陆东深紧跟着压脸下来。

    蒋璃躲得快,他的唇就落在她的脸颊。

    可没打算放过,依着她的脸颊,薄唇一路向下。

    蒋璃推搡挣扎,心里暗骂他是流氓混蛋,可他箍得紧,胸膛似铁,碾着她生疼。她还是骂出了声混蛋,陆东深嗓音低哑含糊,“今天我就混蛋了!”可

    这话落下没多久,他就觉着不对劲了。全

    身像是用不上劲,头也昏昏沉沉的。蒋

    璃趁机将他推开。陆

    东深竟似醉了般,踉跄了一下倒了地,再也起不来了,眼睁睁看着蒋璃一脸得意上前,蹲下来端详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藏着“恶毒”。他

    大脑忽悠一下,唯一的念头就是:又上这个死丫头当了。果

    不其然,蒋璃一改刚刚的惶恐,悠哉哉地对他说,“陆东深,醉三杯这个亏,一年前你吃过,没想到一年后还不长记性。”她又“啧啧”了两声,笑得那叫一个气人。

    “果然啊,色心起的男人最好对付。”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