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屋的夜晚变得不一样。陆

    东深昏睡着的时候蒋璃不觉得什么,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日子也不受打扰。现

    在他醒了。屋

    子里冷不丁多了个能走能动的大活人,蒋璃顿时觉得这竹屋的面积有点小。尤其是入了夜,这屋子里的气氛就有了变化,说不清道不明。就

    像蒋璃收拾完原料回屋,一推开浴室的门,怔愣数秒后又赶忙退出来。

    没一会儿陆东深从浴室里出来,腰间系了浴巾,上身裸着,结实的胸肌还挂着水珠,头发还没干,随意甩了一下,发梢水珠飞溅。让

    蒋璃冷不丁想起他在祈神山上的时候,掬冷水过脸,一甩头的样子像头狼。

    他现在,也像。

    陆东深走上前,对故意视他不见的、冷静自持的蒋璃说,“你去洗吧。”刚

    刚撞见他洗澡一幕后,蒋璃就进了客厅,坐在窗子旁做干花碎。沧陵的夜晚温柔,入室的风也带着花香。月

    色清朗,落在窗棱,耀在她的头发上,像笼了一层纱。陆东深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不理睬的样子也是好看的,尤其是低垂的眉眼,漂亮的如钩子。

    他话音落下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蒋璃没对他的这番举动刺激得一惊一乍,只是很冷漠地拨开他的手,起了身。

    刚要走,陆东深的脚步移了一下,结实的胸膛将她挡了个严实。

    男人肌肉气息混着她浴液的清雅,一并落进呼吸。

    蒋璃眉头微皱,往旁移了一下,岂料,陆东深也跟着移了一下。有

    意为之。蒋

    璃不悦,抬眼冷淡,“让开。”

    陆东深低头看她,没理会她的不满,却伸手过来。蒋璃刚要躲,就听他低语,“别动。”

    蒋璃怔了一下。脸

    颊感受到他的手温时,她不经意想到他掐住她脖子的那幕。毫不留情的手劲,让她一度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见阎王,当时他的手很冷,眼睛更冷,哪还有昔日来一丝情人的情分?

    多少次夜里她都能梦到那一幕,醒来后,脖子是透不过气来的疼。想

    到这,蒋璃的眼神冰冷,心底深处那丝怨、那缕恨像是长了脚似的藤蔓,缠死了她的心脏。陆

    东深的掌心却是擦着她的脸颊过去的,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头发,轻轻捋了一下,就像今晚这夜风般温柔。

    蒋璃的呼吸忽而一窒。

    他再收回手,她瞧见他指间有片花瓣。

    是院落的梨花,随风入室,一片落在她发间。

    陆东深将花瓣一碾,指尖就沾了香,他轻声说,“囡囡,我不怕你记恨我,只怕你心里再没我了。”蒋

    璃的心脏漏跳了一下,然后觉得……真是该死啊,是因为春夜的缘故吗,他的嗓音看真是好听。

    她愣神的样子有点呆呆的,心爱的姑娘近在眼前,陆东深有些把持不住,忍不住低头来亲她。唇

    息即将相贴,蒋璃反应过来,一把将他推开后抽身离开。

    陆东深没追,站在那,看着她的背影浅笑。

    由此,进了浴室的蒋璃才活过来。活

    着的代价就是不但心跳加速还面红耳赤。耳

    边荡着他低沉的声音,脸颊似乎还留着他掌心的温热,眼前又仿佛瞧见他刚洗完澡的样子……就刚刚的那一眼。蒋

    璃狠狠鄙视了自己。又

    不是第一次看,之前无数夜里,她都攀着那尊健硕身躯放纵,还没看够吗?

    心里的声音回了她:是,没看够………

    …

    洗澡的时候,蒋璃将门锁反复查看了几遍,因为她总觉得,褪去西装革履的陆东深,骨子里总是野的,登门入室这种事,他未必做不出来。

    倒浴液的时候,蒋璃又在想,如果他真长期赖着不走,那势必要给他换一款浴液。

    两人身上有同一种浴液的气味,搁在从前是甜蜜,放到现在是讽刺。还

    好,陆东深没流氓到直闯浴室。等

    蒋璃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换好了家居裤,也不是半裸着上身,套了件米色宽松半袖t恤,露在外的手臂,上头的伤痕已经差不多好了,还有脸上的那道。蒋

    璃这两天观察的仔细,他的伤疤似乎恢复很快,就拿脸上的伤来说,她虽保证他不会留疤,可至少也要涂祛疤药膏数月,现在,疤痕虽也在,但很浅了。陆

    东深坐在她刚刚坐的位置上,手里拿着一截竹子,正用刀来削齐整,头发已经干了,前额的发梢垂下来,他看上去又认真又性感。

    蒋璃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却觉得他手里的刀子眼熟得很。

    定睛一看,芬兰刀。蒋

    璃一扭头上楼了。陆

    东深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没说什么。手

    机在桌上震了一下。他

    转过头,拿过手机点开,弹出条信息,看后,转手在手机里查了中国地图出来,盯着某点的位置,若有所思。

    蒋璃到了楼上才知道,陆东深将她的枕头被子移到了卧室。

    这倒是个好事,最起码他还算是识大体。

    可是,他自己的枕头还一并放在那什么意思?这就不懂分手后的规矩了吧?蒋

    璃二话没说把他的枕头被子一股脑扔到书房。打

    算熄灯的时候  ,蒋璃想起还没锁门,跑到门边刚要上锁,门就从外面推开了。

    她心里一咯噔。陆

    东深将房门推得大敞四开的,悠哉靠在门边,问她,“什么意思?”“

    那你又什么意思?”蒋璃反击。

    陆东深大言不惭,“睡觉。”

    蒋璃冷笑,“没错,我也要睡觉。”下一秒阻了他进屋的打算,“但我可不想跟你同床共枕。”陆

    东深笑看她,“你倒时差的时候抱着我睡得挺香,所以,我怕你今晚没我不习惯。”蒋

    璃只觉得头忽悠一下,心里暗压着气,告诉自己:他骗你的……骗你的。不

    打算跟他废话,抬手就关门。

    陆东深一伸手,抵住了房门,蒋璃见状,暗自跟他较劲。陆东深笑了,隔着条门缝看着她说,“我如果想强上你,这道门挡得住我?”

    “陆东深我累了。”蒋璃没跟他炸毛,语气极其清淡,却十分凝重,“是,我心里已经没你了。”

    陆东深一手抵着门,眯眼,“你说什么?”

    “不管你当初是什么原因放弃了我,终究都是一手掐死了咱俩的缘分。”蒋璃认真地看着他说,“我不怕跟你吃苦,也不怕跟你受罪,困难来了一起扛,生死到眼前了一起度,可是陆东深,你没给我机会。我要的男人,要的就是他的全部。后来我想明白了,其实你并没没有把我视做融进你骨子里的人,并不相信我其实可以跟你并肩作战。”

    她轻轻一叹气,干脆又绝情,“都是成年人,既然当初选择了放手,那就不要再拾了。缘分就是这样,散了也就散了,何必给彼此找不痛快呢。”话

    毕,她抬手关门。

    这一次陆东深没再抵住不放,手一松,那道门就在他眼前关上了。就

    像,她的心。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