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陵人最崇敬大自然,每逢节气也讲究得很。倒春寒算不上什么节气,但在沧陵人眼里可不一样,暖而又寒,这就是大自然对世人的警告,因此会在倒春寒的日子里架起篝火温暖地气,借此来祈求开春好运,一整年的五谷丰登。

    老一辈的沧陵人在过倒春寒时讲究,冬祭过后祭坛不拆一直留到倒春寒的日子,然后沧陵的男女老少共同架起巨大的篝火,屠宰5牛5羊、9鸡9鸭9条巨鱼进行烤炙,香气直达天际,烤肉集体分食。5代表福,9代表长远,这两个数字是中国人传统的吉祥数字。

    直到现在,倒春寒的习俗还在延续,只不过不会远登祭坛,篝火烤肉落到了挨家挨户,不方便篝火的家庭也会做上一盘烤肉权当表示,或者会跑到古城里来感受传统气氛。

    倒春寒大雪,所以古城里的人就将庆祝不约而同的搁到这天。蒋

    璃披了件脖领带狐狸毛的斗篷出来的时候,饶尊回头瞅了她一眼,然后眼前一亮就移不开目光了。蒋

    璃穿得素气,脚踩白色缎面改良版长靴,身上的斗篷也是纯白色,有暗白色祥云花纹,领口一圈银狐毛,于簌簌而落的大雪中近乎融为一体,唯独一头长发披肩而下,素黑,却衬得她眉眼清淡、肤色白皙。安

    静如莲,却又有飒飒英气。

    蒋璃没看饶尊,倒是被停在门口不远处匪气十足的大越野车给震撼住了。双手轻轻搓了搓,朝着手心呵着气走上前,诧异,“这车哪来的?”

    一辆大g—amg,本身车型就够强悍,又经过了专业改装,黑为底色,车脸前格栅很明显做了加固,厚重车轮,翻山越岭的不在话下,往林客楼门口前这么一停,就跟猛兽下山似的。

    但风尘仆仆的,车身有了砂石摩擦的痕迹,硬悍般的前脸也蒙上了一层灰。后

    车厢腾出来的空间被头牦牛塞得满满堂堂的,用蒋小天的话说就是,老大一只。

    的确不小,这么一头下来得吃到什么时候?蒋

    璃看着心疼,为这车。瞅

    这内饰性能高配跑不了了,下来就要四百多万,然后再看这改装,说不准也是奔着百万打底的,这么贵的一辆车用来……拉牛?还造得跟狗啃的似的?

    于心何忍啊。

    饶尊站在车子前,伸手拍了拍车门,“这车啊……是我勒索来的。”

    见蒋璃面露惊愕,他笑了笑,“十九八九都是山路,这种车最合适。”又使劲拍了拍车脑袋,“风里来雨里去,皮实。”果

    真不是他自己买的怎么折腾都行,蒋璃心里想着,饶尊这是宰了哪个冤大头?饶

    尊继续道,“这头牦牛是我专门从迪庆自治州买的,现场选现场杀,路过当地集市的时候,我又买了些米、面、油、蔬菜和鸡鸭肉,哦对了还有鱼,都是一早打捞的,新鲜直接冰冻,够你吃一阵子的了。”从

    沧陵到香格里拉迪庆,光是单程就要七八个小时。当时蒋小天要张罗篝火烤肉的时候她也只是说了那么一嘴,沧陵这边烤羊烤鸡的居多,不产牦牛,又不及北京一线城市的市场发达,预订个牦牛肉很费劲。

    饶尊听说她提起牦牛肉二话没说就去了市场,结果一听说要七八天才能运到就怒了,跟摊主砸钱,结果人家摊主压根不吃他这套,一口咬着就是七八天,加多少钱都不行。他

    一咬牙,干脆直奔香格里拉。

    蒋璃看着满车的东西,又想到饶尊来回就十五六个小时,一时间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轻声说了句谢谢。

    饶尊听了这话微微一怔,然后不自然地笑了笑,“你这冷不丁的跟我这么客气,我还真不习惯。”紧跟着朝着蒋小天一招手,“装大姑娘呢,瞅什么,赶紧过来搬东西。”蒋

    璃也要帮忙,饶尊把她推到门口,“没你什么事,别脏了衣服,进屋。”

    隔着一层钳着棱形花格的玻璃窗,室内温暖如春,室外飞雪洒洒,饶尊站在后车厢往下搬东西,蒋小天接过东西或提或扛,一件件往屋子里运。

    最后那头牛是他们两人合力搬进后厨房的。蒋

    璃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

    不像上次来沧陵似的西装革履保镖簇拥,现在的饶尊几乎没什么形象可言。许是怕冷,穿着件墨绿色派克大衣,敞着怀,里面露出大衣花花绿绿的皮毛,许是在集市上又拎又扛的,衣服上蹭得左一处油右一块泥的,不仔细瞅都快分不出大衣的颜色来了。一

    条牛仔裤,裤脚塞进黑色的皮靴里,最搞笑的是戴着顶雷锋帽,帽子上顶着厚厚的雪。

    蒋璃看着想笑,但又深深叹息了一声。离

    开北京时是深秋,满城尽是金黄,风起时,椭圆的槐树叶拖着长长的枝干落在车窗、剐蹭在地。

    最美时节她离开了。

    沧陵,就像是她最后一块保护地,她退避了回来。不过数月,她竟觉得北京发生的一切恍若隔世,有时候午夜梦回,她坐在床上都要寻思许久,在想着,曾经的欢乐、痛苦、开心、绝望到底是发生过还是黄粱一梦?梦

    里总会出现那个男人的身影。高

    大挺拔,于深雾中,在星月里,总会隔着像是千山万水的距离,凝视着他。她知道他是谁,情不自禁走近。

    他却一步步退让。她

    就跟他说,从今以后,你我陌路。恍

    然梦醒,眼角已是湿润,一遍遍把自己催眠了,爱情对于沧海桑田来说,不过芸芸。

    蒋小天对于她能回沧陵最为欢舞,一早就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等回了沧陵,蒋璃这才明白蒋小天的良苦用心。一

    行人站得整整齐齐,从林客楼的门口有序排开,各个身穿黑色衬衫长裤,在她前脚刚下车,后脚就见众人单膝跪地,高喊声响彻整个古城:蒋爷!带

    头的那四人蒋璃认得,曾经是齐刚的手下,一并跟着谭爷的。虎头、大飞、胖孔和白牙,都是兄弟们之间的绰号,虎头威风凛凛,大飞走路脚底生风,胖孔的体重一人顶仨,打起架来有优势,白牙自然是牙齿出了奇的白,他思维敏捷口才极佳。

    他们,就是蒋璃费心救过来的那四人。古

    城挨家挨户的店主们也都纷纷加入队伍里,跟着大喊蒋爷,他们都是受过谭爷恩惠的人,一听蒋璃回来了,都兴奋得跟过年似的。

    蒋小天在旁骄傲地跟她说,蒋爷,你回来了大家就有主心骨了,沧陵的这片江湖还是要有主事的。

    蒋璃看着众人,让他们起来。心

    中哀凉。江

    湖,谭爷之后再无江湖。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