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泥路崎岖。

    这是一条三岔路,没经过专业修凿,只靠着山里的人长年累月用脚踩出来的。前夜下过雨,路就更难走了,一脚踩下去能陷下半脚深的泥窝来。

    山区没路灯,只能靠星月照亮,地上无灯,星光就显得纯粹。两旁都是密密丛丛的树,风过,枝叶摇晃,像是有什么人在窃窃私语。男

    人步履蹒跚地走到了山路的最高点,借着月光往下看。远处是层叠起伏的山峰,黑魆魆的成片,看不见来时的路,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脚

    下的路尽头却在三岔口那,也多亏了雨水,映亮了小路,打眼看去就像是一条隐隐发亮的银丝带,到了头那分了岔,一边潜入密不透风的山林,地势较平,听说是能入村,另一边蜿蜒入山,连着绵延千里,不熟悉地形的人就会永远迷失在大山深处。风

    起时凉飕飕的。

    这一带多雨,很快,天上又开始细雨,毛毛的,落在人身上无声,但渐渐的就能湿了衣裳。

    男人赶忙从沾着泥巴和灰尘的背包里掏出雨衣,囫囵个地把自己给套上,又费力地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没信号,时间是差十分钟午夜。

    电量不足了,提醒格转黄,不敢再用手机,结结实实地揣进衣兜里后再把衣服裹紧,深一脚浅一脚地继续前行。

    快到岔口时,毛毛雨就停了,夜深的空气里都裹着山林野谷的气味,凉得很。小路上大小不一的泥窝,盛着深深浅浅的雨水。

    男人摸了一把脸,长期行走在路上,饥寒交迫嘴唇都有点发紫。他看了一眼左手边,又看了看右手边。两

    边的前路都幽深深的,像是夜兽的大口,正长着等待食物上门。男

    人想了想,决定朝右手边方向。

    可刚迈腿,夜空下就传来了一阵阵声响。像

    是铃声。

    一下又一下的,在这山野间回荡。男

    人不知怎的头皮一紧,午夜,无人的山野间传来铃声……这铃声让他想到湘西一带的赶尸,身穿道袍的法师,走几步一敲小阴锣,手里镇魂铃一响,那铃声幽幽的可怕。

    生人避让。念

    头刚起,就见有一众人影从右手边的山林中来,男人用力地搓搓眼睛,没错,是人影,就像是从天而降似的,由远及近。

    可那些影子怪异。

    等愈发上前的时候男人这才看清,顿时毛骨悚然。竟

    是一行送葬人。

    目测能有十余人,各个身穿青色布袍,上身裹着白色素衣,衣摆用黑色麻带扎在腰间。其中四人肩扛用黑布包裹着的木架,架子上担着厚重棺椁,棺椁之上用黑布遮着。带

    头的人穿着跟其他人略有不同,一身黑色袍子,头戴高帽,手持铜铃,那铃声就是这里传出来的。在

    带头人的身后紧跟着一人,怀里抱着相框,里面是张黑白照片。所

    有人,不管是扛棺材的还是带头的,脸色都一样,死白死白的。更

    令人惊悚的是,这些送葬人都是低垂着脸走路,队伍里没有一人是抬头往前或往上看的。男

    人的头皮近乎炸开。

    等铃声再一响起,恐惧如爪似的勾着男人,他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

    **

    隆冬过后,沧陵的早春并不和善,气温稍稍回升了两天,紧跟着竟下了一场大雪,倒春寒的日子,比往年来得更要寒凉许多。

    古城里挨家挨户的屋檐上都堆了雪,那些平日里爬高打盹的猫都大摇大摆地往各家店里一钻取暖。沧

    陵鲜少下这么大的雪,幽长的青石板路上,行人都各个手揣袖口加快脚步往住所走,游人少,各家店就清净得很,偶有卖动物皮毛店的老板,一手拿着掸子,一手挂着半人高皮毛,站在门口掸灰。小

    孩子就闹腾多了,堆雪人的、打雪仗的,嬉闹了整座古城。

    有只半拉大的小土狗跑进了林客楼,湿着四只小爪子啪嗒啪嗒地在室内跑了一圈,然后往单人躺椅下面一趴。躺椅上铺了块野生獾子皮,皮毛上面四仰八叉地躺了只猫,见狗进来了也没说害怕,就那么懒洋洋地往脚底下瞅了一眼后又阖上眼,爪子舒服地伸了伸,尖锐的指甲很快就匿在肉垫之中。林

    客楼一层的休息区与这倒春寒的日子倒是挺搭。浅

    橘色地砖被擦得光亮,越是寒凉的天就越是显得温暖,大壁炉烧得正旺,里面有烧白的木炭,还有大片火光摇曳,有茶案,案几上正煮着滇红,呼呼的热气挤出了壶嘴。

    室内很暖和,窗外就是簌簌白雪。

    除了那张躺椅外,还有张沙发,绿色纯皮做旧,很旧工艺风的味道。蒋

    璃看了一下午的书有些瞌睡。就

    在绿皮沙发里打了个盹,醒来时身上的米色羊绒毯子落地了一大半,恍惚了许久,隐约像是做了很长时间的梦,但也许自己就睡了片刻而已。

    壁炉里的火烧得很好,炭火中有隐隐的茶香,清冽干净。

    她看了一眼窗外,雪似乎更大了。再

    一看斜对面的躺椅,一猫一狗很是惬意。流

    浪猫狗入室这种事对于古城的人来说都不稀奇了,几乎是各家各户的都有备好的猫粮狗粮,用沧陵人的话说就是,都是讨生活的,不容易,能进门的就是缘分。

    蒋璃正想着要不要给两位“贵客”倒点茶,拐弯处的门就被推开了。是

    蒋小天。

    扯着脖子朝楼上喊,“爷、爷!拉回来了,可大一只了!爷——”

    “长眼睛是喘气的啊?一个大活人就在楼下呢瞅不见?喊什么?”蒋璃人未现声音先到,从屏风后面慢悠悠地拐出来,往装饰墙边一靠。蒋

    小天肩头的雪渐渐融化,他没顾得上拍掉,谄媚地朝着蒋璃一笑,“是我的爷太娇小了。”见她面色一沉,马上改了口风,语重心长的,“咱能再多吃点东西吗?你看你瘦的,再不济咱身强力壮了还能帮谭爷夺回meet酒吧啊。”蒋

    璃没动窝,右手攥拳抵在左手掌心,左手微微一用力右手的指关节就响了,她看着他笑,“你上前试试,看我有没有你想的那么羸弱?”“

    不敢不敢。”蒋小天陪笑着拼命摆手。

    门又开了。有

    风裹着雪的气味一并随着男人高大的身影挤进来。蒋

    璃一偏头,是饶尊。

    饶尊进门后就瞧见了蒋小天,嚷了句,丫跑挺快啊。然后摘下黑色皮手套,一并拿在左手,掸了掸头发上和肩膀上的雪,对蒋璃说话时语气就温柔下来,朝外面一比划,“你最爱吃的牦牛肉,拉回来了。”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