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将了邰梓莘一军,“所以,你想让一个四面楚歌的人帮你?”“

    俗话说得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邰梓莘不急不躁地接了他一招,“更重要的是,我想你是答应过我父亲,必要时会出手保一下长盛。”

    陆东深慢慢地转着高脚杯,看着坐在眼前的邰梓莘,良久后说,“商场之上,能有你这么精明女人的,不多。”邰

    国强虽说后期病得糊涂,但脑子可是清楚得很,不仅重改了遗嘱,还对长盛的未来发展寻求了一份保障。能

    在市场上做到举足轻重,势必对未来趋势有敏感的嗅觉,姜永远是老的辣。邰国强跟他说,我知道我死后长盛肯定会变天,不管怎么样,请你一定要保一保长盛。邰

    国强之所以敢来恳请他,那是算准了他的心思。一

    来,陆东深对于吞吃长盛这件事不感兴趣;二来,陆邰两家曾经的联姻,说到底总是陆东深亏欠了邰家。但

    邰梓莘比邰国强活得更明白、更现实。她

    很清楚,来找他如果只是揣着过往疚情未必能立竿见影,谁人都清楚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人,所以,她送上长湖开发权,不仅如此,还如此精准地剖析了他的处境。

    话里话外再清楚不过,合作是共赢,有好无坏。

    这几年邰梓莘跟陆门在项目上几番较量,这也是她很清楚陆门现状的原因。“

    所以,你有没有后悔曾经不要我?”邰梓莘这句话似真似假。陆

    东深的态度不疾不徐,“如果当初我们真的结了婚,那现在怕是要谈的事就是离婚了。”

    “因为夏昼?”邰梓莘问。陆

    东深浅笑而不语。

    “可是她被你辞退了。”陆

    东深抬眼看她,“依我对你的了解,你不会感兴趣我的感情生活。”

    “我只是替我自己庆幸一下而已。”邰梓莘表面上像是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实际上一针见血,“如果当初结了婚,现在又遇上了夏昼,凭着你的性子势必做不出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事,给她名分的同时我就会被你扫地出门。”

    陆东深只是轻笑没说话,但看得出是没有否认的意思。

    “既然事情都做到这一步上,那何不把戏做足了?”邰梓莘直切主题,“我只想要个噱头,说白了就是要跟股市扛时间,打消股民顾虑,拖到背后力量浮水。而这场戏对于你来说不也是机遇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道理你比任何人都明白。”

    “为了长盛宁可毁了名节?”陆东深微微蹙眉。

    邰梓莘笑了,“你真聪明,知道我想要什么,但既然都猜出我的心思了,那就该知道我只想借着你的发布会演场戏而已,假戏真做?你不会容着这种情况发生的。”

    “不怕万一?”陆东深提出假设,“凡事都没万全,一旦骑虎难下怎么办?”“

    骑虎难下?”邰梓莘凝眉深思,稍许后身体微微前倾看着他,似笑非笑,“在我认为,夏昼是个十分聪明的姑娘。”

    陆东深含笑的唇微微一僵。

    邰梓莘靠回椅背上,目光灼灼,“东深,最了解女人的还是女人。”

    **临

    近新品发布会的前一天,陈瑜终于沉不下气了给夏昼打了通电话。“

    我们在实验室里都要憋死了,到底怎么回事?”曾

    经夏昼下了命令,不到发布会召开不露面,所以,自打夏昼被带走后,整个实验室里的气氛就怪得很,大家心里都揣着怀疑,但好在仍旧把心思落在工作上。

    现在新品的气味稳定了,陈瑜也想问个明白。

    夏昼也不多说,一手拿着手机,坐在落地窗前,瞅着外面的风景,轻飘飘地说,“没什么,就是跟陆东深分道扬镳了,就这么简单。”

    陈瑜在那边啊了好久,然后听着就有点气急败坏了,“你们过家家呢,分什么道扬什么镳?现在闹翻了新品怎么办?你们一个两个的可真行,谁都不说实话!”

    夏昼声音没太大波动,“你给陆东深打电话了?”“

    能不打吗?你都被带走了!等了好几天不见你回来我总得问个清楚明白吧?”陈瑜那头沉闷闷的,“结果陆东深连话都不说相就挂电话,过分啊。”

    夏昼轻描淡写地说,“过分吗?这几天消息轮番换新,习惯就好。”夏

    昼不提这几天消息还好,一提又戳中了陈瑜的怒火,她在那头开炮了,“邰梓莘什么意思?你前脚刚倒地方她后脚就跟陆东深黏糊在一起了,她要不要脸?那两个是旧情复燃啊还是陆东深脚踏两只船?”夏

    昼的呼吸滞了一下。

    她不是没看见这些天的新闻,大多数是八卦,关于陆东深和邰梓莘的,两人来往密切,甚至还被人拍到两人深夜从办公大楼出来的照片。似

    正经又似暧昧,这种最惹人遐想。

    有人翻出当年陆邰两家欲联姻的历史,都在纷纷猜测两人是不是有复合的可能。就

    在众人猜测时,邰梓莘对外表示十分期待天际h新品发布会的召开,有记者趁机询问,邰梓莘表示,因为那天过后,对于陆邰两家来说将会是个全新的开始。

    那记者聪明,抓住重点,追问是否跟两人的感情有关?

    邰梓莘笑而不语,不承认但也不否认。

    于是就又有新的消息,像是板上钉钉似的发出来了:h新品发布当日,也是陆邰两家正式宣布婚期的时候。

    夏昼将这些个消息看在眼里,喉咙里就像是生生扎了根鱼刺似的,更何况,对于这样的传闻,陆东深或天际集团都没有对外澄清。

    再如鲠在喉夏昼都忍住了。

    眼泪在那天就已经干涸了,她发过誓的。“

    当初因为是你,所以我心甘情愿退出,但那个邰梓莘我是真看不惯,那女人太精明了。”陈瑜愤愤不平的,“你说你这次就是被人冤枉的吧?我看就是邰梓莘想要靠上陆东深这棵大树使的手段,现在邰家朝不保夕,她可不得找个靠山?”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