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际新品发布的时间未改。夏

    昼离职一事并没有被传得沸沸扬扬,因为夏昼的离职原由就连天际内部员工都不知道,大家只知道在某天接到了通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但

    也挡不住大家的猜测,可猜测无法形成波澜。

    相比人事调任的八卦,外界似乎更在观望天际新品的推市。就算momo新品当初真的剽窃了h新品,那天际也不可能再把之前的配方原封不动地推出来,一来因为邰业扬的行为已经令市场成功地对momo新品的气味产生抵触,二来做生意的都讲究气运,天际也不会说去沾着momo已经下沉的气运继续前行。

    气味实验室那边依旧在做封闭提炼工作。

    有知道夏昼曾经跟天际对赌的事,都在担忧,如今夏昼一走,这新品能如约推市吗?这

    种担忧还未来得及发酵,天际就发生了一件事。

    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

    饶尊来了。

    气势汹汹。

    身后跟着一路小跑的小秘书和保安,小秘书急得都快哭了:饶先生,您没有预约不能进去啊……

    保安也知饶尊来头,想拦又不敢拦,只能在旁劝说,饶总,您这么硬闯不好。紧

    跟着脖领子就被饶尊一把揪住,“那你他妈把陆东深给我叫出来。”

    保安也快哭了,他哪有这权利啊。听

    见动静的员工都探出头来看究竟,就瞧见饶尊只身一人,周身都充满杀气,吓得都不敢围观了。饶

    尊不是第一次来天际,之前都是在商谈亲王府项目共同开发的有关事宜,谁人都知道饶尊嚣张,有时候来手夹着根雪茄就来了,丝毫不管陆东深对雪茄的气味十分不喜欢。

    可像是这次的情况,倒是罕见。饶

    尊就像是走城门似的找到陆东深时,陆东深正在开会。当

    时集团的中高层管理人员都在,市场部正在做汇总,饶尊就一把把会议室的门给推开了。

    在座各位都面面相觑。陆

    东深坐在会议桌的正中间,眼瞧着这一幕没慌没张,将手里的笔往桌上一撂,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隔空看着饶尊这位不速之客。又一抬手,将紧跟着饶尊身后的秘书和保安打发走了。饶

    尊走了进来,站在会议桌的末端,阻断了幻灯片的内容,那束光就打在他脸上,他没躲没避,当着众人的面对陆东深说,“我有事找你。”

    陆东深示意大家散会。等

    景泞出去关好会议室的门后,陆东深坐在那没动,淡淡地说,“很巧,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当天两人谈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饶尊又为什么跟个煞神似的黑着脸来天际大家也无法揣测,唯独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亲王府项目的事,可事实上,亲王府项目进行的如火如荼,因为是两家巨头公司的联合投入,那片地的价值已经一翻再翻了,甚至不少国外品牌也对入驻跃跃欲试,频频与两位集团负责人面见商谈。想

    不出能有什么深仇大恨。因

    为饶尊从会议室里出来后也是怒气冲冲,然后,全公司上下的人都看到了他们向来最重视形象的陆总脸上挂了伤。

    众人哗然。有

    什么事不能协商解决,还非得像个孩子似的大打出手?这完全不是像陆东深和饶尊这两位在市场上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人能做出来的事。这

    件事倒是上了热搜,被外界传得沸沸扬扬,多种版本的原因应运而生,津津乐道。

    “除了三年前我看见你脸上挂着伤,这次算是又开眼了。”

    晚餐的时候,邰梓莘主动邀约。用

    餐地点没选在陆东深的地盘,择了一处较为私隐的用餐地点,见到陆东深后,邰梓莘也算印证了网上的流言蜚语。“

    饶尊下手够重的。”邰梓莘看着坐在对面的陆东深,嘴角破皮淤青、额角还贴着块纱布,轻叹了句,“是为了夏昼吧。”网

    友们脑洞向来很大,因为两家共赢项目的缘故,再加上陆东深和饶尊两人年轻有为又长相出众的,所以不少人就把这两人自发地组成了一对cp。陆东深这一受伤,呼声最高的理由就是cp情感裂变从而大打出手。陆

    东深也没避讳自己脸上的伤,但对于邰梓莘的疑问他没做任何解释,叫了餐后,他道,“你找我是为了救长盛吧?”邰

    梓莘其实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相比陆东深的脸上挂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十分憔悴,惯来神采奕奕的女强人,在长盛这场动荡中已经筋疲力尽。邰

    业扬的罪名已经成立,与何姿仪一样锒铛入狱。邰国强身亡,昔日合作伙伴都因邰业扬的缘故纷纷取消合作,整个长盛都在风雨飘摇,更别提还有来自股市的重创。

    邰梓莘先是自顾自地喝了杯红酒,整杯,一饮而尽。

    在市场上都能跟陆东深较量的女人哪会是优柔寡断、磨磨唧唧的?放下酒杯后,她直截了当,“长湖的开发权我可以转给天际。”陆

    东深眉色未变,只是浅抿了一口酒,抬眼看了看她。

    “长湖一直是陆起白的心病,天际如果能收回长湖的开发权,对江南春的发展是一个制衡,其中的利弊你拿捏得最精准。”邰梓莘目视着他,“陆邰两家也曾动过联姻的念头,是你悔婚在先撕毁了两家的承诺,这算是你欠我的。今天,我来讨回这份人情外加送上长湖开发权,只求你能出手相救。”陆

    东深轻描淡写,“梓莘,你清楚我,在商场上我向来不念旧情。”

    “所以我送上了利益。”邰梓莘干脆。“

    一个长湖救一个长盛?”陆东深面无表情,“江南春怎么说都是陆家的产业,钳制自家产业发展,我是疯了吗?”

    “多年朋友,表面的话不说也罢吧。”邰梓莘笑了笑,“我有求于人,但你现在又何尝不是四面楚歌?暗地里吸纳长盛股份的人是谁,你心里清楚我心里也清楚,陆门有人想要吞了长盛,这种如虎添翼的事我想你不会坐视不理。这本来就是一条回不了头的路,尤其是现在这种动荡的时刻,陆门长子想要坐上头把交椅,局面只会是要么生要么死。”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