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昼不知道自己在房间里待了多久。

    从天亮到天黑,从午后斜阳到落日星月。

    房间里陈设依旧。自

    从她搬去跟陆东深同住,这房间里的一切就又交给了物业,跟她从沧陵回北京时候一样,干净整洁。同

    时也缺少人味。

    这个房子她曾经几度想要卖掉,尤其是跟陆东深订婚后。可恰好也是没彻底动了卖掉的念头,否则她连容身之所都没有了。她

    没再去公司,也没回实验室,更没去陆东深的住所,就这么把自己关起来,不吃不喝。生

    理像是失了机能。

    感觉不到饿,只有疼。

    脖颈上的疼,还有心口里的疼。她

    也不敢睡去,生怕一阖上双眼就坠入那片炙热的荒芜、窒息的绝望里。

    有人砸门的时候,窗外又是午后了。高

    层之上见不到瑟瑟落叶,可是,明明就是深秋了。寒

    冬将至,这是谁都无法更改的事实。夏

    昼没动,一直靠在窗子前。砸

    门声越来越大,伴着饶尊的声音,“你给我开门!”夏

    昼没反应,双眼无神,形同枯井。“

    别给我装没人,保安都看见你回来了!开门!”饶尊又是一阵嚷嚷。

    夏昼还是没动静。

    饶尊又砸了一通门,然后没动静了。稍

    许,门铃按响了。

    “夏昼,是我,饶尊走了,让我进去总行吧?”阮琦的声音。

    夏昼干脆躺靠下来,双腿屈起手环住膝盖,自我保护的姿态。门

    外没动静了。可

    安静没一会儿,就听饶尊在外面吵吵把火的,“赶紧开门!”不

    知他在跟谁说话,对方的嗓音被门隔得瓷实,但挡不住饶尊的爆脾气和大嗓门,“废他妈什么话?人在里面出事了你们物业负责?”

    很快房门就开了。

    饶尊进屋的时候,暗自感谢了一下夏昼平时的懒惰,要不是留了把备用钥匙在物业手里,他只能撬锁砸门了。进

    了客厅,一眼就瞧见了夏昼。整

    个人窝在地毯上,面朝着落地窗。看不见她的脸,却也能明显感到她正在枯萎。

    阮琦跟在饶尊身后进来也看见了这一幕,“枯萎”二字是她联想到的。

    带刺的玫瑰被人生生折断,渐渐失去了生气。她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零星看到了网上的消息,那些照片有眼睛有鼻子的。

    饶尊几个大步上前,走到夏昼面前却又不敢太大动作,见她一直闭着眼睛,吓得脸色都惊了。

    蹲身下来,颤着手指,朝她的鼻间探过去。

    还没等贴上,夏昼就睁眼了。

    饶尊一个心悸,一屁股坐在地毯上,按住胸口深喘了几口气,马上将夏昼搀扶了起来。夏

    昼这次很难得没推开他,任由饶尊把自己拖到沙发上坐下,但也没搭理他,整个人都像是游离三界之外似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饶尊不是没经历夏昼半死不活过,但那次她是真的半死不活,哪像是这次,活得瓷实,但精气神没了,比死人还像个死人。他

    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

    在她身边坐了少许,见她靠在靠垫上毫无生气的真是着急,起了身,叉着腰又站了会,然后来回来地走了走,最后弯身看着她问,“你有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

    他听闻了夏昼被辞退的消息,如果换做平常他高兴还来不及,但现在,这种消息可不意味着是什么好事,毕竟新品的事还没翻篇。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得而知,但出于理智分析,单单是因为网上传言而逼得夏昼离职也不现实。

    虽说他很不想承认,但也不得不去承认,陆东深那个人思虑周全,不会笨到去相信那些子虚乌有的消息。

    所以,看见夏昼这副鬼样子,一定是发生了更大的事。

    夏昼对他的焦急充耳不闻,饶尊急的都快骂娘了,阮琦心细,先是进厨房溜达了一圈,然后回到客厅把饶尊拉到一边。

    “估计一直没吃东西,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厨房都没开过火。”一

    听这话饶尊彻底恼了,返身就回了沙发旁,“你长能耐了是吧?不吃不喝?你怎么不干脆从窗户上跳下去一了百了?”

    阮琦在旁听着无语,上前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我这都算客气的了!”饶尊的脾气也是急躁,尤其是看见夏昼这样,又冲着她道,“你离开天际能死吗?离开陆东深能死吗?”

    “行了。”阮琦被他吵得脑袋疼,推了他一把,“总得想办法让她吃点东西。”饶

    尊阴沉沉地看了夏昼一眼,又想了想,然后给物业打了个电话,但那头刚接通他就给掐断了,跟阮琦说,“算了,我下楼一趟给她买点吃的。”“

    我去吧。”阮琦说。饶

    尊这边已经往玄关走了,随口扔了句,“你哪知道她喜欢吃什么。”

    阮琦一僵。直

    到房门关上时她才有所反应,心中多少添了些不舒服。她

    在夏昼身边坐下,沉默了稍许说,“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事,其实你都比我幸运太多。”得

    到了饶尊的心,难道不是最大的幸运吗?夏

    昼终于有了反应,眸波动了动,然后,转头看着阮琦。阮琦没料到她会有所回应,毕竟刚才饶尊那暴脾气都快掀房顶了她都跟木头似的。

    忙问她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昼对她的关切不关心,张了张嘴,出口的声音听着沙哑,“你给我喝的是什么酒?”

    阮琦微微一怔,说,“果肉酒啊,怎么了?”夏

    昼盯着她的眼睛,“我最后没喝出来的一味果子是什么?”阮

    琦被她的神情弄得心里很没底,又觉得有种不安。“你没喝出来的是桃子,哦,就是之前在祈神山上采的野桃子,那种桃子适合酿酒,味道还不那么重。”

    夏昼闻言肩头一僵,紧跟着笑了。吓

    了阮琦一跳,“你怎么了?”夏

    昼没回答,就是在笑,最后整个人都缩靠在沙发里,眼角却湿润了。

    阮琦觉得不对劲,拉着她,“酒是有什么问题吗?”却

    一把被夏昼推开,转脸盯着她,“离我远点!”

    阮琦一惊,她看得清楚,夏昼的眼睛里有恨意。心

    中一激灵,这恨意从哪来?是对她的恨意?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