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速度永远是最快的。

    从顺义到天际的路程里,momo新品剽窃h新品一事不断发酵,长盛突然有内部人员透露,其实momo新品研发并没有成功,后来不知怎么的新品就上市了,但是气味风格跟之前momo的半成品完全不同。与

    此同时,也有专业人士开始分析momo新品的定义,认为其中气味组成和所要表达的意义与momo品牌大相径庭,更不符合邰业扬在发布会上所说的长相思意义,暗讽邰业扬其实根本就不懂气味所表达出来的情感含义。更

    有人指出,momo新品所表达出来的气味定义反而跟h品牌亚洲区限量版新品的概念海报所传达的定义一致。长

    盛和天际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邰国强已故,大家将矛头尽数指向邰业扬和夏昼,很显然,这两人俨然被扣上了“人民公敌”的帽子。网

    上一片谴责之声,并且表示对于这种产品成果剽窃事件零容忍,掀起共同抵制momo新品的浪潮。夏

    昼坐在车里。车

    窗外是速速而过的郊区荒凉,再往前就是城区入口,偶尔有落叶扫过车窗。多

    事之秋。她

    问身边的中年男人,“你们调查组的人?”最

    大可能就是来自调查组。

    可惜,中年男人并未作答。

    长盛与天际两集团的间谍事件被刷屏时,饶尊也看到了。

    集团高层会议结束后,他就把高全叫到办公室。“

    网上的照片查过了,不是合成的。”高全直接说结果。饶

    尊眉心皱紧。

    稍许问,“查到发布消息的人了吗?”

    高全说,“对方黑客级别很高,很难追踪。”饶

    尊点了支烟。青

    蓝色烟雾微微隐了他略是暗沉的目光,竟用了黑客,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不是简单的新闻事件,也许,这从头到尾都是有人策划好的,然后利用网络舆论和网友们的推波助澜将导火线点燃。

    “我们进行话题介入呢?”饶尊动了私心,“最起码把夏昼捞出来。”

    高全诧异地看着饶尊,好半天,说,“这是长盛和天际的事,华力最好不要沾手。”“

    那可是夏昼。”饶尊眉心紧锁。

    “可问题是,背后的人就是冲着夏小姐去的。”高全保持冷静,“现在夏小姐已经被扣上泄露商业机密的帽子了,如果华力再插手,不定还怎么往夏小姐身上泼脏水呢。”

    “让公关团队砸公关稿,转移网友视线。”饶尊不想坐视不理,“这件事是momo理亏,引导网友把焦点转移到邰业扬身上,再不行,就给我雇水军!”

    雇水军不是什么稀奇事,让高全震惊的是饶尊的执拗,这哪还有他平日来做事的稳妥?

    想了想,这些年高全还是了解饶尊的,跟他硬碰硬肯定不行,但依着他更不行,赔上整个集团名誉去捞个女人?疯了,那饶尊的位置也该被董事局换掉了。“

    现在事件发酵虽然厉害,但所谓实锤的证据就只有那些照片,就算照片是真的,那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只要当事人咬死了不承认,邰业扬那头有影响,但夏小姐不会有太大影响。万一华力介入,邰业扬再像条疯狗似的回咬,这样一来对夏小姐更不利。”高

    全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关于这点其实饶尊也想过,目前momo新品受创,邰业扬的名声顿时败坏了不少,紧跟着受影响的肯定是长盛的股价。邰业扬这个时候无暇顾及其他,一心扑在股市上,一旦事件有了质的变化,那他保不准真会狗急跳墙。

    可问题是,饶尊看不了夏昼受一点委屈。刚

    要命令高全强行执行,高全又压了嗓音补了句,“再者说,一旦适得其反,尊少,现在夏小姐不怕别的,就怕三年前的事……”饶

    尊想要脱口的命令戛然而止,心里一个激灵。高

    全见状,知道这一句话成功得让饶尊打消念头,心里提溜着的那口气终于咽了。  许

    久后,高全说,“天际想要解决这件事也简单,h新品的配方记录直接爆出来,这是最直接的证据。”有

    些假是做不了的,如果momo新品剽窃h新品坐实了,那momo是铁定拿不出新品的配方研发过程记录,但这个记录一旦天际拿出来了,理亏方就在长盛。

    现在,长盛死活不肯拿出配方记录,但天际对此事也没任何回应。这

    话先饶尊听了后,抬眼盯着高全,心底的不悦连着刚刚压得要命的抑郁一并发泄,伸手顺过桌上的烟灰缸,冲着高全就扔过去。

    高全何等身手,没躲没让,愣是十分利落地把烟灰缸给接住了,然后一脸赔笑着把烟灰缸又搁到了原位,“尊少,我说的不对的地方你指正,气大伤身。”“

    你是不是傻?”饶尊还真没惯着他,直接开骂,“天际的当家人是陆东深,你当他死透了?新品的配方是夏昼负责的,这个时候要他亮出配方记录,那坐实了momo剽窃行为的同时也把夏昼坑进去了!”

    高全闻言,小声嘀咕了句,“一劳永逸的办法非得被个女的给耽误了,要是我的话肯定保公司。”

    “放什么狗屁!”饶尊没好气地说,“等你谈了恋爱再跟我掰扯这件事!”高

    全撇撇嘴,谈恋爱?

    还真不如一个人轻松自在。临

    出门前饶尊还是叮嘱高全继续查黑客的事,末了,高全说,“其实我还是有件事不大理解。”

    “要是些混账想法你就别说出来了。”高

    全连忙跟他保证这次绝不犯浑,问,“你说,背后的人到底有什么目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一切像是冲着邰业扬去的,但又把夏小姐扯进去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更多的爆料,所以想凭着这件事把长盛折进去不可能吧。背后的人到底在图什么利呢?”等

    高全出了办公室后,饶尊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能

    策划这件事的人,肯定是能算出陆东深不会轻易放出新品配方的记录,哪怕吃了哑巴亏他也会保住夏昼。那么,一旦天际不回应,那momo剽窃一事随着网络热点的刷新也会成了过眼云烟,所以,对长盛的影响也只是暂时阶段。当

    然,目前就网络舆论的力量来说,长盛所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小,至少是半坐实了剽窃一事,股市动荡在所难免,邰业扬有没有本事度过这关还难说。

    所以,背后这个人到底想要什么?扳

    倒长盛,或者因为夏昼的事令天际名誉受损?这件事都不足以达到这个效果。饶

    尊这么想着,不知怎的,后背就阵阵发凉。能

    动用黑客,这件事肯定没完。是

    不是……背

    后之人的目的压根就不是长盛,也不是天际,而是,陆门呢?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