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倒是让众人闭了嘴。也

    确实如此,很多原料都精贵得很,甚至有很多是他们从业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的东西,有些只存在于古香典之中,堪比传说还要传说的原料,却只有夏昼不想采的,没有她采不到的。见

    陈瑜态度不佳还紧锁着眉头,身边的人问她出什么问题了。陈瑜重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夏昼到底怎么想的,填配新料,香水需要陈化至少半个月,时间哪来得及啊。”这

    不是陈瑜一人的担忧,所以,一时间整个实验室里就沉默了。

    夏昼在前屋。午

    饭吃过后,她将任务分配下去后就把自己关房里。怀

    里抱着那只跟着她从沧陵到北京的非洲鼓,曾经在沧陵的手鼓店里做镇店之宝从不出售的那只。

    这只非洲鼓照比之前店里的做工都要精细,轻拍时隐隐有沉香。当然,搁在平时,夏昼是从不轻易碰这只鼓的。

    现在,她轻轻地拍。鼓

    声悠沉。

    一只非洲鼓的好坏,决定木,决定皮。鼓身必须得是上好的木料,鼓面必须得是上好的皮质。

    这只鼓是她亲手做的,单是寻找鼓身的木料就走遍了沧陵的天周山。又

    耗费了近半个多月的手工工夫才做好了这只鼓。鼓

    身上的每一字的符也都是她手刻上去的。夏

    昼轻拍了两三分钟,然后停下来,手指轻轻摩挲着鼓面、鼓身、鼓绳,摸过每一处她精心设计的地方。又

    静默了几分钟。她

    摸过身旁的芬兰刀。

    刀出皮鞘。

    光落刀刃,折出锋利光芒。夏

    昼咬牙,一沉气,举起芬兰刀又狠狠扎下去。刀

    尖破鼓面的瞬间,她顿觉心若刀扎,抬左手按住胸口,隔了许久,终于纾缓了疼痛后,拿刀的右手一使劲,刀刃顺着鼓面的轮廓割开。*

    *

    陈瑜正头疼的时候就见夏昼进来了。

    换好了无菌工作服,她的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

    陈瑜如见救星,走上前问,“香水陈化问题怎么解决?”

    “我来解决。”夏昼走到香料提取区。陈

    瑜跟上去压低嗓音追问,“按照常规时间的话,我们根本就——”“

    够用。”夏昼四两拨千斤。陈

    瑜不知道该说什么,很明显,夏昼没想解释给她听。很

    快,她见夏昼将一个无菌袋拿出来,里面装着像是皮子的东西。用镊子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进行清洗,这一过程陈瑜看得清楚,还真是块皮子。

    “这是什么?”陈瑜忍不住问,“怎么像是……什么动物的皮?”“

    是鼓皮。”夏昼没瞒她,将手里的皮子洗了再洗,“在早些年寻了很珍贵的香料,清洗晒干,碾碎压粉。这种香料只能依附皮子保存,时间越长,提取出来的气味就会越醇厚,而且还能混合皮质的香,最适合稳住基调。所以我把保存香料的皮子做成了非洲鼓,随身带着,需要的时候就会用上。”陈

    瑜明了。

    在气味调配中,含有皮革香气的产品很常见,尤其是在男士香水中,皮革是不可或缺的气味之一。不

    过,其实陈瑜还有不少疑问,例如就算有秘制的香料和皮革,那在陈化的时间上怎么就能节省了?

    甚至她还想问问这香料到底是什么,怎么就能让夏昼这么自信赢过季菲。这

    林林种种的问题在喉咙里转,导致陈瑜站在原地没动弹。

    夏昼见状,问她,“还有事?”

    陈瑜面色不自然,想了想,终究没问那么多,清清嗓子道,“我是想看看你这边需不需要帮忙。”“

    暂时不需要,我先对原料进行提取和蒸馏。”夏昼将皮子洗好后搁置在器皿盘中,一遍遍洗过的水没倒,也直接装进了一支支的器皿瓶里。

    就这样,一直忙到太阳下山。有

    从外面进来的调香师,轻叹了一口气说,“外面的夕阳可好看了,整个天空就跟火烧了似的。”有

    人稍作休息,有人仍在忙手里的工作。夏

    昼这才意识到时间。

    如白驹过隙。手

    机震动了一下,她摘了手套,看了一眼后招手叫来了陈瑜,让她接手。

    等夏昼出去后,陈瑜用滴管吸了一点点蒸馏后的液体后滴在试纸上,那试纸就呈碱性化颜色的变化了。

    她闻了闻。是

    一种很特殊的气味。

    似沉香,但肯定不是沉香,又有极淡的皮革气味,可又比皮革醇厚。陈

    瑜不解。

    这到底是什么香料?

    **

    夏昼出来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天际黑红了一片,黑暗即将吞了最后的光亮,距离提交新品又少了一天。

    庭院的那株古银杏树沙沙作响,即将落日时分,风也起了,凉了不少。有片叶子落下来,在夏昼的脚旁。

    她看了一眼。叶

    子大片泛黄了,再过不久,这个庭院会被漫天的金黄装饰。

    说实话,夏昼很期待。这

    是她回京后度过的第一个秋天。

    蓝天金叶,红墙琉璃琉璃瓦,是留在她脑海中最美的秋天盛景。她

    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门外停着的是陆东深的车。

    没有司机,他亲自开车过来的。夏昼快走了两步,陆东深探过身子开了副驾的车门,她就一低头钻进来了。带

    了稍许秋味进来,有凉意。

    车门关上后,陆东深把她的手拉过来,包裹手心,“降温了,怎么没多穿点衣服?”“

    几步远,也不冷。”夏昼接到他的微信就出来了,又故意问他,“来检查工作进度?”陆

    东深轻轻搓着她微凉的手指,笑道,“想你了。”夏

    昼觉得很暖。

    他手心的暖,还有他话里的暖。

    “怎么不进去啊?”陆

    东深道,“怕打扰你工作。”

    夏昼忍不住靠在他身上,“你要记住啊,我是为了你才这么拼命的。”“

    是。”陆东深低笑着环住她,吻了她的额头,“陆太太劳苦功高。”

    夏昼重叹一声,没这档子破事,她可不就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了?

    陆东深闻言问她怎么了。

    她没发牢骚,问他,“今天怎么样?”“

    开了一天会,明天飞一趟上海。”陆东深轻声说。夏

    昼知道他忙的不仅仅是天际的事,手底下的项目和产业都需要他去点头,所以,他因为想念,从城区一路开车到这里,只为了见她一面,这让她更是窝心。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