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十一期间,是长盛的动荡,对于华力和天际来说,亲王府项目有条不紊进行,除此,天际h品牌亚洲区项目组在紧张筹备即将开始的新品发布会。

    而对于夏昼来说,十一国庆节的结束,意味着她和陆东深的关系将会翻了全新篇章。

    这是夏昼从床上睁眼后窜到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因为就在前一晚她在陆东深怀里入睡,然后结结实实地梦见了她和他的婚礼,热闹极了,直到醒来,她的嘴角还是往上翘的。

    吃早饭的时候,陆东深跟她说,“今天所有的相关文件都会到,你晚走一会,签收了再去实验室吧。”

    今天夏昼没打算去公司,很快新品就要上了,她再做最后一次审查。闻言,夏昼冷不丁想到了昨晚的梦,却明知故问,“什么文件啊?怎么不直接邮到公司?”陆

    东深叉了块切好的三明治,含笑看着她,“你说什么文件?”

    “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那么多重要文件。”夏昼敛眉喝牛奶,心脏却在突突跳得厉害。

    陆东深笑得纵容,故意把话说明白,“能跟你结婚的材料,还有我所有投资理财、动产和不动产的合同原件,算是我的身家情况吧,所以往家里邮最合适,签收人和保管人是我老婆也最合适。”

    “千里迢迢的从托管机构邮过来就是想找个保管人啊。”陆

    东深喝了一口早茶,笑道,“陆太太没听过夫妻共有财产一说吗?当然,陆太太想要独吞或者掌管财政大权,为夫我一点意见都没有。”夏

    昼觉得心脏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脸也烫得很,但她归怪于今天的气温回升,清清嗓子,“你这声陆太太叫的是越来越顺口了,咱俩一没办婚礼二没领证的,谁是你的陆太太?”

    “我约了明天上午九点。”陆东深抬腕看了一眼,“准确来说,还有25个小时10分钟你将会正式成为我的妻子,成为我口中的陆太太。”夏

    昼惊讶,“明天?登记?”“

    是。”“

    为什么是明天?”“

    为什么不是明天?”陆东深反问,“登记材料也都准备齐全了,陆太太还准备等波情敌来跟我捣乱?”

    夏昼被他逗笑,更正一句,“论情敌,你应该输给我吧?我还怕婚礼上遭遇情敌联盟复仇记之类的剧情呢。”

    陆东深轻笑,“这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婚礼,谁敢捣乱,我会拼命。”这

    话说得夏昼心里甜滋滋的,干脆坦白,“可是明天是你生日,我都偷着给你准备生日会了。”十一长假过后的第一天就是他的生日,她是看过他证件后才知道的,又怕日子有误,跟杨远还证实了一番。

    杨远十分干脆,许是喜欢的姑娘还没追到手,一心拿她当救命稻草,所以态度上很配合:没错,就是每年的10月8号,注定就是个劳碌命,过生日还赶上个工作日,典型的天秤男。

    天秤男,夏昼只接触过天秤女,典型的外貌协会会员,但若是看陆东深平日里仪表的整装劲,估摸着他还挺符合天秤座的臭毛病,或许他作为外貌协会会长都不为过吧。于

    是乎,她就很想给他过个生日,朋友不需要多,聊得来的就好,不需要很盛大,因为本身陆东深就怕吵闹。陆

    东深还真是没料到她会做这些事,微怔片刻,然后笑了,如阳春三月的暖风,又似夏夜深邃的星空,有宠溺有疼爱,还要感动。“你要给我过生日?”“

    那当然,还有主题呢。”对于这件事,夏昼是典型的狗肚子装不下二两油,藏不住事,“我想了好长时间,想得脑细胞都死了一车皮,我自己的生日都没这么上心过。”“

    你的生日我上心就行。”陆东深拉过她的手,唇边温柔,“这样也挺好,你过生日的时候我跟你求婚,我过生日的时候我跟你登记结婚,多有意义。”“

    那以后每一年结婚纪念日都是你生日,你也不用费心去记日子,太省事了吧?”陆

    东深道,“那结婚纪念日可以算在婚礼当天。”

    “婚礼当天……圣诞节?”夏昼这才回过味来,一巴掌拍他手背上,“陆东深你真是老奸巨猾啊,不管是登记的日子还是婚礼的日子都跟节假日挂钩,要么就是你生日要么就是圣诞节,哪个日子都便宜你了。”

    陆东深反手攥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哪里便宜?你可是我用全部身家娶到手的姑娘,贵着呢。”

    因为夏昼的和盘托出,陆东深这一早上看上去就格外高兴,临出门前还在问她生日是什么主题,她愣是守住最后一个秘密不撒口,站在玄关,给了他一个金贵的吻后,推他出了门。上

    午十点多钟,文件就送来了。

    竟是一个整箱子,光看那箱子就价值不菲的,更别提一打开箱子里面都是带着编号的合同文件以及他所有的个人材料。夏昼扶住了门框才没瘫在地上,颤着手用手机拍了张照片给陆东深传过去,又附上了一句话:陆先生,是不是太夸张了?她

    以为不过就是几份文件而已,现在,她是需要把这些文件统统都锁进保险柜里吗?没

    一会儿,陆东深回了微信:陆太太,习惯就好。这

    边刚收拾完文件,那边阮琦就打了电话过来,想请夏昼去趟邰家的老房子,顺便一起用午餐。邰

    家的老房子就是那处已经属于阮琦的老宅,被阮琦就那么随便叫成了老房子也着实被贬低了身价。夏昼虽说只去过一次,但轻车熟路,因为印象太深了。曾经,她就在老宅子的院落里与何姿仪品茶,然后察觉出她化妆品里有异。

    无非就是来做阮琦的劳工。用

    阮琦的话说就是她没什么朋友,唯一能想到的并且跟他有关的人就是她了。阮琦口中的“他”就是吴重,夏昼从没听她叫过一声爸,每每称呼吴重的时候就是“他”,可在亲王府的时候,她是那么的歇斯底里和绝望,夏昼就知道,其实在她心里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

    也许,她已经在无人的时候喊过他爸爸,又或者,在心里已经念过数千次了。老

    宅所有的东西都被阮琦打包好了,说是来帮着收拾,倒不如说是来陪阮琦聊天了,阮琦告诉夏昼她已经决定好如何处理他和母亲的骨灰了。

    夏昼问她要把双亲葬到哪里,她说,洒进大江大河,然后随着水流看遍山野明川,这是我妈一直很想做的事,曾经他承诺过我妈,带她看遍世间美景。没

    有坟冢就没有牵挂,阮琦说自己本来就像是世间的一粒尘埃,无牵无挂。

    这样看着洒脱,实则让人心疼。世

    上哪有毫无挂碍之人,真有,那也是孤独之人吧。

    夏昼又问她日后的打算,她想了想,说,还是做原料商,一切都随遇而安吧。后

    半句话,夏昼觉得像是说她和饶尊。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