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东深生在陆门长在陆门,陆门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感知。对于陆门未来的格局变化他具有极强的敏感性,这是他在商场多年经验造就的本能。

    华力怎么能在已经获得的项目栽跟头夏昼不得而知,但陆东深口中的长盛权力之争她倒是多少有些预感。邰国强,其实在她刚看见他的时候就是风烛残年,不是他的年龄,而是他的身体状况。她尽心尽力,想要做出一些挽回,可从他再次入院的情况来看,有些事已经是无可避免了。

    之前她无法肯定,给了邰国强一块老香,实则是告诫在邰国强背后用气味害人的人要收敛,可她错了,人性本贪欲,背后之人想要的何止是利益?也许,这里面还有她不知道的事。长

    盛里面的恩怨史她不清楚,陆东深也许没兴趣知道,他的判断只是出于商业敏感,她觉得,这一次长盛真的会翻天覆地。可

    陆门呢?

    山雨欲来风满楼。

    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容

    不得夏昼去深思去忧虑,转眼周一,阴雨霏霏,商川入殓。

    葬礼由天际全权负责,夏昼作为商川的亲人出面。

    这一天,殡仪馆外守了黑压压的一群人,全都是商川的粉丝,他们高举商川的照片和花圈,不少姑娘哭得歇斯底里的。保

    留了向遗体告别的环节,在即将推往焚尸炉之前。

    哀嚎声声。

    加上外面下得不通透的绵雨,淅淅沥沥的,也跟哭泣声似的,搅合得人心伤乱。

    夏昼全程都没哭。她

    通体黑衣,对每一位来宾答谢,有时候会看着商川的遗像失神,耳边总会想起商川在戏台上甩着水袖唱戏时的模样,胃就一阵强过一阵的疼,像是有只手在不停地抓、不停地拧。前

    来吊唁的粉丝是经过后援团筛选出的,都是商川的死忠粉,倒是没在遗体告别时哭天抢地。直到,后援团的会长走上前,直截了当问夏昼,“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招魂仪式大张旗鼓,当初是为了请君入瓮所以肆意宣传,现在,警方那边有了收获,真正关心商川魂魄何去何从的粉丝们一直在等着盼着。夏昼抬眼,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姑娘,剪了一头假小子头。

    “案件有了些眉目,警方正在调查,你们要耐心等待。”

    “我就知道……就知道……”会长喃喃,然后一下子跪在遗像前,眼眶红了,“是你显灵了对吧,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伸冤。”为

    商川伸冤。当

    时夏昼听了这话并没觉得什么,认为不过就是后援团会长在悲痛之余脱口的话。就这样,商川下葬。因为尸体已经停放七天的缘故,所以在火化完就直接入了墓园。墓

    地是夏昼亲自选的,倚山抱水,位临高处,可俯瞰整个如画风景。其实夏昼何尝不知道人死如灯灭?好山好水好风光,不过就是活着的人用来宽慰自己罢了。雨

    下得出奇大,就像是招魂当夜的雨。今

    年雨水,似乎特别多。

    转天,商川的粉丝就围攻了公安厅。

    里三圈外三圈。倒

    是没有之前围攻剧组和亲王府时的招魂幡飘飘,由会长牵头,众人签了一份请愿书,以白帛为布,以割破的手指为笔,数百米之长,上面血迹斑斑,都是每一位请愿粉丝的名字,用血请愿,要求警方厉惩凶手。

    很快,消息见报,网络上更是哗然,商川粉丝们的“疯狂”一时间刷爆了朋友圈,甚至一跃成为年度最热门的话题,没有之一。也

    因此,夏昼才恍悟当时会长说那句话的意思。原

    来当时那会长是偷着查看了商川的胸膛,胸膛之上那花瓣形的印记颜色已经黯淡,不再像“回魂夜”的那般惊艳,但很显然那形状也不会让人联想到尸斑。尸体有异,又是在招魂夜后,很难不会让人联想翩翩。网

    上纷论,这是巫医真的招来魂魄,枉死之魂便在身体上留下印记,借此来表达自己的冤屈。最

    崇拜的偶像惨死,身为粉丝,首当其冲,一时间声势浩大。舆

    论直逼执法,这般影响力给警方带来了不小的破案压力。夏

    昼在将一份详细的气味分析证据以及邰国强的身体状况做了说明后传给了警方后,看到了这场空前舆论,她没阻止也没出声。虽说会长的行为出乎她的意料,但有一点她是认同会长的,那就是尽早破案。商

    川枉死,作为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她恨不得手刃凶手,又或者也让对方尝尝被人控制了运动神经后身不由己的苦楚,不,她甚至还有更多让对方生不如死的办法,但是,作为公民,她没有执行权,没资格判人生死,所以只能强忍着悲愤等着警方处理。

    有时候舆论压迫也并非坏事,至少,在商川这件案子上能事半功倍。果

    不其然,警方发表声明,必会尽早破案严惩凶手。

    而就在声明发布之后,长盛集团的股价受创,收盘时大跌,天际因商川葬礼一事稳定人心,一度下滑的股价有了缓和的迹象。舆

    论的热度持续不退,这源于商川的粉丝基础强大。

    一周后,陆东深从美国开完会回京,直接去了警局。夏

    昼得知消息后一直留在办公室里等他。直

    到窗外霓虹阑珊时,陆东深才风尘仆仆的回,卷了室外的一腔闷热,但很快就被中央空调的凉气驱散无几。他身后跟着景泞,拖着行李箱,病假回来后她整个人就瘦了一圈。夏昼看在眼里,但一心在警局的消息上也没顾得上景泞,景泞将行李箱放好后询问陆东深是否还有其他吩咐,陆东深一整天的行程也结束了,便打发她下班。夏

    昼将泡好的荷花白菊茶端给他。他

    接过抿了一口,荷菊之气淡雅清洌,舒缓了夏夜的燥热和烦闷。“

    怎么样?审出邰业扬了吗?”夏昼问。陆

    东深抬手松了两颗衬衫扣子,将茶杯搁到茶几上,也没瞒她,说,“可能让你失望了,警方审出来的不是邰业扬,而是何姿仪。”

    “什么?”

    “还有,阮琦也去了警局。”“

    阮琦?”夏昼怔楞,又陡然反应过来,“跟阮英有关系?”

    陆东深点头,“没错,就是亲王府的女鬼,阮英的女儿。”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