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话的时间不长,陆东深惜字如金,杨远在那头听到他的决定后问了句,你确定?他回答,确定。

    前后只有两句话,但夏昼嗅到了风雨将至的气息,他太过平静反而让她心里没底。将手机扔一边,陆东深将头埋在她的颈窝,低语,“这个杨远可真会找时候。”她

    抱住他的脸,防止他得寸进尺,“饶尊想干什么?”

    陆东深抬眼看着她,眼里是深幽幽的光,似悬崖最深处的黑暗,缠得人透不过气。夏昼舔舔唇,不大自然地补上句,“我又不是关心他。”

    他抬手,拇指抵在她唇上轻轻摩挲,“华力财雄势大,新能源在国际上又备受瞩目,他自然是得参上一手。这两年华力连续收购了英国和法国两家老牌能源公司,在能源开发上跟长盛能打成平手。目前两家是竞争关系还好说,可一旦他跟长盛联手,对陆门旗下的能源产业就会构成威胁。”

    “饶尊心高气傲,如果在长盛身上讨不到好处,他宁可生吞长盛也不会将蛋糕让出来,所以照目前来看共赢不可能。”夏昼轻声说。陆

    东深压下她的脸,似笑非笑,“别提他,也不准这么了解他。”

    人非完美,是陆东深这张“美轮美奂”的脸诱惑了她,让她觉得他百般好,却忘了这男人也是一身臭毛病,大男子主义、心眼小得跟针别似的。夏昼撇嘴,“我只是实话实说,是你思想开叉总跑偏。”陆

    东深抿嘴浅笑,探过脸啃咬她精巧的耳垂。气息温热,于她的耳廓旁,顺耳钻心。她知道他不会如实相告,或许是时机不成熟,或许是因为对方涉及饶尊,所以他不愿她多提一句,但不论如何她都挥不去盘旋在心头的预感,担忧与不安。

    以前跟在谭耀明身边的时候,她总担心谭耀明活不过天明,人命晃在刀尖上,每到入夜,她警惕的是仇家寻仇。现在她跟陆东深在一起,不一样的心境。江湖有江湖的险恶,可商场之争更惊心动魄,是场无声的战争,不见刀子不见血,却生生把人往绝路上逼。刀光剑影敛藏在谈笑风生之中,利益之下人性的争斗就在优雅和从容不迫间徐徐展开。不

    同于江湖的快刀明抢,像是陆东深更擅长做长线钓大鱼,商场之上,如他这般人何其多,这不是她所擅长的领域,她有心无力。睡

    袍褪了大半,她的心随着他的气息上下浮动。“

    不是还要回公司吗?别闹了。”她很快恍惚了意识,这男人身上有毒。

    陆东深撇眼看了一下时间,嗓音沙哑,“我尽量控制在一小时之内。”

    “骗鬼呢!”夏昼虽说全身绵软,但还强打着理智,将他的头箍住,推开八丈远,“哪次你收敛过了?哪次你速战速决了?”脱了西装外套他就成了狼,每次都将她身心掏得一干二净,把她折磨得不成人形,他却精神抖擞乐此不彼。以

    前她经常跟芙蓉厮混的时候,芙蓉总在她面前点评她的入幕之宾,其中找她最频的被她称作夜七次郎,刚开始夏昼没明白什么意思,后来芙蓉一解释她就明白了,然后十分惊讶那人的体力。岂料芙蓉冷笑,一看你就没经验,时间短作战快,当然次数就多了,对方高兴了,我吊在半空不上不下的。然

    后芙蓉再用莲花指一戳她的额头,给她普及“百科”知识:作战工具强悍、体力充沛作战持久,保质保量完成每一场战斗,这才是男人中的男人。

    末了她会感叹一句,像是做我们这行的,能遇上这样的男人那可真是三生有幸。

    夏昼觉得,如果再遇上芙蓉的话,她会跟她说一句,去你大爷的三生有幸,你遇上这种男人试试?他会活生生剥了你一层皮,还不如那位半吊着先生,至少能给个喘息的机会吧。

    陆东深眼里带火,“真不想我?”

    这句话说得让夏昼瘫软,所有的硬骨气都坍塌在结实的气息里,不想是假的,这是什么?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见

    状,陆东深笑了,一把将她抱起进了卧室。夜

    色已尽阑珊。

    当夏昼终于有力气活动胳膊腿时,陆东深也冲完了澡出来,衬衫西装裤工整得那叫从容优雅。夏昼瘫趴在床,汗湿如鱼,她抬眼盯着陆东深,还真是阳春白雪禁欲系,哪还有刚刚禽兽的模样?咬牙,“陆东深,你出尔反尔有意思吗?”

    “特别有意思。”陆东深神采奕奕,伸过手来掐了她一把。

    夏昼拍掉他的手,拉高被子。陆

    东深含笑,活脱脱是餍足了的猫,抬手系了袖扣,不紧不慢地说,“对了,从明天起你搬到我那住。”“

    啊?”夏昼瞪圆了眼,“为什么?”“

    为了你的安全。”陆东深道,“我今天过来的时候,物业跟我说了你收到快递的事,以防万一,你还是跟我住在一起吧。”

    夏昼无语,这物业还真把他看做男主人了,什么事都说。“一看就是商川的粉丝干的,不理会就行了,我这么一搬走不就显得我心虚吗?”

    陆东深从扔到床头的浴袍口袋里拎出那把匕首来,“虽说是把没开封的刀子,但已经可以判定为伤人事件了。商川的粉丝疯狂,你的住址已经暴露,保不齐下次还会闹出什么事,所以,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最稳妥。”“

    这个小区也是高防护啊,快递送不上来,大不了我以后不接快递了呗。”夏昼还没做好跟他同居的心理准备,之前他不是没提出过,但那也只是说说,还没到那种水到渠成的地步,可今天,她看得出他是铁了心做这个决定的。

    陆东深摇头,“下次未必是快递,商川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旦不结束你住在这里就危险。”他系好扣子后,探身过来,温柔说,“听我的话。”“

    那……”夏昼总觉得不大好意思,虽说她喜欢跟他腻在一起,可这跟同居是两码事。想了想,“我先去你那避避,等风头过了我再回来。”

    陆东深看着她笑,稍许使劲一揉她的脑袋,一锤定音,“明天我让景泞来给你收拾,你什么都不用管,下班乖乖回我那就行。”

    夏昼噎了一下,还要收拾东西啊……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