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得嚣张,但像极了饶尊的性格,夏昼早已习以为常,但这话落在陆东深耳朵里就是冷笑,他道,“原来尊少是被熏晕的。”两

    人的梁子在沧陵的时候就结下了,回京后,天际和华力又是明争暗斗,这梁子也就越结越深,平日里大家在明面上都是高级斗,毕竟是披着文明的外衣,所有的刀光剑影都敛藏在谈笑风生之中。

    但今天许是场合的变化,又或者在遭遇离奇事境后刺激了人性本能,这两人会回归了哺乳雄性动物最赤裸最原始的进攻方式,不但情商不在线,就连智商都可以为零,甚至夏昼一度觉得,如果自己不在中间做平衡,两个大男人说不准哪句话不中听就会大打出手。果

    不其然,饶尊反攻了,“亲王府现在是陆少爷的地盘,小爷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陆门都别想好过。”

    陆东深不紧不慢地回击,“原来尊少也知道你是在我地盘上?亲王府已经被拉上警戒线了,尊少鬼鬼祟祟跨过警戒线又演了这么一出想干什么?我有理由怀疑尊少的别有用心。”

    “陆东深你什么意思?你停车给我把话说明白。”饶尊叫嚣,“小爷我想要跟你斗还用得着装神弄鬼?商川生前就跟天际闹得不愉快,论阴谋,你陆东深更有可疑。”陆

    东深闻言将方向盘猛地一打,车子滑到辅路戛然而停,他还真跟饶尊杠上了,“行啊,那我倒要听听你饶尊的意思,你在亲王府里半昏不死的,谁这个状态了还能屹立不倒?饶尊,我看你是明的不行就来暗的,是不是明天的头版头条都买好了?”气

    得饶尊攥拳头,“陆东深你别血口喷人!”

    “戳中你心事了气急败坏?”陆东深冷笑。

    “你俩闲的吧?”夏昼赶紧打住他俩,只觉得太阳穴都跟着这俩人的动静上蹿下跳的。这饶尊是个暴脾气,平日里嚣张咆哮手底下的人都得受着,而陆东深向来冷静自持,怼人是兵来将挡又内藏锋利,素来也是高高在上惯了的人,哪会对饶尊让步?这两人能掐起来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很显然,论风轻云淡背后的毒辣,饶尊还不是陆东深的对手,别管这俩人这番争论有多没水准。“

    饶尊,你的意思是说,你在失去意识前是先闻到了发霉味,然后是臭味是吗?”

    饶尊被陆东深怼的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的,没好气地说,“应该是吧,不记得了。”“

    那你就使劲想。”夏昼不乐意了。听

    这语气,饶尊也不便再甩脸子,清清嗓子,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今天就是你在这,要不然我才不在这废话!那个……我想了一下,能确定,先是发霉后是臭味。”“

    没有香味?”饶

    尊又回忆了一番,说,“好像,那个女鬼出现的时候隐隐有点香气,挺奇怪的香气,不是香水味。”夏

    昼若有所思。

    “夏夏,我没意识的时候还真是站着的?”“

    嗯。”饶

    尊吓了一跳,“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一种叫马蹄草的植物。”夏昼分析说,“很不起眼的植物,跟杂草一样生长在高海拔的石缝里,却只在严寒里开花。这世上鲜少有开花不香的植物,马蹄草就是其中一种。它非但不香还臭,一株能盛开四到五簇花蕊,盛开时就会散发一股类似马粪的气味,枝叶和根茎捏碎后会有白色汁液,汁液闻上去像是发霉,但实际上不是发霉味,是花期前期的气味。根叶花都可入药,小剂量的成分可抑制癫痫,如果大剂量吸入就会在一定时间内僵化人的四肢。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分析,毕竟马蹄草并不是流通市面上的常见植物,更不会有什么人会用那种东西制香,我没见过也没接触过,也是早年在乡野采集原料时候听别人说过一嘴。”

    饶尊听得目瞪口呆。陆

    东深刚刚虽说跟饶尊不对付,但更多的是占有欲在作祟,现在言归正传,他也没再针锋相对。“也就是说,马蹄草只有僵化四肢的作用?那意识不清呢?”“

    能让人失去意识的气味有很多,可以混在马蹄草里,应该是气味很弱或是被马蹄草的气味遮掩。”夏昼轻声说,“咱们进去的时候并没有闻到异味,说明对方在使用气味后又很快将气味驱散,看来是个对气味十分擅长的人。对方只做控制却没杀人,说明饶尊的闯入只是打扰到了对方。”“

    又或者……”陆东深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对方是跟你下战书呢?对方知道你会来,也知道你是气味高手,弄这么一出就想知道你的本事到底如何。”

    夏昼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突然觉得陆东深的话不无道理。

    饶尊在那头听得一头雾水,忙打住他们两人,“不是,你们的意思是,我做了诱饵?”

    “撞上门的诱饵吧。”夏昼下了个结论,“也许对方正绞尽心思来试我的深浅,正好你上门了。”

    饶尊的脸色又难看了。“

    跟你想在商川身上找的气味一样吗?”陆东深直截了当问。夏

    昼摇头,“我觉得,是两拨人。”车

    内陷入安静。许

    久后,饶尊开口,“有个问题我特别不明白,两位贵人可否为我解答一下?”陆

    东深从后视镜里看了饶尊一眼,没吱声,夏昼转头看他,“你问。”饶

    尊摸了摸后脑勺,“既然对方没有伤害我的意思,我这脑袋怎么涨呼呼地疼?”

    **

    翌日,网络大爆炸。

    商川的粉丝将矛头直指天际,毕竟作为天际的形象代言人,商川的离奇死亡引来诸多不满,就算在前一天已召开记者见面会,但网友们对天际的口诛笔伐不减反增。

    天际陷入危机公关。网

    络上流传了各种的商川死亡版本,但不管哪一版,天际都成了代罪羔羊。除

    了一条。

    在杂多流言蜚语中,一则诡异传言悄然出世,然后迅速在网络里蔓延。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