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昼好半天才定下来神,第一反应就是去探饶尊的鼻息,稍许她松了口气,还好。

    可为什么会这样?

    她上前,鼻子刚要凑近饶尊的脸就被陆东深一把拉了回来,“干什么?”夏

    昼道,“他这样应该算是昏着不醒了,我得看看怎么回事,把他弄醒啊。”

    “既然人还没死,那就直接叫救护车。”陆东深的态度十分干脆。

    夏昼刚听着这话觉得没什么,可越品就越觉得有异样,于是就挑眼盯着陆东深。陆东深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摸了摸鼻子,嘟囔了句,“你又不是医生。”

    “他现在这个样子,医生来了还真未必有办法。”夏昼推了他一把,“什么醋你都吃啊?都什么时候了,查真相最重要。”“

    不就是把他弄醒吗?”陆东深看了饶尊一眼,轻描淡写地来了句。

    夏昼抿唇,“是,既然你小心眼,那你就代劳吧,按他人中穴,估计能醒。”

    “不必那么麻烦。”陆东深哼笑一声,抬手照着饶尊的后脑勺就猛拍了一下,力道不小,饶尊整个人就趴倒在地。*

    *

    何姿仪悠悠转醒的时候,邰业扬终于松了口气,邰国强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报纸,听见动静后,将报纸放到茶几上,起身上前。“

    妈。”邰业扬轻声唤道。

    何姿仪的目光有点木,好半天眼球才转了转,观察了好半天周遭的环境,这才有了反应,开口时声音几许沙哑,她问邰业扬自己怎么了。邰业扬如实相告,何姿仪听了后,目光落在站在床边的邰国强脸上。邰

    国强问她,“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

    何姿仪摇摇头,挣扎着起身,邰业扬忙搀扶,将床头掖高。何姿仪靠在那,少许后说,“业扬啊,你先出去。”

    邰业扬怔楞少许,然后照做。室

    内安静。邰

    国强重新坐回沙发上,看着何姿仪,“这次你能这么快醒过来还多亏了夏小姐,等你身体恢复恢复,总要登门道谢的。”何

    姿仪答非所问,“当初,你为什么要竞投亲王府那片地?”

    “那片地是长盛在内地发展的加持,但被你给搞砸了。”邰国强的嗓音转冷。

    何姿仪才刚刚苏醒,脸上没什么血色,闻言后目光一凉,反问,“难道我这些天昏迷不醒不是拜你所赐?邰国强,我在亲王府撞鬼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了,你还一直忘不掉她对不对!”

    “够了。”邰国强面色一肃,“已经过去多少年的事了,你有完没完!”

    邰业扬从何姿仪房间里出来时正好撞见刚进门的邰梓莘,长盛在亲王府项目里失去竞投资格后,邰梓莘就将重点落在杭州项目上,死咬着天际的江南春不放,大有摆好车马一决雌雄的架势。她善左右逢源,所以在杭州项目上为长盛赢了不少头彩,多少能拉回长盛在亲王府项目上栽进去的面子。

    见到邰业扬后,邰梓莘将挎包往沙发上一扔,直截了当问,“商川死之前你见过他?”邰

    业扬坐到沙发上,不紧不慢地说,“这又不是什么私隐的事。”

    “你到底在干什么?商川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邰梓莘一针见血地问。

    邰业扬点烟的动作顿了顿,抬眼看她,“你是疯了?我是你大哥,你怀疑我?如果我真有问题还轮得到你在这咆哮,警察早就把我带走了。”“

    这件事跟你最好没关系。”邰梓莘语气冰冷,“长盛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

    *

    饶尊醒来的时候是在车子的后座上,车子一路前行已经远离了亲王府的范围,街灯的光影斑驳地落在车窗上。他的姿势不是很好,身子斜栽着,一手抓住前座试图起身,岂料车子一个猛地转道,他身心不稳摔下了车座。听

    见一声闷哼,副驾驶的夏昼转过头,“你醒了?”饶

    尊觉得头混混涨涨的,但前座陆东深的声音听得倒是十分真切,他慢条斯理地说了句,“抱歉,刚刚临时并道。”

    饶尊好不容易爬起来坐好,死盯着后视镜里陆东深的脸,“我看你是纯心故意。”夏

    昼一个头两个大,这两个大男人好歹都是很有身价的成功商人吧,现在掐得就跟孩子似的,无理取闹外加不可理喻。都说男人多大都像是孩子,饶尊也就罢了,陆东深向来持重稳当做事成熟,可今天也有低幼的小脾气。暂且不说他那一巴掌下去都能把死人给打活,把饶尊带上车时他也是不情不愿,像是扔麻袋似的将饶尊扔在后座。所以,她绝对相信饶尊这次的判断没错。

    “你怎么会在亲王府?发生什么事了?”她没由的这俩人继续呛嘴。

    饶尊许是头疼,一个劲地按太阳穴,说,“跟商川朋友一场,他死得离奇,所以我进王府看看能不能查到点什么。”车

    子开得不大稳,他的身子乱晃,于是没好气地朝陆东深嚷,“你会不会开车?”“

    不想坐,下车。”陆东深十分不客气。夏

    昼抓了抓头发,“后来呢?先说正事,颠几下你能死啊?”

    “我还真以为今晚我活不成了呢。”饶尊凑上前,两手分别扒着前排两车座,“我见鬼了!轻飘飘的一个白影,一路给我引到戏台的后面,剩下的事我就全都不知道了。”

    见鬼?夏

    昼一怔,怎么连饶尊也见鬼了?“

    夏夏,你看见我的时候我怎么了?”他抬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问。

    下一秒陆东深就横过来手,将他的手拨开,风轻云淡地说了句,“你半死不活,像个僵尸似的杵在那一动不动。”饶

    尊不悦。

    夏昼恰时来了句,“还真是,看过僵尸道长吧?当时你就像被符咒控制的僵尸,笔直地站在衣柜旁,吓死人了。”

    “中邪?”饶尊低咒,“小爷我不信!”

    “你在失去知觉前闻到过什么气味没有?”夏昼问。

    饶尊回忆,“好像是……很大的发霉味,不对,有点臭味,像是乡下的什么牛粪马粪的味儿。”说到这一个激灵,“奶奶的,不会是对方给小爷我闻了什么动物粪便的味儿吧?活腻了吧?敢对小爷使阴招,小爷我一把火烧了亲王府,管它是人是鬼的都无处藏身!”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