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王府的街里还有工人在作业,在北京这座城,建筑这种事几乎都是24小时轮着,否则哪会快速的平地高楼起?有运水泥的车经过,司机探出来头告诉她,这是施工地不能进。

    夏昼也就嗯啊答应了。

    亲王府还没动,许是要排在最后。路过了泥泞,进了亲王府就是另一个寂静的世界。泉

    水仍旧淙淙,叶儿依旧沙沙,雕梁画栋,幽静长廊,看着眼前的一切,夏昼不知怎的就一激灵,总觉得这整个府邸太过鲜活,就好像有人居住,时刻都能有主人从深宅之中走出来。

    商川还没到。

    夏昼在长廊徘徊,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去查去看,上次她来得匆忙又走得匆忙,没仔细端详这府邸,现在走下来方才觉得真是大到离谱,比恭王府的面积还要大上一圈。现在看来《浮生》的剧组可真是下了血本,果真是对照实际建筑进行一比一还原,等戏杀青后,也是可惜了那赝品。戏

    台之上,带幡飘扬,在夜风中看着倒是诡异。夏昼仔细打量,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招魂幡。夏

    昼在戏台下面站了良久,总算看出哪里不对劲了。

    要说怀柔影视基地搭建的亲王府是一比一也不尽相实,同样的戏台,高度不一样。亲王府的戏台要高上不少,一般戏台也就三四米高,再讲究点的能有六米左右,可目测这亲王府戏台高度应该在八九米,足有三层楼的高度,而怀柔剧组的戏台虽高,但也没这么高,估计是考虑到演员的安全问题。

    夏昼不解。

    这府邸原本的主人什么癖好?怎么把戏台架的这么高?怎么看戏呢,上次来她压根就没注意到这点。她

    环顾一下四周,目光落在对面阁楼上一下子就明白了。古

    代小姐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里能打发时间的项目少之又少,看戏就成了她们最津津乐道的。但古时戏子都以男人为主,就算旦角也都是男子装扮,所以有的府邸老爷是禁止府中女眷直接跟戏子碰面的,都从阁楼观看,这也就能解释戏台高悬的原因了。夏

    昼轻叹一口气,幸亏她没生在那么年代,否则非一把火把家烧了不可。

    邰国强夫人就声称在这里见鬼。

    她拾阶而上,穿到后台。

    后台陈破,相比前面更是寂静,哪怕脚步再轻,耳朵都能捕捉到声音。咚咚咚的,夏昼吓了一跳,仔细辨听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心跳声。戏

    柜是上好的木头打造,只是以为岁月更迭,破损的破损,蒙尘的蒙尘,里面竟然还有戏服,武行花旦挺齐全。

    有项羽的行当。霸

    王别姬这折戏是经典,所以有他的行当也正常,这也方便了商川上次在戏台上装神弄鬼吧。

    其他的行当也都出自耳熟能详的戏曲,但……

    夏昼的目光落在一件行衣上,白绸长袍,斜襟宽袖,上刺有蓝色飞鹤,绣工了得栩栩如生。她从衣架上摘了下来,料子实在,很有手感。摸了摸行衣一角,心里蓦地动了下。

    没灰尘。

    还有极清浅的香在空气中浮动,再仔细去辨,那香气就隐约断了。气

    味太弱。换

    做旁人闻到的也就是后台的灰尘味,但怪她鼻子太敏锐,只是,香气难以捕捉。

    她觉得更像是体香,而且,还是古代体香。

    古人擅香,尤其是中国的古人,更是将香气能用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哪一处都离不开香。古人制香讲究的是纯粹原料,而且制作工艺讲究的是时间,以蒸、煮、烘、晒为主要手段,所以香气十分纯粹和稳定。今

    人制香的工艺大大提升,各种先进仪器提高了制香的效率,可与此同时,也失去了手工制香的纯粹。

    所以,对于夏昼来说辨别起来不算费劲。改

    变体香不是什么难事,长期以香为伴,身上的气味自然也就发生改变,当然,这一点只有古香能够做到,像是现如今的香水很难达到这一点,精油倒是多少能有改变体味的功能,可不能断,一旦断了,肌肤之理本身的气味又会覆盖。

    夏昼正百思不得其解时,隐约听见一声叹息。幽

    幽的,出自一个女人。“

    谁?”夏昼警觉,一个快步追了出去。

    一道白影忽悠一下闪过,在不远处的拐角。她赶忙追了出去,那身影影影错错的,在七拐八拐的长廊间穿行。府邸光线不好,暗影里那影子就显得亦真亦假。她

    一路紧跟,直到出了戏台范围,追到了府邸庭院。没

    了人影。就

    像是突然消失了似的,又或者,如从未出现过。夏

    昼僵在原地。潮

    热的夏夜,她竟觉得后背阵阵发凉。尤其是后脖子,就好像是,有人在她脖子后面吹气。

    她蓦地回头。

    身后空无一人。冷

    不丁想到在沧陵时老辈人说的话:后脖凉,鬼绕梁。遇

    鬼?

    她不相信。

    可心底有个感觉愈发清晰,也顺带的想到昨晚在酒吧时看见那女子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她觉得,那女人,很像她自己!

    这念头刚闪过,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跟着手机就响了,吓了她一跳。

    又是饶尊。夏

    昼气得咬牙,“尊少爷,你很闲吗?电话一遍遍打!”“

    夏夏。”饶尊的口吻很严肃,“还记得你之前收到过的手帕吗?你说是左时的那条。”夏

    昼一怔,脱口,“怎么了?”

    “我手底下的人刚刚查到,用手帕吓你的人就是商川!”饶尊的嗓音很低,“你记住,千万不要再跟商川接触了,他已经丧失了理智,太危险了。”“

    什么?”夏昼心口一紧,从那个时候起商川就已经不信任她了?

    倏然一阵凉风过,夏昼全身一凉,这风哪像是夏夜里的?更像是来自井底最深处的冷风。今

    天,她约了商川见面。

    如果前后几次事都是商川搞出来的,那今晚……她一旦对商川和盘托出,商川会不会对她下毒手?正

    想着就听一声歇斯底里。

    听方向,是戏台!夏

    昼忙掐断通话,朝着戏台方向跑去。戏

    台被月光映得惨白。等

    夏昼赶到时,倏然心惊。原

    本跟她约定见面的商川,此时此刻就在戏台下面,躺在血泊之中。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