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商川的见面约在晚上。听

    说今天是最重要的一场戏,所以夏昼也没着急,只等着他下戏后约谈。忙

    到了大下午,才见陈瑜来公司。

    脸色看上去不大好,挺苍白。见到夏昼后也没打招呼,闷着头回到了办公室。夏昼也正巧瞧见她,一路跟了过去,敲了门径直进了办公室,将手里的文件扔给她,“h品牌旗舰店的空间气味调查出来了,百分之九十的客户表示进店后闻到的气味不错。”“

    哦。”陈瑜恹恹地接过文件。

    夏昼双臂环抱,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见她半天没出去,陈瑜抬头问,“还有什么吩咐?”

    夏昼上下打量着她,十分故意。看得陈瑜浑身不自在,“看什么?”“

    不像你啊。”

    陈瑜一激灵,“什么不像我?”

    “你紧张什么?”夏昼笑得半阴半阳的,“我的意思是,搁平常你若知道客户有这么高的满意度一定会跟我耀武扬威,毕竟h品牌旗舰店的空间气味管理是你主责,怎么今天这么淡泊名利了?还没醒酒?”

    “哪有啊,我这不是还没反应过来吗。”陈瑜拿过文件,翻看了一番,道,“现在我有了这个成绩,你就不会瞧不起我了吧?”夏

    昼撇嘴笑,一针见血,“昨晚是邰业帆送你回的家,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陈瑜的住所跟她南辕北辙,倒是同邰业帆一个方向,所以昨晚邰业帆也算是义薄云天了一次,主动开口说送陈瑜回家。当时陈瑜因为酒吧的事吓得腿都在抖,自然脑袋也处于短路状态,所以就跟着他走了。陈

    瑜一听,蹭地站起,“你别瞎说!”“

    呦,我还没说什么事呢,你怎么反应这么大?”夏昼一脸邪笑。

    陈瑜盯了她半天,坐下,将文件一阖,“做上司的戏耍下属有意思吗?”

    “上司戏耍下属是没意思。”夏昼不紧不慢地回击,“上司玩弄下属才有意思。”

    陈瑜闻言,倒是一本正经地看着她,“我特别好奇一件事。”

    夏昼挑挑眉。

    “男人和女人,你喜欢前者还是更喜欢后者?”夏

    昼嗤笑,来了句,“本爷男女通吃。”

    快出办公室门时,夏昼回头瞅了她一眼,冷不丁问了句,“你真的没事?”陈

    瑜拄着下巴,慢悠悠地说,“你再不待见我,咱俩毕竟昨晚有过力战群雄的经历,也算是共患难了吧,你至于这么盼着我有点什么事吗?”夏

    昼也就没继续追问,“哦对了,h大中华区限量版香水的气味抽样报告尽快交给我。”她看了一眼时间,补上了句,“下班之前吧。”

    气得陈瑜牙根直痒痒,等办公室门关上后,低咒,“真是跟什么人学什么人!”

    **

    与商川见面的地点最后约定为亲王府。对

    于夏昼来说,她正好借此再去看看那片被陆东深夺下来的地,更重要的是,邰国强夫人遇鬼一事她后来越想越蹊跷,如果邰夫人当时撞见的是商川,那商川吓唬她的目的是什么?

    但如果不是商川,那背后这个人又是谁?当时是陆、邰两家连同相关领导考察,就偏偏发生了闹鬼事件,这件事看着偶然,然而怎么瞧着都像是一场精心布局。夏

    昼不敢深想,她情愿邰夫人看见的是商川,因为如果不是商川,从最后获利人来看,最有可能一手策划此事的人,就是陆东深。

    对于商川来说,亲王府僻静,最适合谈话,像他那种一线咖位的人,不论出现在市区的任何地方都会引来关注。晚

    八点,夏昼就驱车赶往亲王府。在

    此之前她告知陆东深今晚临时有事不能共餐,陆东深虽没多问,但那意思是要老徐跟着,夏昼婉拒,并坦言告知陆东深,她是跟商川见面,释冰嫌。具体见面地址她没提,因为一旦涉及到亲王府,陆东深很轻松就能猜得出她是冲着闹鬼事件去的。为

    此陆东深有些许不悦,虽说商川目前还是天际最有分量的代言人,但前后闹这两次事已经让他不满,夏昼叹气说,他只是对左时的失踪耿耿于怀,也认定了我是凶手,我想把当时我们遇险的事跟他一五一十交待明白。

    陆东深了解夏昼,也深知她的脾气,就同意了。去

    亲王府的路上接到了饶尊的电话。也

    没什么紧要的事,就是询问她明天上午是否有时间,他父亲出院,希望她能陪同,路上可以陪他父亲说说话。夏昼呛了他了一句,说明天你不在场我就有时间。饶

    尊没好气地说,明天我开一天的会,哪有时间跟你见面让你气我?

    夏昼说,好,那我去,但要是让我见到你,我转头就走。气

    得饶尊咬牙切齿,夏昼,你以为你现在跟了陆东深就高枕无忧了?总有一天我会把他踩在脚底下,要你爬过来求我!

    夏昼压着气说,这些年我一直在躲,除了躲你外还在躲什么你很清楚。我跟你不可能在一起,以前不可能,现在更不可能。你想让我求你?饶尊,现在是你求我。

    饶尊那头沉默,呼吸略急促。“

    有件事我要问你。”夏昼直入重点,“亲王府那片地在竞标前,陆邰两家曾经跟着相关领导去考察,你为什么没去?”那

    头冷笑,“小爷我还需要走那程序?我跟那边什么关系?不过就是一声招呼的事,要不是陆东深手段太卑劣,那片地就是小爷我的了!”夏

    昼没说话。隔

    了好久,饶尊才叹气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那天我爸的身体不大好,所以我没去公司。”夏

    昼是知道饶尊的,平日跋扈,但绝对是个很有孝心的人。其

    余的话也没多说,挂了电话后夏昼在想,怎么看都不像是饶尊找人在装神弄鬼。

    入夜后的亲王府多了大家闺秀的端庄,沉静、安逸和不问世事。周

    围方圆几条长街都已经圈上了天际的logo,老旧的建筑都在逐步进行翻修。这一带因为亲王府闹鬼传言已经十分荒败,可在商人们眼里这就是一大块肥肉,以旅游街概念全新打造亲王府一带,将会重新盘活这一带的金融和经济,那入手的利益可想而知。

    亲王府将会在保留原有建筑外进行重点翻修开发,具体用途夏昼不得而知,但能肯定的是绝不会再做封闭式处理,最有可能的,会像是和砷府邸恭王府那样对外开放。

    在陆东深的商业帝国里,这片地的蓝图究竟怎样她不清楚,甚至不大清楚这片地到底能在他心里占据多重的位置,还是,只是作为陆门其他产业进入中国的踏脚石。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