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璃笑得有点尴尬。

    倒不是因为陆东深这刚回来她就洒了他一裤子水,他的话外人许是听不出端倪来,她却想起在他怀里醒来的那天早晨,他揶揄地跟她说,作为天际酒店的老板,我很抱歉让你住进一个没铺地毯的房间。

    陈瑜在旁自然是不高兴,但也没表现得太过明显,轻声说了句,“还是回休息室换一下吧。”陆

    东深也着实没有湿着裤子开会的习惯,别说他是向来注重仪态仪表,就单拿他的洁癖症作祟都无法在椅子上多坐一秒。他跟大家道了个歉,便暂离了会议室。

    秘书很快收拾了一地残碎,准备离开时蒋璃叮嘱了句,“给陆总再备杯白开水就行。”杨

    远住持了会议,暂代陆东深听取报告。陆

    起白一如既往地矜默,偶尔给出意见却是一针见血。

    陈瑜是挨着蒋璃坐的,市场部总监在汇报各项数据时,她压低了嗓音问蒋璃,“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陈

    瑜说,“手滑打翻茶水这种事怎么看都不像是你做事的风格。”“

    还真是手滑。”蒋璃皮笑肉不笑,“另外,我做事什么风格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陈瑜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

    很快,陆东深返回会议室,衬衫西裤始终一丝不苟。秘书尚算听话,果真给他端了杯白开水来。陆东深扫了一眼杯子,没多说什么,目光只是在蒋璃的脸上落了一落然后继续开会。有

    他在的会议室,充斥着的都是紧张气氛。这是蒋璃第一次看见他开会时的样子,惊诧于他的心思缜密。际集团旗下产业繁杂,除了酒店、大型商超外,还有子公司、子品牌的遍地开花。每一项业务汇报下来,光是听着就是头大,至少蒋璃这么认为。于

    是,她拄着脸瞅着陆东深的脸开始神游太虚。这

    会议室里充斥着多种多样的体味,别人闻不出来,但逃不过蒋璃的鼻子。陆东深不仅是换了裤子,就连身上的衬衫也换了,十分符合他强迫症的特性。清冽的木质,是她在他办公室里闻到过的气味。

    她的心口紧了紧,脑子成筛子,一遍遍仔细过滤筛查。可越是筛查越是确认她就越是后背发凉,这世上怕是没有比气味更能影响人的东西了,悄无声息间,能治愈一个人,也能杀了一个人。是

    良医,又是隐形杀手。大

    多数人对气味存在的概念只局限于好闻或不好闻,因为在多数人眼里,气味更多的是生活调剂品,而蒋璃与气味为伍,恰恰是知道气味存在的意义,所以此时此刻她才脊梁骨阵阵寒凉。有

    能用气味治病的人,必然就有用气味杀人的人。是

    谁?

    陈瑜吗?

    还是……

    正想着,就听见有人在唤她。

    蒋璃蓦地醒神过来,唤她的人是杨远,正皱着眉盯着她,还有全场的目光都落她身上,包括陆东深。许是见她刚刚一直在盯着他发呆,他落过来的目光略有笑意,像是一丝饶有兴致。

    相比杨远,陆东深倒是挺有耐性,替杨远重复了一下刚才的问题,“关于h品牌旗舰店的空间气味构建上,你还有其他要补充的吗?”蒋

    璃其实在会议的后半段基本上处于游离状态,压根就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什么,但陆东深很聪明,在询问上将问题说得清楚明白,让她也不至于一头雾水。但也意味着她开会时神魂出窍的状态陆东深是看在眼里的。

    人前示弱绝不是蒋璃能做出来的事,她面不改色心不跳,顺风顺水地回答,“我需要出现场,然后会根据h品牌的目标受众出一套气味构建方案。”

    “要尽快出方案。”陆东深叮嘱了句。“

    没问题。”蒋璃说到这,顿了一下。陆

    东深心明眼亮,“还有什么问题?”

    蒋璃思量少许,却也没想出合适的托词,干脆就开门见山,“我需要重新调整一下天际集团及旗下酒店、大型商超涉及到的所有日用品的配方比。”天际集团有自己的供应商,所使用的日用品也都出自自家供应商,这是在沧陵邰国强昏迷事件发生后蒋璃就知道的事,这些日用品的配方都要经过集团总部的严格审查方才投入生产。她

    提出的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毕竟现在是由她全权负责大中华区所有产品的气味审核及开发工作,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的要求又相当于推翻了之前的配方,换句话说,她要推翻季菲多年来的研究和方案。所

    以,她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人就开始狐疑,尤其是陈瑜。陆

    起白也没料到她会有这个要求,微微侧身看她,眼里倒是有了一丝意味深长。陆

    东深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杨

    远开口了,“理由是什么?”

    蒋璃不紧不慢地回了句,“我不喜欢里面的气味。”这

    个理由甩出来让全场人皱眉,杨远更是不悦,很显然,如果只单单是这个原因,那她就太过儿戏。他刚要发作,陆东深说话了,“这个工程量不小。”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蒋璃轻描淡写,“季菲的领域我不去碰,但属于我的工作权限季菲也要让出来。”她知道,这话会让全场人听了不舒服,因为怎么听都像是在跟季菲隔空争权。果

    不其然,全场开始窃窃私语,杨远压下众人议论,转头对陆东深说,“如果只是处于个人喜好,我建议不要动,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这算是杨远在会议期间说的最重的一句话。一

    来指责了蒋璃的感情用事,二来暗指了总部那边季菲会有意见,所谓的不必要的麻烦,无非就是女人间的暗斗。

    蒋璃又不傻,自然听得出,她双臂交叉靠在椅背上静等陆东深的决定,现在谁的意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陆东深愿不愿意看着即将平静的局面被打破。

    陆东深作为天际的负责人,又被总部董事会死盯,但凡行差踏错一步都会身陷囹圄,所以杨远的提议不无道理。可陆东深看着蒋璃,平静地问她,“你想好了?”

    这句话信息量不小,蒋璃暗自深吸一口气,点头,“是。”“

    好。”陆东深微微颔首,“只要你想好了,那就去做吧。”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