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冷风起,蒋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把拉高衣领,却不小心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大哥,你看也看了,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冷!”

    陆东深略有尴尬,“抱歉。”话毕要退出去。就

    听蒋璃“哎——”了声。他

    停了动作,凝视着她。蒋

    璃清清嗓子,再开口就有点别别扭扭了,“那个……能帮我个忙吗?”

    昨夜狼王一爪子下来毫不留情。

    当陆东深瞧见蒋璃后肩上的伤口时方知深浅。敷

    伤口的草药都被蒋璃弄好,只是要一点点凃在伤口上只能靠外人帮忙。四条抓痕,伤口周边有些红肿。陆

    东深嘴上不说,但心中着实愧疚,当时她替他挡那一下子他是看在眼里的,一路上她不喊疼不说痒,又身手敏捷地抓麝香鼠,他还真以为是伤口不深。轻

    叹一口气,取了壶中水,净了手,然后取了纱布替她清理伤口。

    壶中水清凉,是清泉之水,入了夜,水温也就跟着冰了。冷水一沾肌肤,蒋璃的肩头就忍不住轻颤一下,然后,陆东深眼睁睁看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起了鸡皮疙瘩。

    这丫头挺敏感。

    他忍不住笑,拎了水壶出帐篷。蒋

    璃费解,凑到帐篷前掀开一角瞧出去,陆东深正在火上温水,心口就跟着热了一下。等

    他再回帐篷帮她清理伤口时,那水温不冷不热,洗过时也不刺激伤口,蒋璃忍不住说,“陆奸商,你的心可真细呀,我收回之前说过的话。”

    “你背地里没少骂我,收回哪句?”陆东深低笑,手上清理伤口的力道放轻。“

    不过是被你抓了两次口头语而已,哪有你想得那么阴暗?我蒋璃做人做事向来坦坦荡荡。”陆

    东深笑而不语。“

    之前我觉得你这个人吧,怎么说呢,城府太重心思太深,当然,现在我也这么认为。”蒋璃环着双腿,伤口经过温水的处理胀痛感舒缓了不少,“但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我觉得谁能做你的女人也不会那么没意思,应该会被你照顾得挺好吧。”后

    肩微凉,是清理了伤口后等肌肤干润才好上药。

    蒋璃说完这话后始终等不来陆东深的回答,倍感奇怪,回头来瞅他。因为防止未知的危险,头灯调得不亮。微明的光亮又被他挡了大半,他在看着她,眼里的光依旧很深,无法揣测他心中所想。

    “你的神情让我觉得我像是说错话了。”她奇怪他的沉默。陆

    东深唇角微微扯了一下,她的眼里有太多的探究,眸光睿智又明朗,这本就是个七窍玲珑的姑娘。目光一转,不曾想由于身高缘故,她这么一扭头来,他总能时不时瞧见她别处的风光。大

    手一伸将她的脸扳回去,拿了研磨好的草药,照着伤口凃了上去。蒋

    璃的肩膀缩了一下,嘴上哼了一声。“

    疼了?”“

    嗯。”她也没故作轻松,这草药固然百般好,但汁液入伤口时总会引起疼痛,疼痛过后方才解脱。

    “我轻点。”陆东深误以为是自己手重弄疼了她。蒋

    璃也没多解释,点了点头,疼痛让她的额角渗了细汗,洇湿了发,草药再凃上伤口时,灼烧般的疼痛让她忍不住一把抓住了陆东深的胳膊。

    这一抓就抓进了陆东深的心里,只觉得她的手柔软温凉,抓着他形同在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是不是我采错草药了?”他担忧。

    蒋璃摇头,“就是这样,前后要凃三层,一层疼,二层烧,三层冷,过后就好。”说完这话,才知自己一直抓着他的胳膊,忙松开,道了声歉。陆

    东深说,“没关系,疼你就抓着,忍不住的话咬我也行。”一

    句话说笑了蒋璃。

    还真是奇怪,经他这么一说,她反而觉得不那么疼了。

    敷好药,蒋璃就开始瑟瑟发抖,草药的汁像是渗了冰,彻骨的寒。草药在想发挥第三重功效时不能躺不能趴,所以蒋璃只能将衣领拉得挺高,坐在睡袋旁咬着牙强忍。

    见状,陆东深将身上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顺势将她搂在了怀里。

    蒋璃一怔。他

    却低笑,“放松点。”话毕,手臂将她圈紧。

    她的后背贴着他的胸膛,裹着她的外套上是男人身上的气息,抬脸就能擦到他的下巴,就这么靠在他身上,能身体力行地感受到他结实的肌理。

    这般亲近,总会让人心慌啊。“

    还冷吗?”陆东深低头问。

    醇沉的嗓音像是长了脚似的顺着她的耳畔爬进心里,还有薄唇间温热气息也烫了她的耳廓,她摇摇头,心被掀快,想要避开这般暧昧,他的手臂却固若金汤。

    “别乱动。”他见她有心躲着,笑得低沉,“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我好歹是个姑娘家吧?”蒋璃为自己正名,“这也就是时代进步,要搁古代,你看了我大片的后背,要么你娶了我,要么我杀了你,这可是名节问题。”陆

    东深故作沉吟,“嗯,倒是可以考虑。”这

    话听得她心脏一翻滚,只觉得耳烫,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他,“考虑什么?”陆

    东深眼里有笑,微微偏头瞅她,不说话。

    不知怎的,她就觉得有瞬间窒息了,只觉得他眼里像是有把钩子,一直在勾着她的某种情绪。又

    有一种混沌不清的感觉在滋生,似远似近的。这

    种感觉,叫暧昧。她

    咽了一下口水,口有点干舌有些燥,其实,她有点讨厌这暧昧,不是她擅长处理的情绪,可又有些喜欢,稍稍沉溺于此,总觉得如磕了迷药般飘飘荡荡。

    这才见陆东深慢悠悠地开口,“可以考虑杀了你。”蒋

    璃一怔。

    “荒郊野岭,最理想的抛尸地。”他唇角笑谑。像

    是被人晃点了一下,依照蒋璃的性子也是睚眦必报的。她的目光所及就是他性感的喉结,最直接的念头就是狠狠咬上一口,于是,她就这么做了。

    陆东深绝没想到她会扑上来咬他,闷哼一声,将她拉开,脖子就多了两道牙印。

章节目录

致命亲爱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殷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殷寻并收藏致命亲爱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