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偏偏玄奘连碰自己一根手指头的想法都没有,这让高阳晚上翻来覆去的,直到后半夜才算是浅浅的睡过去罢了。
    这个时候醒来,顶着一双黑眼圈,看着江流的眼神都很幽怨。
    “有故事!”
    看着高阳公主一双黑眼圈,而且走得出来就是以幽怨的眼神盯着师父看,猪八戒和沙悟净两个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憋着笑,没有说话。
    但是,对于江流刚刚所说的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他们两个显然是不太相信的。
    “师娘,请坐!”
    暗自的憋着笑,猪八戒自认为头号马仔,所以,第一个站了起来,帮高阳拉了一张椅子过来。
    “多谢!”猪八戒一声师娘,叫得高阳眼睛都眯起来了,显然非常高兴的模样,嘴里也对猪八戒道谢了一句。
    “这家伙,入戏太深了吧?真把自己当做高阳了?”看这高阳一举一动之间,都和原本的高阳完全没什么区别的样子,江流的心中暗自的腹诽。
    “师娘啊,看你的气色不太好啊,昨天晚上是没休息好吗?”看高阳挺好交流的模样,可比师父要好交流得多了,猪八戒跟着好奇问道。
    “是啊,昨天晚上,的确是没休息好,到了后半夜才睡着!”点了点头,高阳回答说道。
    “后半夜!?”听得高阳的这番话,猪八戒想了想,昨天晚上很早,师父和师娘就回房间去休息了啊,可是,直到后半夜才睡?
    那么,前半夜他们都在干嘛?
    想到这里,猪八戒和沙悟净的眼神,都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江流,眼神中露出一抹鄙夷的神色。
    师父这可真是没担当,昨天晚上都玩到后半夜去了,偏偏特意起了个大早,告诉自己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
    有本事做,没本事承认?
    “对了,高阳……”
    不愿猪八戒和高阳继续聊下去,江流这个时候插嘴了,道:“你这次降妖伏魔而来,愿意留下来陪我,我很高兴,只是,若是被菩萨发现了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江流,这是在旁敲侧击对方什么时候离开了。
    “不会的,只要别被菩萨发现,就没什么事了!”摇了摇头,高阳回答说道。
    微微一顿,接着说道:“江流,你不会是不想我留下来吧?”
    “怎么可能!?若是可以的话,我恨不得你留下来就别走了,可是,我这不是怕你被观音菩萨责罚吗?”摇了摇头,江流回答说道。
    自己对高阳的感情,三界皆知,若是自己真的表现出恨不得高阳离开的话,这岂不是告诉对方,自己已经识破了她的身份吗?
    所以,江流自然是不能承认的。
    甚至,就算是高阳要走,自己还必须得表现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
    “真的吗?你希望我留下来别走吗?那我就留下来不走了!”听得江流的话,高阳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欢喜的神色说道。
    “呃,这不按常理出牌啊!”高阳的回答,让江流的脸上露出惊喜而担忧的两种神色,只是心中却不由得暗自的吐槽。
    开什么玩笑?木吒已经死了,元灵现在还修为低下,这捧珠龙女难道工作很清闲吗?要一直留下来?
    接下来,足足七八天的时间过去了,捧珠龙女所化的高阳,的确是没有离开的心思,一直都跟着西行取经的团队,一路西去!
    之前觉得沙悟净可能是仙佛的一个眼线,江流就想办法把他踢出团队了。
    可现在,一个堂而皇之的眼线就在身边,可自己却不能把她赶走,还要装出一副非常高兴的模样……
    这七八天的时间,江流只觉得度日如年。
    若是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乃至前些日子的黄眉老祖在这里,知道现在江流心中的感受的话,或许得弹冠相庆了。
    他总算也感受到了当初自己的感觉了啊!
    七八天过去,捧珠龙女所化的高阳,跟着西行团队一路前行,游山玩水,吃着美食,住着玲珑仙府,再加上旁边一个完美男神的玄奘跟在自己身旁,对自己情深义重的模样。
    尽管知道这些所谓的情深义重都不是对自己的,可是,这样的日子,依旧让捧珠龙女觉得有些乐不思蜀。
    这天夜里,高阳又是提前回房等着江流,心中也在暗自的思索着什么时候才能成功的把玄奘给睡了。
    突然,只觉得意识有些疲惫,然后,自己陷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下。
    “如何了?这些日子,你要调查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吗?为何还不归来!?”观音菩萨的声音,在半碎半醒之间想了起来,对捧珠龙女问道。
    “菩萨!”听得观音菩萨的话,捧珠龙女心中一紧。
    总不能说是自己想把玄奘给睡了,所以才耽搁了这么些天吧?
    所以,沉默了片刻之后,捧珠龙女开口把之前自己和玄奘之间的对话,一五一十的都给观音菩萨讲述了一遍。
    听得玄奘说最敬重自己,观音菩萨的神色间有些欣慰。
    假装是高阳去套的话,观音菩萨相信,他的这番话一定是发自肺腑的,这让观音菩萨更觉得欢喜。
    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被玄奘坑了那么多次,可是,实际上他最敬重自己的吗?
    然后,再听到捧珠龙女说江流直接严厉的拒绝了和高阳远走高飞,抛下西行取经大业的事情,观音菩萨的心中更加欢喜。
    看来,玄奘对于西行取经的大业还是挺有责任心的,这就太好了。
    别的都不怕,最怕的就是他西行取经的事情半路撂挑子了,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当然,还有最后询问他说西行取经的事情结束了之后,作何打算,江流的回答,也仔细的给观音菩萨阐述了一遍。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听到江流又作出来了一首有关于佛的诗句,观音菩萨的心中暗自的呢喃。
    仔细的咀嚼了一下这句佛诗,心中也能够真真切切的体会到玄奘现在心中的两难。
    对于玄奘的诗句,观音菩萨记忆深刻。
    记得当初的时候,他在金山寺的手题了一首《无相偈》,“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常常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让天下震动。
    而后,自己化身癞痢和尚,去长安城指引玄奘踏上西行取经的道路,又是一首《菩提偈》,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觉得惊艳无比。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没想到,今日让捧珠龙女化作高阳,去询问江流取经之后是留在佛门,还是和高阳私奔的问题,他居然会说出“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话语来。
    字里行间,观音菩萨自然也能感觉到江流那两难的抉择。
    既然是两难的抉择,显然,在玄奘的心中,佛门的重要程度和高阳是几乎相等的,所以才让他两难,难以取舍。
    而江流对高阳的感情,三界六道之中,那是所有人都公认的!
    “没想到,这试探之后,得出来的结论居然是这样的吗?看来,我和佛祖都误会他了吗?”一首和佛有关的诗句,充分的让人体会出了江流两难的抉择,也让观音菩萨明白了江流的心意,心中暗自的呢喃。
    当然,让观音菩萨觉得自己误会了江流,并非是单纯的因为捧珠龙女从江流这里打探来的消息,还有是观音自己对元灵的监视。
    原本,觉得元灵很有可能是玄奘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所以,特意当着他的面,让捧珠龙女变成了高阳的模样,这些时候,观音菩萨都在暗中的监视着元灵的一举一动。
    对于自己的能力,观音还是非常自信的,以元灵的修为,想要瞒过自己的监视把消息传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监视了这么久之后,观音发现元灵并没有要去传递消息的意思,这让观音菩萨心中暗自的摇了摇头。
    果然吗?是自己想太多了,所以,看什么都疑神疑鬼的吗?
    综合自己对元灵的监视,还有捧珠龙女从江流这边所打探的消息,观音菩萨已经可以肯定,江流的心中是有佛门的,而且对佛门也非常的重视。
    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观音菩萨自然觉得自己这一次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除此之外,观音菩萨的劫难簿上,也多出了一次“再试禅心”的劫难,这倒是意外之喜。
    “既然你该调查的东西,已经调查清楚了,那么,你为何这几日都没有回来呢?”心念电转间,心中有了确切的结论了,旋即,观音菩萨又对捧珠龙女问道。
    “菩萨你不是说,这些事情要小心的求证吗?所以,我觉得要多看看,多听听,才能更加确切的保证这些情报的真实性!”微微低着头,捧珠龙女不太敢看观音菩萨的眼睛。
    咯噔一下!
    看着捧珠龙女明显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观音菩萨只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不会是要把捧珠龙女都赔下去了吧?

章节目录

打穿西游的唐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涂章溢.QD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涂章溢.QD并收藏打穿西游的唐僧最新章节